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武汉救援日记】“入舱”工作不到一小时,大家就感觉累
2020年02月11日 11:43 来源: 新华网

在方舱医院临时搭建的帐篷内穿好防护服。新华网 发(受访者供图)

  作者:重庆市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重医附一院急诊/重症医学科护士 齐建伟

  时间:2020年2月10日

  地点: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

  2月9日,是我随重庆市第四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抵达武汉的第五天,经过前几天紧锣密鼓的安排部署,我开始正式“入舱”工作。

  我所在的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是目前武汉规模最大的方舱医院,设置床位2000张,于2月7日下午改造完成并正式投入使用。该医院主要用于集中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即核酸检测呈阳性但无临床症状或症状不明显的患者,患者一旦病情加重,则立即转入一街之隔的武汉金银潭医院继续治疗。

  我的第一个班是 “7-13”,也就是早上7点到下午1点。入舱前一天的夜晚,辗转反侧,有兴奋激动,也有紧张不安。早上4点半起床,只睡了4个小时,因为在舱内工作,穿着严密的防护服,是不能进食和上厕所的,虽然起床后没有食欲和便意,但是为了储备更好的体力投入战斗,还是强行排空二便,强迫自己吃了一碗泡面!    

  5点30分,我和重庆医疗队其他医院的5名队员一起乘车到达方舱医院。我们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穿上防护服,穿防护服的流程需要13个步骤。手部卫生,带N95口罩,戴外科口罩……虽然帐篷里温度很低,我们冻得瑟瑟发抖,但是大家还是一步一步按照流程穿好了防护服。武汉这边物资紧缺,由于没有靴套,我们就用自购的垃圾袋当作靴套。穿好防护服后,我特意让队员在我防护服背后写上了一句祝福语:“湖北老乡,加油!”

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新华网 发(受访者供图)

  带着夜班值守队员和院感防控人员的叮嘱,我们6名队员于6点30分进入了方舱内,我们所管的D区住着82个病人,虽然舱内的患者大部分生命体征平稳,但是繁琐的小事却很多。交接完班后,我开始巡视自己所管的患者。

  “我昨天都来了,一直咳嗽,为什么还不给我发药?”

  “什么时候给我发早餐哦,我肚子饿了,我有低血糖哦,再不发早餐我低血糖就发了哟!”

  “好久可以出去哦?我在里面睡不好,我想回家!”

  ……

  面对患者一连串的问题,我们队员都很有耐心地一一解答,并协助解决。当患者知道我是从重庆过来支援的湖北老乡时,他们纷纷表示感谢,“等我好了,我们一起过早(湖北方言吃早餐),吃热干面。”    

  虽然里面的工作量不是很大,但是由于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会憋得人头晕口干,而且护目镜也会产生水滴,我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必须轻稳,否则护目镜的水滴就会落在口罩上,造成口罩污染!那样就极容易被感染,同时也会浪费防护物资!    

  8点钟我们开始为患者分发早餐,9点钟为患者测量生命体征,10点钟开始书写护理记录……由于起得太早,睡眠时间少,住地还没开始提供早餐,很多队员都只是吃了一个鸡蛋垫肚子,再加上裹上了厚厚的防护服、两层口罩,让人喘不上气,入舱后不到一小时大家就感觉很累。于是大家商量,轮流在护士站值班,1个小时换一次,这样就可以让每个队员得到充分休息,节约体力,保障工作顺利开展。  

  12点半,接班同事开始接班,我们陆续出舱。第一次脱防护服,虽然有专人监督指导,但是我们还是很小心谨慎,避免污染。整个过程大概花费了20多分钟。出舱后,我们的队员面部全是压痕,鼻梁被压得又红又痛,在舱外等候的院感防控人员开始为我们每一名队员喷洒消毒,清洁面部、耳道。处理完差不多下午1点半了。疲惫饥饿的我们吃了点牛奶充饥,然后坐交通车,回到驻地酒店,这时已经2点多了。我到达房间后,再次进行了洗手、将衣服进行浸泡消毒、沐浴,之后随便吃了两口盒饭,就躺在床上大睡了一觉!

  第一天入舱工作,会害怕,也会很累,但是作为一个湖北人,作为一名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的队员,家乡有难,祖国有难,此时理应冲锋陷阵,与湖北同仁并肩努力、打赢抗击疫情阻击战!

编辑: 韩梦霖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5555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