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新春走基层】父子两代人的护路“接力赛”

    新华网重庆1月19日电(彭祎琦) “出发!”清晨寒冷的薄雾还未散去,晨曦初露,曾传斌穿好工作服,便带领工友们赶到了施工现场,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我们必须赶在春节前把路修好,让村民春节期间能顺利出行,这样我们才能安心过年。”

    新春来临,大足区棠香街道办事处双峰村南康路附近的村庄都开始挂上红红的灯笼,洋溢着新春的喜悦。运输、铲柏油、铺路……路面上,工人们正在忙碌。曾传斌驾驶着压路机穿梭在公路间,来回碾压,刚铺好的柏油路焕然一新,平整干净,路面滚烫,冒着腾腾的热气。

    南康路是周边冉家村、双峰村等近1000多人出行的要道。由于路面大面积损坏,车道狭窄,2019年大足区对其进行了提档升级,将破损路面翻新成柏油路,并进行了加宽以保障车子能够双向通行。

    曾传斌是大足区公路养护中心一线养护工,负责养护机械操作,如今已经从事养护工作近三十年。每到春节,也是养护工人最繁忙的时候,为了保障春运道路通畅,曾传斌和工友们每天驾驶着各种机器在公路上忙活着。

    曾传斌的父亲曾毓荣同样是大足区一名养护工,如今已经退休多年,却还坚持帮着养护站看护机械、打扫卫生。“春运开始了,大家工作都忙,我就尽力分担一点。”

曾传斌和工友们正在铺设柏油路。新华网发 彭祎琦 摄

    “放心!我吃得消”

    “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是护路工人最真实的写照。曾毓荣回忆,上世纪70年代刚从事养护工作的时候,没有机械化操作,修路全靠肩挑背扛,干的都是体力活,十分艰苦,常常干完一天下来腰酸背疼。

    由于成绩出色,曾毓荣曾先后担任多个养护道班的班长。在工作上他总是冲锋在前,遇到脏活儿、累活儿都抢着干。“班长嘛,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父亲工作很拼,那时候他一个人要养一家人,他也很累。”曾传斌说。

    1993年,曾毓荣从雍溪养护站退休,而年仅16岁的曾传斌提出要干养护工作。“你吃得了这份苦吗?”面对父亲的疑虑和担忧,曾传斌向他保证:“放心吧,我能行!我一定要干得比你出色。”

    从父亲手上接过“接力棒”后,曾传斌成为了雍溪养护站的一名养护工人,他常常告诫自己:“要将父亲的精神传承下去。”

    曾传斌回忆,刚进养护站那会儿,一人负责一段2公里长的泥石结路段,每逢大雨路面的泥巴都会大面积被冲走,他要负责到水田掏泥巴铺路,遇到冬季,下水田双腿冻得直发抖。按照工作要求,每天还要清掏水沟,每隔三个星期要给管养路段洒泥浆固石子,没有机械,运石子泥浆全靠一根扁担,“一担100多公斤,一天挑10多担,从没叫过苦。”

曾传斌对各种机器都驾轻就熟。新华网发 彭祎琦 摄

    “养好路,是我的职责”

    “养护工作这份苦,很少有人吃得下。”曾传斌介绍,除了清扫路面、清掏水沟等日常工作,他们还要时刻准备好应对突发情况,全天保持24小时待命。

    2007年的一天,被大风刮倒的一颗大白杨树横卧在辖区一条重要通道上,严重影响了交通。“凌晨一点钟,我们接到通知就立刻赶赴现场。当时还下着大雨,雨水哗啦啦往鞋子里面灌,寒冷刺骨。”当清理完现场,已经天明。“真的是累瘫了!”

    柏油路施工要求高温环境,工程被集中安排在夏季进行,铺柏油的路面温度极高,工人们脚底常常被烫起水泡。“背着避暑药、带着午饭来干活,衣服从来没有干过,中午饭就在路边蹲着吃了。”曾传斌说。

    工作虽然艰辛,曾传斌在父亲的影响下一步步坚持了下来,除了做好常规的养护工作,他还苦心钻研新技术,如今已经成长为一名机械操作骨干。挖掘机和铲车、装载机、压路机、洒水车……对每一种机器他都熟稔于心、驾轻就熟。

    出色的工作技能让曾传斌获得多项荣誉:“全国交通技术能手”称号、重庆市交通行业第四届公路养护工职业技能竞赛装载机项目二等奖、重庆市交通行业第六届公路养护工职业技能竞赛装载机比赛一等奖……。

    随着时代的发展,泥结石路变成水泥路,再变成沥青大道;传统的肩挑背扛被各种机械化操作取代。看着养护工作的变迁,父子俩都感慨万千。

    “养好路,为春运保畅通,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数十年,不忘初心,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着灿烂的人生。

编辑: 李永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77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