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汇聚战“疫”力量 重庆作家在行动

  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战斗中,重庆本土作家们虽然身“宅”在家,心却始终牵挂着前线。他们以笔为枪、著文为戈,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投入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在市委宣传部指导下,重庆文艺网持续推出相关作品展示。今天,就让小编和大家一起,来看看重庆作家们如何以笔为枪、汇聚战“疫”力量——

  逆风踏雪向“方舟”

  文/王福梅

  

  2月15日,医疗救援队赴武汉第十日,漫天大雪。

  雪夹风,风裹雪,飞花落絮,白茫茫一片。

  简富琼从晚上七点到凌晨一点值班,她负责东西湖区武汉客厅方舱医院C厅B区护理工作,与护理小组共同管理小区198张病床,170个病患。

  下班回到宾馆凌晨三点过,匆匆吃完饭睡下,醒来已是中午。她坐在床边吃午饭,看窗外的雪景。

  短暂休息时间难得而宝贵,外面的世界,让简富琼心里涌起莫名的感动。

  她听到雪落的声音,听见花开的声音,也感受到病毒的肆虐。江汉的雪景没能让她心中喜悦。

  此时,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收住近两千病患,此刻首批十七位患者出院,这让落雪的武汉暗香浮动。

  医疗队赴武汉十日,每分每秒都在打硬仗,都在跟冠状病毒抢夺生命。

  2020年鼠年情人节,奔赴武汉的简富琼收到老公大红包,丈夫希望她平安归来。

  对于方舱医院的病人,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这个情人节的情爱与医务人员紧密联系在一起。没有花前月下,没有鲜花和亲吻。救护,传递着爱,传递期盼与祝福。

  同事拿回来折纸,简富琼和周丽丽与同事折千纸鹤。姜黄色的千纸鹤上面写蓝色的字: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千纸鹤承载着美好祝愿,送给病人。单调清冷的病房有了色彩和动感,爱意充盈。

  一位男病友把千纸鹤送给同时治疗的妻子,他深情地说:祝老婆早日康复,我也早日康复,夫妻双双把家还,以后每天都是情人节。

  周丽丽留下热泪。

  2月17日,医疗队员转战到武汉蔡甸区沌口方舱医院,这是武汉开辟的第十所方舱医院。

  这天,张立明医生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值最后下午班。跟往常一样,一切有序进行。14点正式上班前,自上午11点开始,吹干头天洗的工作服,领盒饭,进餐,整理上班物品,重点是筒靴、尿不湿、洗手液。

  准备完毕,乘坐服务车前往方舱医院,清洁更衣,穿防护服。半小时后进入隔离区接班。

  

  半月前,即2月5日早上8点,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员李国庆、张立明、周丽丽、简富琼到达武汉火车站。他们是重庆市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急诊科和其他科室的医护骨干,请战受选派,随重庆市第四批援鄂医疗队出征。

  列车上,他们围坐在车厢里,反复学习讨论新型冠状病毒防护知识,筑牢防控防线。在等待进入方舱医院时,反复练习穿脱隔离衣。

  到达当天下午,成立国家(重庆)紧急医学援鄂医疗队临时党支部,党员在党旗下宣誓。张立明说危难关头党员就应该冲锋在前。此刻,战胜疫情的决心如此坚定。

  在方舱医院,李国庆医生和队员经历多个不同寻常的第一次。

  戴口罩、护目镜,李国庆面部第一次出现压疮。

  2月6日李国庆和张立明首批进入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工作6个小时下来,揭开口罩,鼻头红肿,出现多处小白点,发生3级压疮。

  临床戴防护装备,发生压疮并不鲜见,此时却非同小可,一旦水泡破裂,被感染风险很大。

  李国庆着急。千里驰援,出师未捷,岂能因此退下。当晚,他上网搜索褥疮贴,网购却救不了燃眉之急。

  周丽丽帮忙,她向兄弟医疗队求救,重庆兄弟医院医疗队员送给药物和压疮贴。用药以后好转,战友让李国庆休息,他等不及。班上仅5名医生,忙不过来,第二天他照常上班,从未休息。

  张立明第一次穿尿不湿,说跟坐沙发一样,舒服。病房椅子又冷又硬,穿尿不湿坐下去软软的,暖和。八十年代出生的他,小时候从未用过尿不湿。

  张立明的话,把同事逗笑了。笑舒缓紧张工作氛围,带来轻松愉悦。

  笑中带泪,笑鼓励人前行,让苦难不那么沉重。

  简富琼2月9日第一次进武汉客厅方舱A厅,她早上4点50分起床,吃两个鸡蛋,仅泯两小口温开水。5点30分出发,约6点过到达客厅。

  她负责A厅D区护理工作。首次穿防护服,很紧张,手抖心颤脑子乱。快速穿好防护服后,反复检查几遍,确信自己无任何疏漏,才进入方舱。

  踏进方舱那一刻,看到眼前的病人,跟过去接触的病患没什么不同,她的心立刻变得安定从容。跟往常一样,她有条不紊做日常护理工作,交接班,遵医嘱进行治疗和护理,领餐派餐。

