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那个计划春天摘穷帽的汉子,怎样了——回访“押宝”榨菜的重庆涪陵区贫困户袁亮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张典标、张博令

  袁亮能如期脱贫吗?疫情发生以来,这是记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去年12月,《新华每日电讯》刊发《涪陵:这碟“小菜”如何为脱贫立大功》,讲述重庆涪陵区百盛镇中心村的贫困户袁亮,把自己脱贫的希望押宝在青菜头上的故事。去年袁亮种了三十多亩的青菜头,其中有二十多亩是揽的村里的荒地。第一次采访袁亮时,他信誓旦旦地说,“开春卖了青菜头,明年脱贫不用愁”。

  青菜头就是制作榨菜的原材料,每年9月份播种,春节后开始抢收,得赶在雨水前结束“战斗”。砍收榨菜是个体力活,榨菜亩产2.5吨到3吨。每年砍收榨菜的黄金时间,除了值班留守的,涪陵区几乎所有的党员干部和学校老师,甚至企业员工都主动参加砍收榨菜的大会战中,给贫困户、缺劳户和种植大户免费务工。

  在“榨菜之都”涪陵,甚至以往春节走亲戚的主要项目,都是下地帮亲戚砍收榨菜,热闹得很。

  除了制作榨菜之外,春节前的青菜头也作为鲜菜销往北方。今年1月15日,记者在涪陵采访青菜头鲜销情况时,第一次回访了袁亮。

  那时地里的青菜头还在猛长个,袁亮舍不得提前砍收。他打算等春节后榨菜长得更胖一些,再以760元一吨的保护价卖给当地的合作社。他说:“这个冬天气候温暖湿润,最适合青菜头生长。这次准是大丰收。”

  他压根没想到,几天之后,发生在几百公里之外的疫情就打乱自己的计划。

  1月30日,记者致电中心村合作社负责人况小华,了解榨菜种植户受没受疫情影响。

  况小华告诉记者,为了防止感染,今年不让走亲戚了,也不再请村外人员帮忙砍收,返乡的村民也得隔离。就这样,原本不是问题的劳动力突然成了问题。

  况小华和种植户商量决定,初三就开始砍收青菜头,比以往提前一周多。同时,对雨水后还没来得及抢收的青菜头,依然以保护价收购。

  3月2日,青菜头砍收已经结束。当地有无发生疫情,种植户受没受损失,袁亮能否如期脱贫?记者再次电话回访况小华和袁亮。

  袁亮告诉记者,没有了那些“外援”,自己忙坏了。每天刚能见着亮,他和媳妇就翻身下地,午饭都是两个孩子做好再送到地里。赶上下雨,夫妻俩也得下地。地里泥滑得很,摔跤是家常便饭。

  中心村还保留着帮工的传统。夫妻俩忙不过来,哥哥、嫂子、母亲、邻居“该出手时就出手”。袁亮还雇了村里三个贫困户,每人每天80元。“这些人一直在村子里,没出过远门,没有得新冠肺炎的风险。”袁亮解释。

  袁亮家土地分散,他把帮手们安排在不同的地块上,避免集聚。村干部和合作社也给他们发了些口罩,支持村民抢收青菜头。

  经过近一个月的“战斗”,袁亮的30多亩地收了近80吨青菜头,扣除肥料和雇工成本,能挣4万多。脱贫不是问题。这还仅仅是一季的收入。

  “多亏了延长了收菜时间和村民互相帮工,榨菜种植户基本没受到多大损失。”况小华在电话里如释重负。他说,基本上每个榨菜种植村都有负责收购的合作社,即使一些地方封村,对种植户也没多大影响。

  涪陵区农业农村委数据显示,今年全区榨菜砍收160.81万吨,比去年增长0.4%;销售总收入141681.29万元,较去年增加6153.79万元;收购加工105.23万吨,较去年增长1.38%。“青疙瘩”没被疫情耽误,如期变成了“金疙瘩”。

  中心村至今没有发生疫情。随着各地复产复工,一些村民陆续外出务工。原本也该出门打零工的袁亮还“宅”在村里。他说:“他们出去之后,我就继续把他们的闲地、荒地揽过来,春夏种些南瓜、西瓜,秋冬种榨菜,一点不比打工差。”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5655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