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用自己的癌症当教科书 他乐观的心态催人上进

  王裕见和戒毒人员谈心

  王裕见在颁奖录制现场

  王裕见(图右)工作中

  王裕见在颁奖录制现场

  记者日前从市戒毒管理局获悉,12月27日晚,“新时代司法为民好榜样”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正式揭晓,来自重庆市北碚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戒毒民警王裕见,获评“新时代司法为民好榜样”。

  他用真情给戒毒者鼓劲

  “如果你见过被家人放弃、独自面临死亡的艾滋病吸毒者,如果你亲眼看到被病痛和毒品折磨得不成人形的青少年,那么就会明白这份工作的意义和价值!”

  采访中,这位身高1米8的汉子说出的这番话直触人心,瞬间让人明白了他的坚定与坚持。他叫王裕见,是重庆市北碚强制隔离戒毒所大队大队长。这里,是全国首家正处级建制的艾滋病戒毒专管场所,而他在基层直接管理、矫治艾滋病戒毒人员已近17年。

  其实,王裕见是一名癌症患者。用他自己的话说,身患癌症或许更能体会到吸毒者身处绝境的感受。而他,希望能让他们重新获得希望和新生。

  “要么就不干,要干就要干个样子出来。”这是王裕见的口头禅。干,对戒毒人员就是不放弃希望,同毒品和病魔抗衡。而对于他来说,则是不抛弃、不放弃。

  王裕见说,毒瘾和艾滋病的双重折磨是极其痛苦的,如果再加上社会、家庭的因素,戒毒人员很容易就会放弃人生,陷入绝望的深渊。作为戒毒民警,首先要做的,就是给他们提气、鼓劲。

  例如,26岁的艾滋病强隔人员张某,在刚入所时,极度绝望,终日以泪洗面。更为雪上加霜的是,那段时间张某父亲也突然病逝。为了让张某重新振作,王裕见不顾路途遥远,与同事一起带其回家奔丧。

  丧礼那天,张某虽然回到家中,但因为他身患艾滋病,家里竟没有一个人愿和他同桌。王裕见见状,让张某坐到自己身边,与他同桌吃饭。他还给亲属们讲述防艾常识,终于打消了他们对艾滋病的恐惧感。“王大队长,谢谢你!”回所路上,张某痛哭流涕。

  戒毒人员周某,是某名牌大学毕业生,曾是学生会主席。进入社会后,不幸沾上毒品,感染了艾滋病,来到了北碚所。“王警官,我们给你跪下了!”王裕见永远记得,周某的父母跪下哭着求他的情景。

  他针对周某的情况开出了“药方”:重塑周某对自己人生的信心和正确的三观认识;逐步激发周某特长,让其协助民警成为网格监督员;鼓励周某积极参加康复训练恢复体质;帮助周某树立正确的婚姻观……

  今年12月,来接解除强制隔离戒毒的周某父母脸上露出了笑容。强制隔离戒毒后,周某和他的父母与王裕见一直都保持着电话联系。

  他用自己的癌症当“教科书”

  2008年,确诊患上肺癌的王裕见接受了长达7小时的左下肺切除手术。出院后回家仅休息了3天,就重新回到工作岗位。而他患有癌症的经历,竟成了他教育戒毒人员的“教科书”。

  “像我这样的人,过一天算一天。我觉得如果我死了,还会给社会减轻负担,但偏偏王大队长不这么认为。”阿伟(化名)今年58岁,这是他第三次进北碚所了。因是多次戒毒、又身患艾滋病,于是肆无忌惮地顶撞戒毒民警、挑衅别的戒毒人员。

  “有没有想过两年后有什么打算?”王裕见找到了他,真诚的眼神让阿伟有了一瞬间的触动。“我得了这个病,又吸毒,早晚是要死的,哪里会有什么以后?”阿伟的眼神很复杂,这一次他没有顶撞。

  “你晓得我有肺癌,手术差点都没能挺过来,所以我理解你。”王裕见笑得很轻松,毫不避讳地跟阿伟讲述了自己的病情。半个多小时的谈话后,阿伟被带出谈话室,而王裕见却捂住了自己的伤口处,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滴了下来。原来,谈话前王裕见的手术伤口便在作痛,他一直靠意志强撑着。同事赶紧把他扶到办公室,休息了很久才慢慢缓了过来。

  之后,王裕见时常找阿伟聊天。一来二去,阿伟从心底接受了王裕见,并逐渐开始积极地面对毒品截断和艾滋病治疗。

  虽身患重病,王裕见还主动要求加入“法帮义工”戒毒宣传队,发挥自己硬笔书法的特长,通过创作《毒之害》《拒绝》《彷徨》等近20

  副硬笔书法作品,先后到中小学、街道社区开展近50场次的禁毒戒毒宣传活动,担负起一名司法行政戒毒民警的社会责任。他被誉为重庆司法行政系统“向上向善”好青年,2019年4月还被评为第二期“最美巴渝·感动重庆月度人物”。

  他坚持科学方法抗艾戒毒

  王裕见做事总是风风火火,爱学习爱“折腾”,喜欢在学习中思考。闲不住的他,创造性地提出“PC+双助”(规范管理帮助,人文关怀辅助)工作方法。因为在他看来,蛮干是不可取的,戒毒抗艾,最终要依靠科学的方法。

  他加入了西南大学“依法治国进程重庆市教育矫治体系的完善与创新”课题团队,参与编撰全市戒毒系统戒毒人员“三观六字”特色教育教材;他顺利通过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考试,积极配合“戒毒人员心理健康状况与心理矫正技术”课题研究工作,完成了对1000余名戒毒人员的问卷调查、采集数据分析等基础工作;他运用心理测试、情绪疏导、危机防控、箱庭治疗等,先后对戒毒人员进行羁延性心理症状干预。

  王裕见见过太多的戒毒人员,有人成功了,也有人失败了。“如果戒毒抗艾是一场战斗,无论是戒毒人员还是我自己,我希望是倒在战场上!”王裕见说。

编辑: 李相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5403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