  周丽丽2月10日第一次进方舱医院。那日晚上收治达400多病人,那时A厅已收治800多病人,B厅收治500多病人。

  穿防护服,笨重迟缓,看不清地面,怕踩空摔倒,周丽丽有上太空的感觉。

  儿子书法老师赠给医疗队十六字令,表达她此刻心情。

  征。烈烈寒风冠疫生,辞家小,无惧病魔狰。

  她把医疗队比作方舱医院开荒牛,说我们打出来这片战场,一定要胜利。

  穿过三道门,周丽丽看见宽阔的大厅挤满了人,有的在晨练,看来心情平静,估计这情形做心理护理压力不会太大。

  接班后,开始熟悉环境,了解病区病人状况。此时病人各种询问,如早餐何时发放,医生何时来查房。还有病人来拿口罩。

  平时轻松完成的事,此时却很困难。出不来气,呼吸难受,不敢乱动。多动一下累,汗水顺着背流下来。护目镜起雾,下班后摘下,水珠荡来荡去。

  A厅收满病人以后,晚上周丽丽从A厅转战B厅。

  进方舱前,丽丽和富琼每天反复练习穿脱防护服,进舱时已是妥妥的,信心满满。她们必须保证自己不被感染,因为一旦个人感染,数百同事都会处于危险之中,

  先期首批进方舱医院的李国庆从前方发来照片,让她们了解方舱情况,熟悉护士更换防护服的情形,看过心里有数,更加踏实。为让她们看得更仔细,李国庆去女更衣间拍照,不料引起误会,被女士轰出来。

  周丽丽心存感恩,称李国庆是暖心帅哥医生。

  并肩战友,不是孤军战斗。未有过合作,却默契照应,把手伸给队友,彼此获得力量。

  

  2月9日,李国庆医生值班。

  常规查完房后,李医生注意到自己管的一个女病人蹲广场大厅哭泣。病人一只手按着肚子,另一只手抹眼泪。

  李医生走过去,询问她哪里不舒服,她说肚子痛,恶心,想吐。李医生扶她到病床上查体。患者四十多岁,轻症,合并消化道症状,病情不太严重。

  开具药物后,李医生说:你别担心,你的病情不严重。病人注视李医生,泪水模糊的双眼透出微弱光亮,含着信任,也带着疑惑。

  李医生继而开导说你要有信心,你看全国人民都来帮助你们,帮助武汉了。病人点头。李医生说你有啥问题尽管告诉我们,我们会尽力帮你解决的。

  病人谢过李医生。李医生嘱咐护士重点巡查关注这名患者的情绪。

  后来,患者情绪稳定,病情好转。

  方舱医院病患有的乐观积极,跳舞,打太极;有的身体疾患较轻,精神压力较大,焦虑不安。

  病人入院以后心情急迫,想早日回归生活。每天李医生回答病人最多的问题是自己好久出院,病情好转了没,该吃什么药。

  张立明医生管的一位年轻女患者,反复问他四五遍:我会不会好?病情会不会加重?

  患者三十多岁,刚生产,还未满月。生孩子期间感染病毒,不清楚孩子是否感染。孩子还未断奶,交给姐姐带。她觉得对不起孩子,情绪很不稳定。

  她对张医生说她不想死,死了,孩子就是没妈的孤儿。这话刺痛了张医生的心。

  张医生告诉她大部分病人不会发展到危重症程度,这个病死亡率不高。查看她病历和片子后说,你是轻症患者,病情不太严重。要有信心,会好的。听张医生一席话,患者感到希望,面部愁容渐渐舒展。

  张医生提醒她,目前没有特效药治疗,要依靠你自己注意饮食,加强营养,思想放松,改善心态,提高免疫力,这样你很快就会出院,回家照顾你的孩子。

  病人接受张医生指导,使劲点头。然后默默走到病房,躺自己病床上休息。在张医生与同事的精心照顾下,她的情绪稳定下来,病情在逐渐好转中。

  周丽丽在护理日记中记下2月10日一位病人由焦虑致病情变化,再疏导缓解的过程,她写下心得:要根据年龄结构关注病人的需求。

  552床是轻症女性病人,突然发生血氧饱和度只有89%,这已达危重指标。

  得知情况,周丽丽立即带上氧气枕查看。给予短暂吸氧,再测氧饱和度,上升到97%。指标大有好转,患者还是觉得出不了气。

  周丽丽看看周围,有的一家几口同时感染住进来,这病人孤单,她问:你一个人来这里?

