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沸点】南川:一座“零确诊”城市的“复苏时间”
2020年02月29日 16:22 来源: 新华网

 “低风险”之下,适应疫情防控要求的经济社会运行新秩序正在建立。

 

南川客运中心,乘客有序排队上车。新华网发(甘昊旻摄 )

    南川进入“复苏时间”

    新华网重庆3月1日电(邵以南)2月15日,周朝敏和60多名符合疫情防控要求、准许外出的南川籍务工人员一道,搭乘重庆市首趟为返岗农民工定制的客运班车,从重庆南川区客运中心启程,奔赴工作地复工上岗。

    2月24日,李永进的“微信运动”单日步数,最近一个月首次降到1万步以下——连续排查30多天后,西城街道西大街社区的隔离人数大幅下降,这位社区党委书记不再疲于奔命。

    河图镇虎头村村支书李志,把满是泥泞的车身洗得干干净净。前段时间疫情防控管制了交通,村民采购生活物资不便,李志扮演起“送货员”的角色。如今,他的工作重心渐渐转向组织春耕。

    持续一个多月的努力,南川区成为重庆市目前仅有2个未出现确诊病例的区县。2月19日,重庆实施新冠肺炎疫情分区分级分类防控,南川被划为低风险区县。

    “零确诊”“低风险”,靠的是关口前移、联防联控筑起的“铜墙铁壁”。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南川第一时间作出响应,构建了外防输入防护圈层和区、乡(镇)、村(社区)三级齐抓共管工作格局,透过4轮地毯式大排查、严控交通流动、管控重点点位及人员、广泛招募志愿者等措施,“守土有责”成效明显。

    被划为低风险区县,意味着防疫和复工复产要齐头并进,生产生活有望更快回到正轨。建立适应疫情防控要求的经济社会运行新秩序,是南川眼下最具现实意义的命题。

恢复运营首日的南川万达广场。新华网发(甘昊旻摄 )

    “低风险”不等于“无风险”

    这些天,停运许久的出租车重新穿梭在南川大街小巷。

    “安全起见,麻烦您坐在后排。”出租车司机冉庆丰提醒乘客。他所在的南川博翔出租汽车有限公司,2月22日起首批运营了89辆出租车,其余车辆正在陆续恢复运营。

    据了解,为做好防控工作,该公司对所有出租车进行了喷淋消毒,包括门把手、座位、车窗等乘客和驾驶员容易接触的地方。同时,公司要求驾驶员必须戴好口罩,驾驶时要开窗通风。

    除了扫码支付车费的乘客可通过大数据追踪以外,公司还制定了专门的信息采集表,要求用纸币支付的乘客填写信息采集表,采集表包括乘客的住址、联系方式、上车时间、身份证信息等。收集后,驾驶员要及时交返公司汇总。

    在南川,戴口罩是顾客进入理发店的“通行证”;包子铺每天都要将所有锅碗瓢盆全部清洗消毒;南川万达广场成为重庆首个恢复营业的商业购物中心,每天营业7小时、影城和KTV不开放、餐饮不堂食。

    与此同时,由志愿者组成的“口罩纠察队”游走街头巷尾开展劝导;一封“拒吃野味,文明用餐”倡议书得到80多家餐饮企业积极响应;城区3个街道建立的60多个微信群,每天仍向居民推送防疫知识和“宅家”运动视频;设在高速路下道口的检疫卡口并未撤销……

    “‘低风险’不等于‘无风险’。请市民们再坚持一段时间——”宣传车上的大喇叭解释了这些场景为何发生。

    “战‘疫’还没有结束。”南川区负责人接受采访时回应说,接下来,疫情防控氛围不能弱、力度不能减、思想不能松、措施不能软。

2月28日,南川工业园龙岩组团,超群工业公司的工人正在生产线上有序生产。新华网 刘刚摄

    “特派员”助企业吹响“复工号”

    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既是抗疫阻击战,也是一场经济保卫战。

    如何在有效防控疫情的前提下有序推动复工复产?工业园区可能是最早感受到“双重”压力的部门。

    2月28日下午,南川工业园区龙岩组团。超群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车间内,180多名工人正在超轻量化汽车轮毂生产线上有序生产。这是该公司正式复工的第4天。

