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湖北救援日记】“我们是陆军军医大学来的,是解放军!”

刘娟工作照。新华网发 受访者供图

  作者: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副主任医师 刘娟

  地点:武汉泰康同济医院

  时间:3月26日

  春分过后,随着疫情持续好转,武汉近几日有了不少烟火气。不少重庆的朋友都关心地问我“刘医生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快了,虽然归期未定,但武汉从4月8日零时起将正式“解封”,等到那时估计也差不多了。而现在ICU里的患者还需要我们继续治疗,我们还需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两周前,46岁的老孟转入科里,新冠肺炎合并脑梗塞,是目前收治的患者中最年轻的一位,只比我大几岁。

  初次见面,他的身体左侧已经偏瘫,气管插管近1个月。作为神经科大夫,我需要对老孟进行专科查体,以判断其意识状况,决定下一步治疗方向。

  病房里,各种监护治疗仪传出“滴滴哒哒”的声音,我走到他的床边。老孟和大多数重症患者一样,全身连着各种管子,光静脉泵的药物就有好多种,一个月都靠经口腔置入的气管导管接呼吸机辅助呼吸,嘴巴肿胀,无法闭合也没办法说话,痛苦不言而喻,一直处于似睡非睡的状态。

  我轻轻唤醒他,让老孟通过姿势语言进行回答,从而检查他的神志是否清醒以及认知、运动等功能是否正常。

  “您好,知道我在叫你吗?如果知道,就眨一下眼睛!”老孟眨了眨眼睛。

   “今年多少岁了,可以用手指比给我看看吗?”他举起右手,比了个四,然后拉着我的手,做了一个六。

  不错!患者意识清楚,执行指令完成得很好,描述准确。可是由于高血压和多次的脑梗塞,他偏瘫的左侧肢体失去了知觉,有些萎缩。看着病床上的老孟,本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如今却因新冠肺炎和脑梗塞,只能孤独地在ICU里,与家人隔绝,我不禁眼眶湿润了,护目镜下也起了水雾,身感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接下来的几天,老孟的病情一直反反复复,高热癫痫,每次都把他拖到了生死边缘。所幸,在科室主任蒋东坡等专家带领下,大家一起研究治疗的每个细节,关注着他每天的生命体征,痰培养、血培养结果,药物使用情况等等。终于,老孟的病情稳定了下来,他的精神状态也恢复了不少。蒋主任叮嘱我们,可以多跟患者摆摆龙门阵,这样能从精神上给予他们支持,不要小瞧语言的力量!对此,擅长认知与心理治疗的我非常认同。

  每次进入红区,处理完事情后,我就会走到老孟的床边,和他聊天。老孟总眨巴眨巴眼睛,很专注地听我说。通过眼神和姿势,我知道他是明白的。

  几次下来,只要听到我在门口说话的声音,老孟都会探着头,招手让我进来,听我给他聊重庆的夜景、重庆的火锅和我们的医疗队。

  我轻轻握着老孟的手问,“您知道我是谁吗?”他口角微微翘起,右手指着我面屏上的“医”字,笑了。我点点头,“对,我们是医生!”

  “您知道我们是哪里来的吗?”我又问,他摇摇头。“我们是从陆军军医大学陆军特色医学中心来的,是解放军!”我俯身在他耳边说,老孟突然紧紧握住我的手,泪水止不住地流。我知道,这句最让他放心的话,一定会给老孟信心和力量!

  十几天的相处,我和老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每次看到他望着窗外期待的眼神,多希望他能早日康复,早日与家人团聚,重回意气风发的样子,愿山河无恙、你的岁月再无伤!

编辑: 陈雨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75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