  病人回答是。闺女女婿在家,很担心她,今天没视频通电话,他们会着急。病人想着,病情陡然变化。

  周丽丽叫她把手机拿出来。病人不好意思看她,说自己不会弄手机。丽丽拿过手机,帮她拨通微信视频,鼓励她跟亲人通电话。通话毕,患者才放下心来,不再感到难受。

  周丽丽记录下自己的感受:因为隔离,患者形单影只,没能见到亲人,没人聊天,心里难受。加上不会微信视频,不好跟人说,心里更是焦急,导致病情变化,病情加重。

  

  2月5日早上8点,医疗队到达武汉,此时得知被分配到东西湖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它原为文艺场馆,与金银潭医院遥相对应,又称武汉客厅,设置床位2000张,是武汉最大的方舱医院。

  为应对武汉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2020年2月国家在武汉建立十余所方舱医院。

  《圣经》故事记载,为让诺亚与家人躲避洪水灾难,诺亚方舟花费120年时间建成。

  应战时之需,方舱医院收治大量住不上院的轻症病人,它不是神话,却是生命之舟,是奇迹。

  下午4点到达医院,周丽丽看见房屋外部框架简单搭建完毕,其他设施都没弄好,担心这种情况一时半会收不了病人。

  不料,次日一切准备就绪,眼前让人惊叹。

  连夜奋战,所有病床、隔板及其他物件都已安装到位。方舱医院共设ABC三个舱,构成三个独立空间。各个区设工作站,相当于普通医院的医护工作室。单人床在网格内排列整齐,病患所需生活物品,包括洗漱用品,如杯子、盆子等,床上用品如电热毯、军用大衣,都准备充分。

  李国庆和张立明从事呼吸重症专业十余年,对口呼吸重症疾病方面救治,得知被分配到方舱医院,着重轻型患者救治,起初担心技术含量不高,担心无用武之地。

  随着接踵而来大量收治病人,他们发现自己的担忧变得多余。专业优势已然是利器,治疗病人驾轻就熟。

  2月 6日,接收90多名患者,他们由社区转来,统一送到方舱医院大门口。病人涌至入院处,医院有序收治,忙而不乱。

  李国庆医生接诊,仔细检查,尽快判断。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分轻型、普通型、重症和危重症四型,患者近百分之八十属轻型和普通型,方舱医院专门收治这类型病患。

  李医生根据病情判断病人是否入住方舱医院,为轻型和普通型病患开具入院证。少量重症患者,被送到定点大型医院治疗。

  患者持入院证到护士工作站报到,由护士安排床位,医生再问诊查体,根据病情开具相关药物。

  张立明医生总结方舱医院5个字:大、快、多、少、短。即大规模,歼灭病毒作用大;建设速度快;救治病人多;消耗资源少;短时间见成效。

  医院A区收治近千例病人,一个班6个医生,张医生跟李医生各自管两百多病人。身穿厚重的防护服,工作效率大大降低。动作粗放,说话大声,面罩容易松动、潮湿,风险大,急不得。

  重大疫情,大量病人,呼吸重症专业医生平时见得多,更熟练,更占优势。尽快问出病情,快速判断患者分型,消除隐患。查房跟病人交流两三句话就能抓到点子,抓住重点,尽快判断病情,为病人诊治打好基础。

  重庆医疗组共6个医生,李国庆任组长,要完成医护之间的协调等事务,要分区协作收治病人。

  李国庆出生医学家庭,国庆节出生,妈妈是医生。他从小在医院长大,耳濡目染医务人员救治病人经历。二十二年前无悔选择重症医学,今天能以所学救治病人,他为自己的选择欣慰。

  作为医生,能够在战役中始终与自己的患者在一起,不幸中有幸;作为医生,与病患一起抗疫,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张医生和李医生如是说。

  轻症病人在方舱医院得到有效治疗,此时李国庆医生满脑子是责任。张立明医生写下:不击倒擂台的“敌人”,我就永不放弃。

  

  2月17日医疗队转战蔡甸区沌口方舱医院。

  那头是战场,这头是家乡,同饮一江水。

  亲人、医院领导和同事无微不至关心,盼望他们平安归来。

  临出发前,李国庆妈妈把家里仅有的全部口罩塞给他,爸爸反复检查随身箱子,看有无物品漏掉。

  出发前夜,周丽丽在重庆市人民医院上完夜班,护理一例本院新冠肺炎患者。因走得仓促,她和简富琼没带够随身衣物及防护用品。医院想办法邮寄过来,调给急需防护用品。

  跟爸妈、爱人、孩子视频,报个平安,一切都好。家人牵挂,嘱咐保护好自己。这头,亲情传递,爱在路上。

  雪后,春阳初照,武汉的天气说变就变。

  医疗队转战沌口方舱医院,当天收治33例病患。简富琼推开车窗,窗外又是一番景象。

  雪融化,街面润湿,偶见行人。残雪覆盖着草木,黄褐色的枯枝夹着新绿,抖擞着精神,冲破雪的积压生长出来。

  太阳与蓝天同在,阳光照拂。

  车里循环播放《high歌》,张立明跟着唱: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

  心有灵犀,队友注目,微笑。

  李国庆念及抗疫一线的武汉警察、司机、工人,乃至小卖部老板,他们善良而坚韧。

  简富琼想念方舱医院的病人,他们问她穿这么多热不?穿防护服服累不?他们说老远来武汉帮助我们,辛苦了,你们要保护好自己。

  在武汉,这座城市令人感动。医疗队员与患者,与全国各地驰援同行,与武汉市民汇聚成力量,托举生命方舟。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5786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