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疫情之下 文旅行业的“危”与“机”

  二月二十二日,南川金佛山景区,游客在工作人员引导下,有序进入景区。通讯员 任前蔚 摄

  2月22日,重庆南川金佛山景区办公区。景区营销负责人马德军感叹:从业17年来,这是他休息最长的一个假期。

  受疫情影响,金佛山和全国各地景区一样,按下了“暂停键”。但欣喜的是,2月21日起,我市金佛山、山王坪、仙女山、亢谷等一批景区经过充分准备后,井然有序地开门迎客。

  金佛山迎来“重启”后首批游客

  2月22日,南川金佛山西坡迎来“重启”后的首批游客。记者在景区看到,当日游客并不多,其中多来自当地和重庆主城。根据全市新冠肺炎疫情分区分级分类,南川被列为低风险区县,22日起,该区金佛山景区、山王坪国家喀斯特生态公园、神龙峡景区对自驾游客开放。

  记者在金佛山景区看到,游客中心和其他醒目位置都放置有告示牌,提醒游客遵守相关防控要求,景区卫生间、检票口、售票处等都放置了免洗消毒液。发现游客出现聚集情况,景区工作人员会上前劝导。同时,在景区公共及重点区域,工作人员会定时进行消杀。

  市民谢仕群说:“在家关了这么久,想出来呼吸点新鲜空气。尽管进入景区的流程比以往复杂,但非常时期,严格一点是为我们好。”

  景区开放限制多

  戴口罩、测体温、不聚集、拒组团……21日,重庆日报记者从南川、城口、彭水、黔江、武隆、秀山等低风险区县获悉,各地均已制定出台具体操作规程,有条件地为景区、在建文旅项目等“松绑”。

  2月22日,南川区限制性开放金佛山、神龙峡、山王坪喀斯特国家生态公园3个景区。景区设立隔离区;严格实施消毒制度;实行分餐制;巴士1人1排;西坡索道2人1轿厢,北坡索道4人1轿厢。游客网上实名预约购票,进入景区需戴口罩、测体温、不聚集,暂不接待团队游客。

  城口A级景区全部开放,涵盖亢谷、黄安坝等景区,但接待量不能超过景区承载量的50%,游客入园同样需要戴口罩、测体温、不聚集等。

  此外,武隆喀斯特旅游区、黔江爱丽丝庄园、秀山川河盖景区等一批景区景点也已做好准备,将陆续限制性开放。

  “目前,景区虽然开放了,但游客是否愿意上门?”走访中,多位景区负责人并不乐观。

  事实上,不仅重庆,全国旅游也呈现断崖式下跌。据多个研究机构测算,本次疫情对旅游行业的影响,远超2003年SARS疫情的影响。其中,短期直接影响,让春节旅游黄金周约5550亿元预测值化为泡影。

  政策托底效应将很快显现

  “当前旅游行业进入冰冻期。只要熬过去、活下去,就将迎来春天。”驴妈妈创始人、景域集团董事长洪清华在一堂文旅公益直播课上表示。

  在他看来,当前文旅企业首要任务是开展企业自救。要尽力降低成本,剥离、暂停不良业务,有条件的企业可做一些加法和乘法,如采取共享员工、尝试跨界融合等。

  市政府旅游发展高级顾问、重庆旅游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罗兹柏认为,当前,文旅行业受冲击确实很大,不过政策托底、行业互助等已经拉开帷幕,如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商务部等多部门已经陆续出台一系列稳就业、稳市场、稳预期的政策。包括暂返80%旅行社质量保证金、税收减免、奖励补贴等,政策托底效应将很快显现。

  其次,上下游企业和合作伙伴也在展开行业互助行动,如携程启动1亿元重大灾害保障金,与供应商和合作伙伴分担无损退订的损失;一些航空公司主动推出灵活价格的包机服务等;一些大型写字楼、物业主动为入驻企业免租金等,都将对行业重振起到积极作用。

  危机中往往也蕴藏着机遇

  整体来看,此次疫情对于我国旅游产业、产业链各个环节参与者、国际旅游合作等都会带来挑战。

  “虽说受疫情影响,但保持我国旅游业长期增长的因素依然存在。”市文化旅游委顾问、全国百强旅行社重庆中旅集团总经理廖伟表示,疫情期间憋了这么久,疫情过后人们更迫切需要透口气、撒个欢。据携程2003年的旅游大数据,经过3个月的“速冻期”,非典结束当月平台票量增长200%,非典后的首个“五一”黄金周,携程机票预订量暴增511%。

  危机中往往也蕴藏着机遇。洪清华认为,疫情之下,文旅行业将加速市场和消费重构、加速文旅企业IP品牌化、加速专业化旅游运营集团诞生、加速科技改变旅游的进程、加速文旅行业品质变革、倒逼现代旅游治理体系的构建等。

  市文化旅游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我市文化旅游系统正在加强市场调研,摸清摸准市场需求方向;加强情况研判,根据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趋势,区分不同情景做好复工复产;加强沟通协调,向上争取支持、横向联系部门、向下对接区县,精准释放政策效能;加强政策供给,分批分阶段分场景出台支持政策;加强对企服务,对症施策,解决实际问题。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13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