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村民在政府楼里迎来新年

  1月24日除夕夜,丰都县三建乡村民廖春英一家人,在乡政府的一间办公室里架起了圆桌,一家4口围坐在一起,一边吃着热腾腾的年夜饭,一边看着电视,其乐融融。

  这里是廖春英临时的家,约20平方米的房间放着一张高低床、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柜、一台电视。房屋中间设了一个帘子,隔出一个饭厅。一家人的年夜饭来自一旁通风过道里的厨房,由3家人共用。

  “条件不太好,不过都是暂时的。为了让我们早点搬新家,乡政府整体搬到了工地上的板房里,把政府办公楼让给了村民。”廖春英笑着说,前几天女儿女婿带着小孙子回来住了几天后回婆家了。

  20多户村民住进政府办公楼

  去年5月,廖春英夫妇就搬进了乡政府办公楼。约一周前,乡里组织村民搞了一台自导自演的春节联欢会,过年的味道一下就浓了。

  除夕夜,留在楼里的村民们各自聚在房间里。44岁的廖春英常年在家照顾婆婆,丈夫夏素尧在外务工,儿子职高住读也不常回家。春节是一家人难得的团聚时刻。

  除夕夜,廖春英一家将电视从春节联欢晚会调到了新闻频道,关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新闻。“大家都关心这个事情,想多了解有关防护知识。”廖素英说,如今乡里的日子越来越好,在这个特殊的时候,一家人都希望来年健健康康。

  三建乡是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同时也是我市由国土资源部确定的4个必须进行滑坡避险整体搬迁的场镇之一。其余3个场镇早已完成搬迁,三建乡的搬迁工作却一直进展缓慢。

  从2017年起,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扶贫集团开始对口帮扶丰都县三建乡,“脱贫摘帽”与场镇搬迁同步进行。2018年,为了加快搬迁进度,乡政府主动搬出了办公楼,所有干部搬进工地板房办公。办公楼则陆续让给了20多户无法投亲靠友的拆迁村民。

  “还有20多户村民自愿与乡政府一同搬进了板房。”三建乡党委书记黄友志告诉记者,这些村民是原来场镇上临街做生意的人家,他们在板房一楼照旧开起了商铺,二楼则是临时的家。

  过年了,三建乡比往常更热闹了些,外出务工的村民回来了不少,大米、油、棉被等年货都摆到了临街的门面外售卖。大家谈论着来年的新生活,言语间充满了希望。

  去年兑现保底收益470万元

  去年,乡里兑现了农村“三变”改革产业项目首期保底收益470万元。从此,土地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除了逐年增加的保底收益,村民在家门口就能打工挣钱。2019年,一千余村民选择返乡务工。

  “乡里劳动力缺口还在2000人以上。”黄友志预计,随着扶贫产业投产,保底收益增加,越来越多的外出务工人员会选择回乡发展。过去两年时间,市人大常委会组织农业专家来到三建乡,因地制宜为全乡规划了以笋竹、青脆李、油茶、猪腰枣等为主的特色经济林。

  一个月前,在距离乡政府几分钟车程的蔡森坝村,占地50亩的冷水鱼养殖基地里,两万余尾丹麦淡水三文鱼苗繁育成功。除三文鱼外,这里还养殖了鲟鱼、裂腹鱼,项目投产后年产值有望实现600万元,未来将按照企业、农户、村集体6∶3∶1的比例进行分红,直接带动当地280多名群众实现持续稳定增收。

  “2019年,基地已经给农户和村集体发放‘三变’改革保底收益19万元。”蔡森坝村第一书记、西南大学党委学生工作部干部罗军说。

  3年后,三建乡农村“三变”改革将开始分红分利,算上务工收入,村民户均预计增收1万元以上。

  农村电商销售额已超400万元

  三建乡自然条件恶劣,海拔从230米急升到1200米,几乎没有蓄水能力,特色经济林如何栽培?据介绍,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扶贫集团成员单位市水利局为三建乡规划了一套引水入地的灌溉系统,通过修建水库、引水管网和田间地头的产业水系配套,解决农作物灌溉问题。预计今年3月,灌溉系统将全部建成。

  在三建乡政府临时板房的一楼,有一座小型沙盘,展示着搬迁后场镇的美好蓝图——龙河将新场镇一分为二,一侧规划了龙河流域区域农产品交易中心,未来将整合龙河流域特色农产品集中销售。

  “目前,我们的特色农产品销售已经有了规模效益,快递费从最初的14元每单降到了4元每单,未来销量上去了,运费还能下降。”黄友志说,2019年,三建乡农村电商销售额超过400万元。下一步,三建乡还将着力提高农产品附加值,探索深加工的路子。

  沙盘上,龙河另一侧,村民们的新居被规划在了临河一线,商业街退居其后,未来的乡政府位于临山的坡地。由于产业和居民楼的规划先行,政府大楼的设计被排到了最后,因此沙盘上还看不出乡政府的外观。

  “我们的扶贫工作,要对得起老百姓,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三建乡廖家坝社区第一书记章烈说,这是三建乡驻乡工作队每位队员的工作准则。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07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