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心理关爱传递社会治理温度

  新华社重庆2月21日电题:心理关爱传递社会治理温度

  新华社记者陈国洲

  微信电话接通后,那头一直在哭,从起初的啜泣到后来的放声。喻洁没有打断,静静陪着她,轻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

  重庆相关部门统计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重庆市已发动2170余名专业心理关爱志愿者“上岗”,为隔离观察人员、医护人员、基层干部、普通群众开展心理疏导,在抗击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俞洁就是2170多名志愿者中的一员。2月13日,她服务的重庆南岸区涂山镇国际社区小区确诊3名新冠肺炎感染患者,随即,200多户、690多人实行最严格的居家隔离防控。

  “疫情中不能出门,多数人会产生焦躁、抑郁感,个别人因为性格敏感,再加上生活、家庭中的不幸遭遇,甚至会出现极端行为。所以给疫情中受伤的心包扎与防控疾病一样意义重大。”俞洁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她所在的万壹工作室是一家主要关注心理援助、社区服务的社会组织。

  国际社区实施封闭防控后,涂山镇政府邀请万壹工作室和另一家心理援助社会组织“心致以度”组成心理援助工作组,利用网络、电话为小区居民提供心理咨询服务。“近年来,基层政府越来越重视心理援助服务,这是社会治理方式的一种进步。”俞洁说。

  为了获得大家信任,俞洁等人首先在居家隔离的业主群里观察了一天,进行心理评估、制定工作方案。随后通过推出各种营养美味餐食的烹制视频、发动群里健身达人给大家分享居家简易健身方法,迅速拉近和大家的心理距离。随后的在线心理辅导水到渠成,第一天,俞洁一对一为三名心理压力较大的居民做了心理辅导。

  “主要是倾听、陪伴,给他们一个情绪宣泄渠道,然后才是语言引导放松、冥想等心理治疗。”俞洁说,工作组会把接访个案中普遍性的问题进行梳理后形成文字,分享给社区所有人,最大范围缓解大家的心理压力。

  相对居家隔离社区,集中隔离观察点内的压力更大。重庆市为每个观察点配备了心理咨询师。

  位于重庆南山上的“南帝山庄”里,有40多名与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有密切接触者在这里接受集中隔离观察。心理医生申远每天都要给他们挨个打电话,通过聊天先进行心理评估,需要的时候再开展心理辅导。

  “大多数人心态都很好,但毕竟这里压力更大些,有些人表现出抑郁,有些人暴躁,心理辅导对平复心态很有作用。”申远说。

  从大年三十开始,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在网上公布了心理咨询热线电话。医院保健科科长、心理咨询师梁波每天都要接听不少咨询电话,除了重庆当地,还有来自浙江温州、广东深圳等地的咨询电话。“反复量体温,不断看疫情、越看越焦虑,胸闷、气短,甚至没有食欲。”梁波说,普通群众咨询的问题有很强的趋同性,医院将这些归类后扩大宣传,在线点击率常常10万+。

  除了专业团队,更多心理援助志愿者来自基层社区,包括社会工作者、道德模范、新乡贤等。

  在重庆江北区郭家沱街道,有一支37人组成的心理关爱服务队,年龄最小的58岁,最大的70多岁。74岁的队员周生勤说,队员们原本就是社区工作积极分子,有楼栋长、坝坝舞协会成员。“我们的服务方式简单,就是陪人家聊天,发心理辅导宣传单、上门排查的时候多问候。”周生勤说,就是这么个“简单活”,让社区工作顺畅了不少。

  截至目前,重庆市已累计开展心理咨询和疏导5.7万余人次,通过网络发布疫情防控心理健康知识230多篇,网络点击量150多万次。

  “疫情中的心理关爱体现了社会治理的温度。”重庆江北区大石坝街道暖洋洋社会工作室心理咨询师饶明利说。(完)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5606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