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湖北救援日记】抵达武汉20天了,我们仍在和时间赛跑

何娟近照。新华网发(受访对象供图)

  作者: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员、主管护师 何娟

  时间:2月15日

  地点: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驻地

  在移交完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工作后,我们又转身奔赴新的战场,重新熟悉、重新规划、重新开始。虽说已经抵达武汉20天,但说实在的,我仍会焦虑和害怕,焦虑的是看着每天不断更新的确诊数字,还在不断攀升,害怕的是我们不停在跟病魔抗争,跟时间赛跑,但还是有患者等不了……此时,我会恨自己能力有限,恨自己不能让时间走慢点,我想救回一个患者,再救回一个患者……

  经过队员们的努力,新病区很快建立投入使用。这里离住的地方距离太远,我们每天凌晨4点半就会准时登上前往病区的班车,一旦穿上防护服,进入“红区”,我就立马变得从容、果敢和无畏。我想快一点换下前一班的同事们,他们已经在“红区”坚持5个小时了。

  战“疫”仍然在继续,昨天接收了多名新入院患者,今天早上大部分患者需要抽血检查,而且年龄大都不低于五六十岁,血不太好抽,何况我们还戴着3层手套,操作不如不戴手套时麻利,这是个不小的挑战。为了让患者少受罪,我们不得不反复确认和评估穿刺部位。为了能在本班完成任务,我和同事分2组行动。

  抽血中遇到一位70多岁的老人,尽管经验丰富,我这下也被难住了,老人由于前期的治疗,血管已经部分硬化成条索状,外周血管条件很差,我尝试了3次才终于成功,并安置了留置针方便药物的输注。我很歉疚,对老人家说对不起时,他却竖起了大拇指,对我说,“谢谢你,解放军!”

  上午11时,我们这一班的工作时间快结束了,为了保存体力,我们必须出去了。由于一直重复的弯腰动作,我的大腿和腰部已经酸软,一位战友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不适状况,加上没有吃饭喝水,快要虚脱了,但最后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我们必须要正确地完成繁琐的穿衣流程,才能进入到清洁区。

  在返程的班车上,车厢寂静,鸦雀无声,因为大家都已经疲惫得睡着了。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5579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