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武汉救援日记】凌晨,进入金银潭医院红区病房

前排右一为陈娴。新华网发(受访者供图)

    作者: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队员、陆军特色医学中心麻醉科护士长 陈娴

    时间:1月26日 地点:武汉金银潭医院

    今天接到通知,医疗队将于下午开始接收病人,对于我们而言时间就是生命,所有队员明确分工,紧张有序地准备着,只待一声令下。

    26日晚上8点,在寝室待命的我接到通知,将于27日凌晨上红区(污染区)的4-6,我坚定回复到“收到”。红区就是污染区,是直接接触患者的区域,面对未知的一切,我的内心充满了紧张。

    凌晨3点我和我的战友从寝室出发前往金银潭医院,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路程,我们却走得无比坚定。到达医院后,我们两两一组,严格按照流程穿戴防护装备,战友用笔在背后写上我们的名字,此时我们每一个人只能从背后的名字来区分。

    按照进入流程,我们到达护士站后,我和我的小伙伴进入了第二个穿衣区,还要穿上隔离衣等防护装备方能进入红区进行工作,此时刚刚凌晨4点。

    一切准备就绪,怀着忐忑、紧张却又平静的心进入了红区病房,和上一班的战友进行详细的病房交班后,便开始进行巡视病人、监测体温、记录治疗等一系列的护理工作,时针在滴滴答答地响着,而汗水也在防护服里慢慢渗透着,护目镜雾了一次又一次,连呼吸都是难受压抑的,两个小时的时长真的是度秒如年,就像过了半个世纪。

    终于等到了战友接班,交完班后,才是对我们最大的考验。我们在脱衣室里,对照着脱衣流程,对着监视器,轻轻地、慢慢地脱掉隔离衣,洗手、面屏、洗手、脱帽子、洗手……,在监视器的监视和同伴的提醒下终于脱掉了最外层的隔离装备,进入了黄区(半污染区),与护士站当班护士道别后,进入了脱衣二区,再次在监视下脱掉防护服及其他装备,然后进行喷淋沐浴,整整花了一个多小时。此时看着镜子才发现短短两个小时鼻梁已经被口罩完全压红、压肿了,额头被帽子勒出了深深的印迹,而我和我的小伙伴却相视而笑,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战胜了自己。回到寝室已经8点,马上拿出手机仔细看着今天的排班,20-24黄区。

    阳光总在风雨后,武汉,加油!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05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