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湖北救援日记】即将倒下那一刻,我被战友情包围

战友之间相互鼓励。新华网发 受访者供图

准备投入战斗的冷秋菊。新华网发 受访者供图

  作者: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员、主管护师 冷秋菊

  时 间:2020年2月18日

  地 点:泰康同济医院宿营地

  医疗队接收泰康同济医院后,我被抽组到方舱医院。方舱医院现在已经收治了140多名患者,核酸检测均为阳性,轻、重症患者都有,轻症患者占多数。

  为了让夜班战友按时下班休息,我们要提前一个小时接班。方舱医院离泰康同济医院很远,坐车就要一个小时。我早上五点起床,然后洗漱、补充能量,六点前登车,七点前赶到科室,更换防护服奔赴“战位”。

  战斗在方舱医院,我们时时收获着感动,这些感动来自患者、熟悉或者不熟悉的战友,也来自我们自己!

  新冠肺炎患者主要症状是呼吸困难,主要表现为疲惫、乏力和困倦,多说一句话都会感觉很累。然而,当我们给他们送饭食、发放口服药时,精神好一点的患者会真诚地说一声“谢谢”,而那些说话都困难的患者会向我们竖起大拇指。患者对我们工作的肯定,也是激励我们奋勇战“疫”的动力。

  为了避免工作中频繁上厕所,我一直不敢多喝水多进食。还记得2月17日那天,到了上午9点左右,胃很不给力,头昏眼花,恶心想吐。信念支撑我不能倒下,还有患者等着我,我默默给自己鼓劲。

  到10点时,我还是没能挺住。饥肠辘辘的胃给了我反戈一击。那一刻,想吐、胸闷、头胀痛,我觉得我可能要晕倒了。 “用鼻子深呼吸……”“快来个人陪她出舱……”“快告诉她原单位的同事……”我被一起战斗的战友发现,她马上把我扶到凳子上坐下,我周围立即围拢了互不相识的战友。我只能费劲地看看她们是谁,并在心里记下防护服上写下的名字:彭茹,刘娟……以及更多的名字。

  是的,我们是各单位抽组到这里的、由素不相识的人组成的一个战斗集体。战“疫”把我们凝聚在一起,我们通过护目镜后面的眼神交流,达成默契,完成使命。我被战友强行扶到换衣间时,同样是几名不认识的战友帮我换了防护服,并从口袋里掏出“隔离了”的士力架等食品,让我到清洁区补充能量。因为大家心照不宣,此刻身体不适,十有八九是饥饿引起的。

  随后,我原单位的同事方玉强、刘渔凯、白雪等下夜班休息。听到消息后,他们立马带着零食赶到方舱医院。一见面,他们以为我昏倒了,马上检查我的额头、鼻子、颈部有没有受伤。

  我被浓浓的战友情包围,恐惧和后怕荡然无存,也激起了我战斗不止的决心。我在感动的同时,也为自己差点昏倒在战位,浪费了一套防护服而懊恼。

  此时,我脑海里浮现出了我丈夫爱唱的一首歌“战友,战友,亲如兄弟……”我丈夫是一名转业军人,过去我听他唱得最多的就是这首歌。那时,我不懂其中的含义,只把它当成一首歌。战“疫”的经历,让我真正理解了这首歌——战友之间,在战斗中结下的是赛过任何感情的深厚情谊。

  相识、不相识的战友,以及我们要救治的患者,我们都是战“疫”中的战友,我们不但亲如兄弟,我们还有一致的目标——直至战“疫”全胜,否则,决不收兵!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5599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