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农村“三变”改革 他们拿出4项对策

    

会议现场

   

杨亚丽

    如何让农村“三变”改革盘活农村资源,让老百姓更好地脱贫增收?目前还存在什么薄弱环节,从哪些方面来完善?

    12日下午,政协重庆市委员会第五届第三次会议第0001号提案(下简称“一号提案”)现场督办会议在市政府办公厅会议室举行,聚焦农村“三变”改革,持续为乡村振兴注入强劲动力。

    今年的“一号提案”为《关于加强我市农村“三变”改革的对策建议》,由民建市委会、民盟市委会、民进市委会、九三学社市委会、台盟市委会联合提出,市农业农村委等14个单位联合办理。

    现场,民建市委会专职副主委杨亚丽介绍了“一号提案”提出的背景和内容。

    “有喜报喜,有忧报忧。”杨亚丽说,“农村‘三变’改革取得的成绩要肯定,针对存在的问题也提出了建议。”

    症结·四个“不”

    直指“三变”改革的薄弱环节

    近两年,先后分两批次在重庆137个村开展试点,初步构建起“三变+特色产业”“三变+集体经济”“三变+脱贫攻坚”等改革模式,探索试点出“土地股”“资产股”“现金股”“基建股”“管理股”等股份合作形式,助农增收效果日渐显现,为重庆农村改革探出了新路。

    杨亚丽介绍,在半年的走访调研中发现,重庆“三变”改革试点取得阶段性成效的同时,也发现了亟待完善的问题。

    一是政策配套不完善。

    由于农村“三变”改革对象、利益多元,又处于试点阶段,没有形成统一的政策标准,涉及金融、股权交易、农业保险等诸多政策亟待配套健全,缺乏完善的资产评估定价机制、成熟的评估制度和规范的评估程序;集体经济组织登记赋码后相关税收等优惠政策没有配套跟进;农村土地利用规划、管理政策法规与现代乡村产业发展需求不匹配等。

    二是承接主体力量薄弱。

    农村部分村级集体经济组织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生产经营能力不足,资源整合能力差,难以组织带领农民抱团发展;民营企业参与“三变”改革不积极;已投资业主对项目经营的可持续性和投资回报信心不足;农业产业面临多重风险且化解风险体制机制不完善,制约城市资本下乡。

    三是工作队伍力量不强。

    “三变”改革需大量熟悉农村工作的干部队伍。农村“三变”改革工作大多由农经队伍承担业务指导,但因机构改革,部分从事农村集体资产管理的基层农经站撤销,农村改革工作无固定的机构和人员。部分村支“两委”干部对“三变”改革的认识不足、顾虑多。

    四是农民顾虑多信心不足。

    农民对成为名副其实的股东“既爱又怕”,只愿分红,不愿承担风险,担心资金入股后有去无回。工商资本与农民利益联结不够,农民对“三变”改革前景心存顾虑。

    对策·四个“强”

    让有实力担当的民企当“领头羊”

    杨亚丽介绍,针对调研中发现的问题,“一号提案”也给出四方面的对策建议。

    一是完善顶层设计,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需要优化完善指导意见、优化财政扶持政策、优化金融优惠政策、优化税收减免政策、优化土地使用政策。

    二是增强各方力量,培育壮大农村经营主体。

    实施新型经营主体培育工程,引导有实力、有情怀、有担当的民营企业领头农村“三变”改革试点。

    实施社会化服务体系培育工程,支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资生产经营企业等市场主体利用自身优势开展专业化社会化服务。

    实施现代乡村人才培育工程。支持“返乡、下乡、在乡”人才领头参与“三变”改革试点,鼓励国有企业管理人员、退休干部回乡指导甚至参与农村“三变”改革,领头发展乡村特色产业。继续开展农技人才或职业经理人培训计划,探索开展职业农民技术职称或技能资格评定工作。

    三是加强队伍建设,强化“三变”改革组织保障。建强村支“两委”。建立完善村支“两委”绩效考评和激励机制。

    四是加强探索创新,确保“三变”改革健康推进,增强农民信心,充分激发农民参与“三变”改革的内生动力。

编辑: 陈雨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56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