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第二批重庆支援湖北医疗队休整1周后今起再“上岗”

  第二批重庆支援湖北医疗队15名队员集体合影。(受访者供图)

  3月3日,经过一个星期的休整后,第二批重庆支援湖北医疗队(下称重庆第二医疗队)将再次“上岗”。

  重庆第二医疗队共有15名护士,来自市急救中心、市六院、市肿瘤医院三个单位,于1月28日抵达武汉,2月1日进入金银潭医院,开启了在前线“第一阶段”工作。

  “重庆来武汉援助的市级医疗队中,我们是来得最早、人数最少的一批,且分散混编在不同区域。但是,我们从未轻言退缩。”重庆第二医疗队领队张晞说。

  工作 一句肯定,所有付出便值得

  张晞:我们从未轻言退缩

  谭丽:只要忙起来,就不易疲惫

  梁娟:每次轮到“长班”,就觉得要瘫了

  徐娟:大家很努力,有9名队员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肖丽:收获,应该是大于付出的

  刚到武汉时,谭丽每次上了夜班就会失眠。

  “身体很疲惫,但就是睡不着。”谭丽说,只要遇到这样的班,她一天的有效睡眠时间,只有2小时左右。

  睡眠不够,上班怎么办?谭丽的回答是“找事做”。她说,只要忙起来,就会觉得时间过得快,反不易疲惫。所以,在武汉的前两周,遇到夜班,谭丽都是硬撑过来的。后来,谭丽逐步适应,张晞又通过安眠药对其进行了调节,谭丽失眠的情况才得以解决。

  梁娟也有因“排班”而产生的困扰。她有一个“长班”是这样的:8点-10点、12点-15点、18点-23点、第二天的6点-8点。

  遇到这个班,梁娟要从第一天的早上8点,上到第二天的早上8点。期间虽然有休息,但因为时间零碎,她只能等在医院。

  “每次上完这个‘长班’,我就觉得要瘫了。”梁娟说,这样的班很辛苦,但不算多,自己也会尽量找时间调节。

  除了医务工作,队员还要兼顾其它事,重庆第二医疗队临时党支部副书记徐娟便是如此。

  “大家很努力,有9名队员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作为副书记,我要负责对他们进行考察。”徐娟说,在前线考察要麻烦一些,如果队员跟她同一科室,她可以自己观察;若不在同一科室,她需要通过其他人侧面了解情况,工作量不小。

  此外,她还要负责日常的会议记录等工作。在武汉期间,她负责的会议记录已有10篇以上。

  虽然辛苦,但每一次肯定,都给他们带来动力。

  “到武汉那天,刚下车,一个随行人员便走过来说‘护士妹妹,我来帮你拿行李,谢谢你们来帮武汉’,那一刻我觉得特别温暖。”肖丽回忆说。

  她说,前线真的很辛苦,但是每次遇到患者、同行肯定自己时,大家便感觉,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

  “收获,应该是大于付出的。”肖丽说。

  生活 努力让自己更充实

  朱莎莎:不能工作完就睡觉,必须自己调节状态

  李娟:制造点“热闹”,排解休息时的孤独感

  周璐:一定把物资分配到需要的地方、需要的人

  在武汉期间,朱莎莎有一个“爱好”:在房间里时,她会把自己包里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然后归类,再一件件放进去。有时候,她会把房间当做自家卧室,然后着手布置房间的摆设、布局等。

  朱莎莎说,工作再辛苦,也不能工作完就睡觉,必须要调节自己的身心状态。

  她的调节方式还包括追剧、看短视频等。在休整期间,她还拉上几个队友,一起在手机上玩联机小游戏。“尽量给自己找事做吧。”朱莎莎说。

  李娟在休息时,则喜欢给自己制造一些“热闹”。

  “出于安全,我们都是单独住一个房间,平时也尽量不见面,难免会有孤独感。”李娟说,她在武汉时会写日记,而在写的时候,就会打开电视,把声音开得大声些,要不就是用手机大声放音乐,总之要在房间里制造些声音。

  她还很喜欢跟一个朋友视频聊天,看看朋友家的宝宝。她说,朋友的孩子非常可爱,每次看到时,自己都觉得很幸福。

  周璐在休息期间,不用自己“制造”事情,因为她要协助张晞进行物资统计与分发。

  分发物资也不简单。比如,医疗队刚到武汉时,既有医疗物资,又有生活物资,周璐要先把物资挨个统计,再平均分发。等到第二次发物资时,她又要找每个人统计物资使用情况。

  “物资不能确保每次都充足,所以在分发时,我要根据实际情况,优先满足有需要的人。”周璐说,比如有些药物,她要统计哪些人剩得多,哪些剩得少,然后再根据情况,先分配给缺乏的人。

