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知名作家綦江行】王雨:寻梦东溪
2020年04月03日 11:31:43  来源: 新华网

作家王雨

  走进綦江博物馆,一块珍藏在玻璃柜中的石碑引人注目。此碑水牛背大小,略有风化、残缺、断裂。碑上有108个形状奇特、能够断开识别的字符,似象形图案,又似秦小篆。

  “这是我们綦江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指着这块碑,綦江区博物馆馆长周玲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2005年夏,綦江麻柳村村民偶然挖出一块刻有奇怪文字的石碑,周玲和他老师——僚文化学者曾芳煜赶到现场,经过对当地历史沿革和周边地貌调查勘验后,结合资料考证,确认碑上文字为古僚文。僚,读lao,僚人的先祖,为先秦时的西瓯、骆越人以及汉代的乌浒、南越人。僚人中的一支,史称南平僚,在现今重庆市的万盛、南川、綦江一带生活了上千年,又称“渝州蛮”。诗经有曰:“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月出照兮,佼人僚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大体意思为,月华皎洁,僚女美兮。

  綦江博物馆位于大娄山余脉古剑山一隅。伫立于博物馆大门外的观景平台,居高临下向外眺望,綦江新老城区尽收眼底,重建的彩虹桥若天降彩虹,飘落在綦河之上。綦河,发源于贵州桐梓大娄山脉,古名僰溪、夜郎溪。僰溪流域,曾是僰人的故乡。僚人与僰人的关系,是西南民族间征战与融合的关系。僚人中的一支,后来溯僰溪而上,在今天的川滇黔交界处,建立了疆域广阔的夜郎国。

  綦江博物馆那块珍藏在玻璃柜中的僚文石刻碑,便是僚人曾生活于綦江河流域的最好见证。

  在綦河上游的东溪古镇,綦河与丁东河、福林河三流交汇处,一块芭茅丛生的台地上,我们见到了另外四块石碑。

  这四块碑,发现于一幢荒废已久的垮塌老宅。

  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一天,老宅墙体因被暴雨冲刷垮塌,靠山坡一面的墙根儿处,骇然露出四块排列齐整、半截儿露头的“石板”。好奇的村民拿锄头往下刨,刨出四块镌刻有神秘文字符号的古碑。每块碑高2.4米,宽1.2米。碑与碑之间,相距不到一米。碑上半风化的文字,与綦江博物馆内所藏石碑上的僚文高度相似。第二块石碑上,依稀可辨“汉高帝元年 ”字样。

  在《重庆府史》中,曾有“汉代僚人万人迁徙万寿场”的记载。万寿场,即东溪的古名。

  难道说,这块碑上字符所记录的,即是那段已沉没在历史长河深处的僚人迁徙秘史?

  2012年初夏,95岁高龄的泰国史学泰斗巴塞在泰中文化研究院院长陪同下,千里迢迢来到綦江东溪,对4块碑上的字符进行了考辨,确认为古僚文,由此证实:泰人的先祖,曾在东溪生活。这一发现公布后,震惊了泰国史学界。

  如果说,“汉代僚人万人迁徙万寿场”,可算东溪第一批移民的话,那么明清两朝客家人“填四川”,则是古镇历史上第二波移民高峰。

  当年客家人“填四川”的线路主要有两条:一条是湖广、赣北、闽北的客家人,他们主要是穿过三峡迁入巴渝地区;第二条线路,是来自粤湘赣闽南部的客家人,由黔北经遵义入綦江,再从綦江迁徙至巴渝腹地。

  古镇正街上,分别建于清康熙二年的万天宫和清乾隆元年的南华宫,即是这两条移民路线的最好见证。

  万天宫,又名川主庙,其巍峨的高墙,是建庙匠人将黄荆砍碎,按比例混合黏土后砌进墙体夯实而成,虽经300多年的风雨侵蚀,仍然坚固如初。这种筑墙技艺,曾广泛流行于湖广、赣南地区。

  距万天宫百米之遥的南华宫,其实是一座两广移民会馆,相传为一名广东入川的和尚所建。石门框上保存完好的石刻楹联,即是这名和尚所留。上联:“树了菩提台空明镜”,下联:“恩留粤岭泽被珠江”,横批:“岭南观瞻”。

  岭南移民思乡之情,天地日月可鉴!

  东溪古镇上,移民文化的遗址,举目皆是。

  在东丁河与福林河的交汇处,乱石穿空的河滩上,静静地卧着一座青灰色石桥——它,便是始建于明洪武三年的太平桥。600多年前,众多来自湖北麻城太平乡的移民集资修建了此桥,取名“太平”,以示不忘故土根脉之意。几百年来,这座长37.50米,宽5.10米的石桥,一直是川黔盐马古道的必经之地。来自四川的盐、茶、桐油等山货,以古镇王爷庙下的水码头为集散中心,沿河而上,往来于这座古桥,通过9999块条形青石板铺成的古盐道,运往滇黔之地。

  在东溪老街街口,有一栋外观古朴的两层小楼,青石门框,黑漆木门,青砖勾缝外墙。推门而入,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天井小院。小院阁楼上,有四排木格花窗的厢房。透过花窗斑驳的光瀑,仿佛可以触摸到时光投下的影子。

  这,便是由东溪富商陈洪义创办于1862年的麻乡约民信局。麻乡,东溪古镇的另一别称,因明清年代有湖北麻城大批移民迁入得名;“约”,信物、约定之意;民信局,即专事送信、押镖的民间邮政局。麻乡约民信局,是中国创办最早、规模最大的民间邮政局。当年,落户东溪的移民们,便是通过这个正处在川黔古驿道道口的民信局,与家乡父老鸿雁传书的。

  今天,一百多年之后,夜深人静之时,在麻乡约民信局门外的大青石路面上,你也许还能听到一百多年前的民间“快递”们快马加鞭,疾驰而过的“得儿”、“得儿”声……

  此次全国知名作家綦江行,我的收获,除了收集到移民文化的海量素材之外,还与綦江博物馆馆长周玲结下一段文字“奇缘”。两年前,我的长篇小说《填四川》出版后,一位名叫周玲的綦江微友主动加了我的微信,频频互动,话题多与僚文化和移民文化有关。对这位神交已久的微友,我一直以为是位女士。那天在綦江博物馆听了周馆长亲自讲解“南平僚碑”,感佩之余,便向他打听:是否认识一位名叫周玲的人。没想到,此周玲竟是周馆长本人!一个写《填四川》的作家,与一位全国知名的僚文化学者在网上结缘、又在“填四川”移民的第二故乡相见,也算是一段文坛佳话。

  从古剑山麓到东溪古镇,从僰溪之滨到川黔盐马古道,綦江,在祖国的版图上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却留下了移民文化的一轴历史长卷,留下了无数有待探究的千古之谜。足底乾坤大,途中日月长;綦江,我还会再来,寻僰人的根、僚人的根、“填四川”移民的根、中华民族一支一脉久远绵长的根……

  【作家简介】

  王雨,重庆市作协荣誉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文史馆馆员。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作家出版社、重庆出版社等出版《填四川》、《开埠》、《水龙》、《飞越太平洋》、《血缘》、《车神》、《长河魂》等长篇小说。《填四川》、《开埠》被《长篇小说选刊》全文转载。在《中国作家》、《小说界》、《红岩》、《四川文学》、《滇池》等发表电影剧本《船神》及《源》等中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多篇。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陈蒙]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09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