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湖北救援日记】在武汉,重庆“战士”冲锋在一线

    作者: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第五批援湖北医疗队临时党支部书记、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 王舒

    时间:3月13日

    地点:武汉市中心医院

在工作中的王舒

    假如我是天使

    我会挥动洁白的翅膀,

    把平静的呼吸还给病房里的每一个人,

    让他和她都不会再有

    死别生离的绝望,

    让所有的悲伤都终止在樱花盛开的时光。

 

    假如我是天使

    我会举起闪亮的魔法棒,

    让幸运眷顾奔走在这场战役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很普通,

    但手挽手就能越过寒冬。

    他们虽是微光,

    但积蓄着能够驱散黑暗的力量。

 

    假如我是天使

    我想乘着江风回到一衣带水的家乡,

    驰援武汉那一晚,我们的队伍快速集结,

    孩子还在沉睡的梦乡,

    提着行李匆匆出发的时候,

    只抚摸了他稚嫩的小脸,

    还没有来的及跟他说一声:宝贝,再见……

 

    可我,不是天使,

    凡人之躯,怎敢与神灵比肩?

    可即使我不是天使,

    我也敢以这凡人之躯,

    冲锋在病魔之前,

    挺立在生死之间。

    我们递上的是一张张盖着红手印的请战书,

    我们肩负的是千家万户转危为安的希望。

    谁道江城应不好,

    华夏处处是吾乡!

 

    是的,我不是天使

    和死神较量的战场是一场硬仗。

    所以 如果我回不来,

    请不要悲伤。

    接过我生命的火把,

    待春暖花开,

    山河定无恙!

    你的样子,就是重庆医疗队队员的样子,就是中国白衣天使们的样子。

    2月21日,领命出征,那晚深夜,我们抵达武汉驻地,安顿好已经是深夜十二点。经过前期紧张繁忙的穿脱防护服训练与考试后,我们很快到达了这特殊的“战场”——救治患者的第一线。

    我、赵金川、邓金鹏、尹长梅、冉莉丹五名同志,分到了武汉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这个临时改造而成的监护室里,正有十多位新冠肺炎危重患者在接受治疗,他们大多数存在呼吸衰竭,尽早改善缺氧症状是治疗的关键。

    第一天上临床的时候,就遇见了气管插管、深静脉置管等紧急情况,还包括吸痰、取鼻咽拭子,这些都是高风险操作,每一项操作,都需要与患者密切接触,我们与患者口鼻的距离不到三十厘米。与此同时,我们又必须带着三层手套,这就要求我们不仅需要熟练的技能,还需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

    我们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互相调侃,大家穿得像超能陆战队里面的“大白”,也要像大白一样,足够勇敢、足够强大、足够温暖。

    今天,我们像往常一样,在夜色中来到病区。严谨细致地穿上双层口罩、隔离衣、防护服、鞋套、靴套、护目镜......穿戴完这一系列,就感觉到有点呼吸困难、行动不便,但“战斗”才刚刚打响,随后,我们依次进入污染区,去进行必须的夜查房。

    查到2床这个老爷子的时候,发现他的氧饱和度波动较大,追溯患者最近一次血气分析的结果,提示患者氧分压极低,调整过呼吸机参数及反复吸痰后,低氧仍难以纠正,氧饱和度仅能维持在90%上下。

    这时,俯卧位通气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手段,但是夜间人手较少,这个操作是有难度和风险的。正在我沉思的时候,赵金川好像看出了我的犹豫,站出来说:“你是不是想做俯卧位,我来吧,我是男生,我去床头,护住气管导管,你们负责病人的四肢就可以了。”

    说完之后,他没有犹豫,拿起面屏就到了床头,俯卧位通气是一个看起来简单,但是具体操作起来特别繁琐的事情,就是要让患者从仰面朝天睡转变成“趴着睡”。患者身上有气管导管、胃管、尿管、深静脉导管及血滤管等多根生命通道,翻转患者时候一定要大家行动一致、小心细致才行。

    所幸,我们和多名护士一起,顺利完成体位变换,在床旁守了大约两个小时以后,患者的氧饱和度也慢慢升了上来。

    这时,我看见,赵金川的汗水,以及顺着脸庞,留到了眼睛里。等我们从污染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他的洗手衣,已经湿透了,冷风一吹,可以拧出水来,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望着他的背影,此时眼前一片模糊,这个瘦瘦的男生,背影竟变得如此伟岸......

    冉莉丹,为了能够尽快开展血液灌流技术,在武汉中心医院设备不同型号不同厂家的情况下,她抓紧时间学习使用各种设备,仅用了一个班的时间,就学会并掌握了对她来说全新机器的用法,并在后来的工作中都承担了病区血液灌流及crrt操作。

    邓金鹏,作为为数不多的男护士,在高风险和需要体力的地方,总是有他。他是个细致的男生,总是会把事情做得妥妥帖帖,我们都在开玩笑,希望国家可以分配一个女朋友给他,他总是羞涩一笑,继续默默地帮我们领饭,发物资。

    尹长梅,出发前,家里的小孩和老人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在老家暂时回不来,连奶粉供应都有一定困难。但听说前线缺重症的护士,她依然毫不犹豫地出来了,我问她,小孩怎么办,她眼里泛着泪花,跟我说,舒姐,没关系,家里面只是小麻烦,我们自己会想办法,救人最重要;再说实在没办法的时候,组织会帮我的……

    来武汉23天来,每个人都跟真正的“战士”一样冲锋着,在临床一线不断战“疫”!

    我看着他们一个个,代表急救中心出征的“重症人”,让我既心疼又骄傲。重症,是一个特殊的领域,既要求有内科的细致,又要求有外科的迅速,同时因为面对的是急危重症患者,要有更多的付出与辛苦。他们是父母、也是子女,但在此刻,他们抛下了那些身份,只留下一个最重要的身份——白衣天使!

编辑: 韩梦霖
图片中心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5714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