首页 > 正文
《舞蹈风暴》冠军胡沈员:最想感谢伯乐杨丽萍

胡沈员重庆见面会。

    昨日下午,山城观众迎来了湖南卫视《舞蹈风暴》新科冠军、青年舞者胡沈员。明年2月15日,胡沈员的现代舞剧《流浪》将来重庆巡演,他提前来渝参加见面会为作品宣传。电视综艺的成功让胡沈员名声大噪,粉丝们已早早抢光门票,现场山呼海啸,你很难想象这位优秀的舞蹈演员,不久前还在为如何更好地推销自己焦虑。

    “电视语言帮助我们舞蹈演员更好地与观众建立联系,我因此受益”,接受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胡沈员的回答始终平静而克制,他表示这种平静得益于一开始就对夺冠并不怀有过高预期,站在新的起点,他也有位最想感谢的人,他的伯乐——舞蹈家杨丽萍。

    自始至终没有预期夺得冠军

    上周六晚的《舞蹈风暴》冠军之夜可谓“神仙打架”,胡沈员最后胜出,尽管这个冠军实至名归,但他自己却远不如粉丝们那样激动。重庆见面会现场,他一身简单的休闲装亮相,十足少年感的外形,讲话语调不高,明显能感到对字句的斟酌,对话是诚恳的,但又礼貌而克制。

    “比赛其实是播出前一天结束的,前晚大家看到的是录播。”胡沈员说,他比观众更早一天知道结果,也就多了一天时间来回想这件事情,“很奇怪,我内心没有太大起伏,这两天也很平静,我觉得这本质上是演员完成了所有工作,夺冠只是责任更大,要带着更多人亲近舞蹈的平凡世界。”

    胡沈员坦言,起初参赛对自己不报太好预期,“所以结果很意外,我不激动不是我不开心,而是被更多情绪刷新了预期,这其中主要是喜悦,因为曾经那么多人不敢触碰的现代舞被大众喜欢,我感受到一种切实的喜悦。”

    追随伯乐杨丽萍感悟舞蹈之魂

    在通过《舞蹈风暴》名声大噪前,胡沈员的身份标签是杨丽萍为舞剧《十面埋伏》钦点的“男版虞姬”,这个标签在他看来从未带给自己任何不适,“虞姬这个独特的角色让观众看到我,我也从这个点出发一直在进步,所以我其实是感恩的,也希望自己能被贴上更多标签,因为标签越多说明我能驾驭的越多,也越被观众认可。”

    胡沈员认为自己能一步步在艺术之路进步成长,与杨丽萍的伯乐之恩密不可分,“非常感谢她发现了我,给了很多机会让观众看见,前些年我一直跟随杨老师跳《十面埋伏》,我从她身上学到的最大一点不是技术的磨砺,而是对舞蹈的包容胸怀和对艺术的开放态度,她不是一个纠结于技术是否达标的艺术家,她让我懂得舞者最重要的是‘跳舞的灵魂’。”

    舞剧《流浪》探讨当下人的“流浪”

    带着自己对人生的哲学思考,胡沈员完成了个人工作室新作、现代舞剧《流浪》。重庆站演出票已售光,胡沈员似乎松了口气,说起作品灵感,他又感慨万千,“我自己也曾历经沉浮,体验舞蹈生涯的坎坷,我和许多人一样在城市漂泊,经历着相见与离别,因此我想在舞蹈中述说‘心无依靠的那一刻’,寻找黑暗终点的那束光,继续向远方前行。”

    他希望通过《流浪》探讨当下社会人群内心的“流浪”,“流浪很多定义,是离开家?是失去亲人?是一场迁徙?有的人甘愿抛弃一切追逐流浪,试探自由与孤独,梦见生命的狂欢,遥望迷途的前方,但也要看到,我们始终和时间一起迁移成长,无形却有力量。流浪即便两手空空,即便一无所有,也不要害怕前行,去踏破前路荆棘,用鲜血浇灌土地,直至脚下灿烂生花。”

    从单纯的舞者到个人工作室编导,胡沈员对自己的身份转换非常认可,“舞者只要完成好编导的要求,在舞台表演好,工作就结束了;编导就要去思考传递给观众的是什么,要考虑整个舞台、演员生活、情绪、身体等,非常复杂,角色的转变也让我去关注更多细节,这是具有循环价值的两个角色,我希望自己游刃有余。”(记者 赵欣)

编辑: 黄嫣然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78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