    事实上,自新生产基地去年投用后,一个年产360万只轮毂的计划就在超群工业内部酝酿。

    “一批整车企业在2月10日率先复工复产,倒逼我们加快复工进度。”公司董事长助理江红说。要开工,须备好防疫物资。当时各地交通管控还很严密,好不容易联系到一家位于涪陵的消毒液生产企业,但对方需要园区出具相关证明才能供货。

    第一个帮江红想办法的人,是该组团办事处企业服务科干部韩玉龙。疫情发生以来,韩玉龙的另一个身份是园区派驻企业“特派员”。他和另2名同事为一小组,“一对一”联系13家企业。复工复产前,他们就提前进驻企业,开展“全天候脱产服务”。得知超群工业的诉求后,韩玉龙很快为他们开出了车辆证明,公司顺利地拉回了5吨消毒水。

    “他又是代办员,又是参谋人员,每天来得比员工早,走得也最晚,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为我们解决了很多难题!”江红说。

    对韩玉龙赞不绝口的,还有海塑南邦铝业公司常务副总黄强:“开通天然气的手续只用半天就解决了,我们实现了复工2天之内出产品。光凭这一点,就甩开竞争对手半个身位!”

    在南川,像这样的驻企“特派员”有1000多人。他们上连区级部门“天线”,下接企业一线“地气”, 是企业与政府信息畅通的桥梁和纽带。从员工进厂到产品出厂,从企业生产、原材料购进、产品物流运输,到员工消毒测体温、吃饭间距、住宿隔离等细节,帮助企业做好复核、督导、联络、协调工作,做到防疫、生产两不误。

    经“特派员”的牵线搭桥,当地先后高效协调解决了先锋氧化铝和水江氧化铝厂从涪陵运入铝钒土、中涪南热电从万盛调运电煤、三不加食品公司运送货物到成都等企业物流运输问题。协调金融机构,为博赛矿业集团办理贴现8000万元、为水江氧化铝公司到期1亿元贷款办理分期、为重庆嘉通机动车检测集团公司到期500万元贷款办理展期等,有效保障了企业复工复产的资金需求。

    “一对一”联络帮扶机制的创新运用,为有序复工复产按下“加速键”。截至发稿,南川区企业复工复产率99.6%,其中规上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率达100%、限上商贸服务业复工复产率97.5%,全区133个重点项目、民生实事有序启动、相继开工。

南川区大观镇铁桥村工作人员走村入户,了解村民春耕组织情况。新华网发(汪新 摄)

    着力稳住经济预期

    作为当地支柱产业之一,南川旅游市场的恢复情况备受外界关注。

    位于金佛山西坡的两江假日酒店,春节前444间房中的九成被预定了出去,疫情发生后,这些订单退得一干二净。

    “春节假期收入通常占我们全年近20%,这个春节的确不好过。”酒店负责人刘祥坦言。

    2月22日,南川区宣布今年内全国一线医护工作者游览金佛山、神龙峡、山王坪景区,凭有效证件免本人景区门票、索道票和3名家人景区门票;同一天,上述景区针对非重点防控地区的自驾游客(限7座以下1-2日游散客)率先开放。

    “这些政策的短期刺激作用可能比较有限,但从长远看,有助于市场主体保持信心、积极创新运营方式。”有业者认为。

    南川区还出台了10条适用范围更广的政策措施,涉及租金减免、贷款支持、财政帮扶、土地开发、要素保障、就业创业、兑现政策、物流运输、货物堆场、联系帮扶等,支持全区各行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共渡难关。

    “招商引资工作也在积极推进。”南川区负责人介绍说,和以往不同的是,招商部门改“面对面”交流为“屏对屏”“线连线”沟通,通过互联网、电话、微信、邮件等“云端作业”,加强与客商的沟通联系。利用这些方式,当地目前已在工业、旅游、中医药等领域成功引资50多亿元,另有一批项目已进入线上洽谈协议细节阶段。

    

编辑: 李元元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11125643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