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走出大厂搬迁后遗症

    新华社记者周文冲

观众在重庆工业博物馆参观。新华社记者唐奕摄

    重庆大渡口区曾是全国重要军工钢生产基地重钢集团所在地。2011年,工业产值占全区半壁江山的重钢集团环保搬迁,失去经济支柱的大渡口伤筋动骨。半月谈记者采访了解到,近年来,大渡口区借助全国城区老工业区搬迁改造试点的政策东风,转型发展大数据智能化、生态环保、大健康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提升城区环境和宜居品质,以文旅产业激活老工业基地历史资源,初见成效。

    大国企搬迁断供,小城区伤筋动骨

    大渡口见证了重钢和中国钢铁工业的光辉史。新中国成立后,重钢生产的钢材用于成渝铁路、毛主席纪念堂等300多个重点建设工程,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突出贡献,有“北有鞍钢、南有重钢”之称。

    为服务重钢,大渡口于1965年正式设区,形成以钢铁、冶金、建材、机械为主导的重工业体系。高峰时期,区内工业企业达1300多家,“十里钢城”烟囱林立、机器轰鸣。在“国企办社会”年代,大渡口的学校、医院、电影院等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也几乎都由重钢操办。区财政更是依赖于重钢,鼎盛时期的重钢贡献了全区近九成的财政收入。

    其兴也重钢,其难也重钢。2006年,重庆市决定对重钢集团钢铁生产主线及关联产业实施环保搬迁。2011年,在大渡口生产73年的重钢老厂区全面关停。

    后遗症随之凸显。2012年,大渡口地区生产总值和工业总产值分别下降40%和50%,财政收入下降20%。到2013年初,大渡口政府性债务高达150多亿元。

    “重钢搬迁对大渡口是一个较沉重的打击。”大渡口区发改委主任刘振说,重钢搬迁后,不少配套企业相继离开,大渡口面临产业空心化、基础设施滞后、污染治理任务重等诸多挑战,全面转型势在必行。

    再造产业与城市提升同步

    在适应发展的阵痛中,大渡口艰难转型。

    转型首先要转变发展理念,找准方向。“不能再走高耗能、重污染、低附加值的老路。”刘振说,一方面对传统工业产业改造升级,另一方面瞄准新兴产业,弥补重钢搬迁后的产业空虚。

    几年来,大渡口先后引导20多家生产工艺落后、技术含量较低、环境安全隐患突出的油化仓储、铸造、采矿等企业外迁或关闭;鼓励企业智能化和节能降耗技术改造,所有工业企业搬入现代化工业园区。

    相比传统产业升级,通过新兴产业实现产业再造的难度更大。刘振说,因为新兴产业落户看重环境、交通、人才、公共服务等方面,而这些恰恰是老工业基地的短板。

    缺什么就补什么。大渡口着力解决老工业区交通瓶颈,推进棚户区、老旧小区改造和城区环境整治,修复老重钢片区污染土壤,新增公园绿地,建成12个城市公园,年空气优良天数由过去不足150天增加到300多天,“灰色钢城”变身“公园之城”。

    到2018年,大渡口多项经济指标焕然一新。其中,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上升到28%,大数据智能化、生态环保、生物医药企业总数已近700家。刘振说,用了5年时间,大渡口的经济数据才恢复到重钢搬迁前的水平,但质量已由重变轻、由轻变好,并正由好向优。

    激活工业遗产,持续注入转型动力

    在转型探索过程中,大渡口充分挖掘老工业基地遗留的厂房、设备等价值,变废为宝,以文旅产业激活工业遗产,为转型增添新动能。

    2019年9月,利用重钢老厂区建设的重庆工业博物馆正式开馆。大渡口居民胡修琦一家去参观博物馆,长辈指着轧机告诉她,爷爷就是在这个岗位上退休的。胡修琦说,对于不少大渡口居民来说,重钢是他们心中的骄傲,工业博物馆留住了重钢和大渡口的根。大渡口还将原重庆石棉

    厂近2.5万平方米厂房保留原始建筑风貌,改造为文创微企园区,目前已入驻企业近50家,年产值近1.8亿元,带动就业400余人。

    重庆“两江四岸”的城市发展规划也为大渡口带来发展新机遇。大渡口区文化和旅游委主任江存彬说,大渡口将在长江岸线钓鱼嘴半岛等区域打造长江文化艺术产业湾区音乐半岛,布局长江音乐厅、长江音乐博物馆、长江音乐广场等项目,促进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5789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