  亲情 家人的爱一直陪伴着自己

  李男:父母的关心,让我觉得家人一直在身边

  吴林娟:长辈平时不好说出口的话,通过家书“说”了出来

  陈茜:孩子总说,妈妈在手机里

  周香:睡不着时,男友就会讲故事帮我催眠

  “愿你在前线像花木兰般勇敢。”休整的前两天,李男收到父亲的家书。李男本该名“兰”,但父亲希望她能扛起更多的责任和担当,便改为“男”。

  李男说,父亲是一位老师,平日里看起来很严肃。但这封家书的字里行间,让她感受到父母的关心,也让她觉得家人一直在身边。

  吴林娟也在差不多的时间收到了一封家书。家书里说:“我们在家等你平安归来,一起吃火锅!共度春暖花开!”

  这封家书是吴林娟公公写的,这让她有些意外。她说,平时家里相处融洽,但长辈们很少会说这类话。

  “后来我问过为什么会有这封家书,家里说,这样表达起来,会直接一点。”吴林娟说,长辈们平时要含蓄一些,让他们当面说这些话,可能不好意思说,通过文字的方式,反而可以说出口。

  陈茜在前方,她几乎每天都要和家人视频。有一次,孩子出门摔了,额头留了一个疤,丈夫一开始都不敢让陈茜与孩子视频,就是怕她看到孩子后会担心。此事被陈茜得知,自然也免不了心疼与愧疚。

  “如今每次丈夫问孩子,妈妈在哪里?孩子总回答,妈妈在手机里。”陈茜说,出发前,因为任务急,时间紧,离开时都没能拥抱孩子一下。她很想孩子,但回去后,还要隔离14天。而且,为了安全,她恐怕要多等半个月,才敢还上欠孩子的那个拥抱。

  周香即使在前方,也一直被男友呵护。

  “他总是陪我聊天到很晚,最晚的一次,是凌晨两点。”周香说,此前因为疫情,男友在家没上班,有时间陪她煲“电话粥”。如今重庆方面逐步复工,男友还是会利用空闲时间,对周香嘘寒问暖。

  “睡不着的时候,我就要他讲故事给我听,帮我催眠。”周香说,每当这个时候,男友便会去网上找一些故事,在电话那头念给她听,直到她睡着。两个人聊天时,每次都是周香睡着后,他才会睡。

  友情 在前线我们都是一家人

  黄爽:上班时,我们都是相互监督、相互关照

  匡丽娟:在这里,不管天南地北,就是一家人

  吴豪杰:经常和湖北的护士一起聊天。他们还说,等疫情结束,要来重庆聚

  队员们在来之前,不一定都彼此认识,但在前方,他们便要相互依靠。

  黄爽和周璐此前不是一个单位,在武汉却分在一个科室上班。同为重庆医疗队的成员,两人很快成为好朋友。

  “上班时,我们都是相互监督、相互关照,比如穿脱防护服,照护病人的具体操作等。”黄爽说,有一次自己还在上班,突然得知周璐身体不适,她马上询问相关情况,并嘱托她用药。

  随后,得知周璐须休息几天,黄爽便主动帮助周璐清理了在病区的柜子,希望能够让周璐少些顾虑。“当时也是希望她身体尽快好起来,回来后也可以少做一些杂事。”黄爽说。

  “在这里,不管天南地北,就是一家人。”匡丽娟说,平时,团队里谁不舒服,或者谁有个需要,大家都会马上响应,也会立刻提供药品或其他帮助。

  匡丽娟说,这也是一种缘分,大家就是一个团队,都代表重庆,也只有团结在一起,才能战胜困难。

  除了医疗队内部,队员们也和当地的志愿者、工作人员保持很好的关系。

  重庆第二医疗队唯一的男护士吴豪杰,进入金银潭医院不久,便遇到两位湖北的男护士。他立刻主动交流,几个人很快熟悉起来。

  “大家经常一起聊天。他们还说,等疫情结束,要来重庆聚。”吴豪杰说,在前方一起奋战,这样的经历很难得,大家也很珍惜这份感情。所以,当谁有需要时,其他人总愿意提供帮助。

  据了解,重庆第二医疗队在前期不了解情况时,吴豪杰便通过他在武汉认识的新朋友,帮助队里解决了不少问题。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5653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