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立法进度提速 7项问题清单为立法找准靶向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江津区某街道社区卫生中心连向居民小区的通道一度被居民们自行贴上了“封条”。“居民担心有病毒传播。”该中心工作人员表示,中心设在居民区,46名工作人员要为辖区14万居民提供预防接种、传染病防控、免费体检、健康教育等多项基本健康需求,全中心人员超负荷运转已成常态。

  这是近期江津区人大常委会在关于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情况的调研中了解到的一个案例。事实上,公共卫生机构设置不够合理、人员编制数量配备不足的问题在我市并非个案。

  3月24日,在《重庆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草案)》起草工作领导小组召开的第一次会议上,一份立法问题清单(征求意见稿)就将该问题纳入其中,并拟从立法角度解决当前重庆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存在的突出问题。

  这份清单梳理出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建设存在短板、公共卫生应急能力不足、公共卫生人才队伍建设落后、突发急性传染病存在“防控——治疗”分离、卫生应急响应机制落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救治体系有待完善、应急物资储备机制存弊端等7项问题。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立法进度提速

  《重庆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原本不属于5年立法规划项目。

  3月12日召开的市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主任会议通过的《重庆市人大常委会2020年立法计划》显示,该条例已新增为预备项目,并将按照审议项目全力推进。

  “这意味着,该条例将加快立法进度。”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在关于该条例立法工作推进情况的汇报中表示,截至3月24日,该条例筹备阶段的大部分任务已告完成,开启了调研起草阶段的工作。预计今年3月至6月上中旬,将开展市内外调研,并于4月底形成条例文本草案的初稿,6月底形成条例文本草案的征求意见稿。预计在11月左右,在先后向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主任会议汇报立法相关情况后,该条例草案和起草说明将提请市人大常委会审议。

  当前重大疫情救治体系基本满足救治需求

  市卫生健康委关于该条例立法工作推进情况的汇报显示,目前全市有1个市级和39个区县级疾控中心,建立了以疾控中心为核心,结核病防治所、健康教育所等公共卫生机构为补充,县级及以上公立医院为支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网底的市、县、乡三级疾控服务网络,为全社会提供传染病、地方病、寄生虫病、慢性病等防控服务,履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健康危害因素检测、评价、干预和健康教育等职能。

  全市各区县卫生健康委均设有卫生应急办公室,各级各类医院成立了应急办或指定医务科(处),负责卫生应急工作,形成统一、规范的组织指挥体系。市级组建了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和国家突发中毒事件应急处置队2支国家级队伍,39个区县组建了137支卫生应急队伍。

  当前我市的重大疫情救治体系是以市公共卫生医疗救治中心为核心,市级综合医院传染病科室、区县级综合医院传染病院区为支撑,基本能够满足救治需求。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全市设立4家集中救治医院,48家区县定点医院,全力开展集中救治,收治率和集中救治率达100%。

  基层过度依赖市级专家组和市级应急处置力量

  与此同时,市卫生健康委还梳理出公共卫生法制体系不完善、疾控体系建设亟待完善、重大疫情应急救治能力薄弱、应急物资储备机制不够完善等此次疫情防控工作中暴露出的问题,形成问题清单,为立法找准靶向。

  重庆日报记者注意到,在《重庆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草案)》问题清单(征求意见稿)中,“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建设存在短板”被写入了问题的第一大项。

  “区县级及以下卫生应急工作基础较差,在疫情防控处置中,基层过度依赖市级专家组和市级应急处置力量,难以依靠自身的研判和队伍开展处置。”问题清单显示,当前的信息报告工作的规范化、程序化、制度化、信息化水平也不高,全市除国家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外,我市没有统一的疾控、卫生应急信息化平台,不能在各业务板块间实现信息共享,也不能与医疗机构互联互通,无法及时掌握情况。

  疾病防控最前线基层人员转行、跳槽频繁

  “公共卫生人才缺乏,专业、年龄结构有待进一步优化。”这是江津区人大常委会开展相关调研过程中,该区卫生健康委提出的一项建议。

  在问题清单中,该类建议被总结为“公共卫生人才队伍建设落后”,主要体现在人员编制数量不足、高层次人才稀缺、人才出现流失等3个方面。

  问题清单显示,由于公共卫生机构绩效保障不高,疾病防控最前线的公共卫生人员尤其是基层人员,工作量和压力大,职称晋升相对困难,经济收入和职业获得感匹配程度低,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人员转行、跳槽频繁。

  问题清单还显示,公共卫生与医疗机构的分工协作机制不全、联通共享环节欠缺,存在“防控—治疗”分离的问题。

  此外,各级医疗机构、高校缺少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这增加了疾控中心的检测压力,更不利于早期从临床上分离病原体以及后续基础研究的展开。

  缺少可快速改变用途的“平战结合”感染病区

  据了解,当前我市执行的《重庆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专项应急预案》为2007年制定,与疾病变化、机构改革、经济社会发展已经不相适应。

  问题清单显示,重大新发、未知传染病缺少细致的分级响应措施,相关单位和部门响应程度和具体措施严格程度不一。

  “这次疫情,也从侧面暴露出应急储备能力的问题。”有关专家提出。

  问题清单总结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救治体系有待完善”和“应急物资储备机制仍存弊端”两个方面的问题。

  目前,全市缺少可在突发情况下快速改变用途的“平战结合”感染病区。“建议按照规范的传染病防治标准,根据人口规模,进行传染病医院和综合医院内独立传染病区建设。”在江津区人大常委会进行的相关调研中,有关专家建议,如此,一旦爆发疫情,可迅速改造成为能够满足一定规模感染性疾病患者救治的专用病区。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5763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