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城带乡拔穷根 蹚新路奔幸福 ——山城重庆攻坚“两不愁三保障”一线观察
2020年04月15日 14:59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重庆4月15日电题:城带乡拔穷根 蹚新路奔幸福 ——山城重庆攻坚“两不愁三保障”一线观察

  新华社记者李勇、张桂林、李松

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华溪村经过环境提升后的美丽乡村景观(4月8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四月的春风,吹绿了巴渝一道道山梁、一垄垄田地。从“穷山恶水难断穷根”到“金山银山天地更宽”,大山正在生长新希望。

  作为地处西部的直辖市,重庆集聚城市人才、技术等资源“上山下乡”攻深贫,夯实托底政策防返贫,180多万农村贫困群众实现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全市贫困发生率降至0.12%,告别了区域性整体贫困。

  城带乡,唤醒沉睡的大山

  武陵山、秦巴山两大贫困带一南一北,集中了重庆一半左右贫困人口。近年来,在坡陡、沟深的巴渝群山中,城市人才、技术、资本等“上山下乡”,带动贫困乡村强基础、兴产业、谋未来。

3月10日,在彭水县三义乡莲花村集中安置点,农户在大棚内采摘羊肚菌。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正是采菌时节,彭水县三义乡莲花村羊肚菌大棚里一派繁忙景象。贫困户蹇春容两口子在家门口“上班”,两人月收入四五千元。

  一见到重庆沃邦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侯春均,蹇春容当着记者的面,竖起了大拇指。“多亏了这个‘产业村长',让我们在山坡坡上种出了‘金疙瘩'。”

  侯春均把“家底”搬到了莲花村:投入资金建种植大棚、加工车间,产业链落到了田间地头;拿出技术,研发羊肚菌面、菌汤罐等产品。一改村民们祖祖辈辈“捡些野菌子卖点儿钱”的习惯,创造了一个“一亩地产值两万多元”的扶贫故事。

“产业村长”侯春均在查看采摘的羊肚菌(资料照片)。新华社发(受访者供图)

  大山的旖旎风光、优良生态,在城乡资源融通中被唤醒。

  酉阳县叠石花谷怪石与鲜花的奇异组合,远近闻名。随着疫情缓解,景区人气正在逐步恢复。谁曾想到,几年前,这个“网红”景区还是一片石漠化区域,农民广种薄收,脱贫步子迈得艰难。

  “我们立足区位,开掘川渝、湘鄂城市旅游消费。”景区负责人周永乐说,“要吸引城里人来旅游,光守着石头怎么行,还得从生态修复上下功夫。我们请来植物专家,重新培土、培肥,在石头之间种适宜花卉,一三产业互动,环境提质升级。”

  重托底,不让一户掉队

  城口县,坐落于秦巴山区腹地。1.02万名贫困学生中,“40”这个数字小得不起眼,却很特殊。这是全县因重度残疾需送教上门的学生人数。

    2019年12月10日,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卫生院的医护人员来到中益乡盐井村,对贫困户进行病情随访和健康指导。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住上了廉租房,享受低保,不再为基本生活犯愁的脱贫户苏碧维还有块“心病”:12岁的女儿小荣患有脑瘫和癫痫,上学的事该咋办?

  县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杨梅及时送教上门。12支彩笔、一个摇铃、5颗积木,这是小荣独有的课堂。课程从“玩”开始,小荣手部握力不够,锻炼先易后难,先握方木,再握圆球,循序渐进。

  一次音乐课上,过去注意力很难集中的小荣,在听老师播放《让我们荡起双桨》的旋律后,安静下来,打着节拍……

  “40个残疾孩子,都有老师‘一对一’送教上门,每周两个学时,无论刮风下雨,雷打不动。”城口县教委副主任徐山情说。

    2019年9月3日,重庆市城口县蓼子乡的乡村小学——莲花小学操场上,重庆市九龙坡区重庆铁路小学的体育老师穆翼(后中)在教健身操。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今年2月,重庆城口、酉阳等4个县退出贫困县序列,至此重庆18个贫困区县全部脱贫“摘帽”。“当前全市还有2.4万贫困人口尚未脱贫,2.6万已脱贫人口需巩固提升。”重庆市扶贫办主任刘贵忠说,绝对数量不多,但仍是贫困坚中之坚,更是帮扶重中之重。

  已脱贫的要落实“摘帽不摘政策、不摘帮扶”等要求,实现“两不愁三保障”问题动态清零。在石柱县勇飞村,3年前摘掉“贫困帽”的徐定英一家,最近突遭横祸:徐定英的孙女摔倒致颅内出血,两次住院花了20万元。

  正当徐家人被重病压得喘不过气来之时,健康扶贫再次“援手”,徐家人医疗自付费用不到2万元,解了燃眉之急。

  蹚新路,向着幸福奔跑

  今年是脱贫攻坚收官之年,重庆“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已基本解决,但巴渝群山之间,干部群众奋斗的脚步并未停歇,他们正不断摸索提升公共服务、加快产业振兴的新路子。

4月8日,在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坪坝村向家坝居民点,村民在整理归置自家庭院。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在政府投入修建11口饮水池,解决“饮水难”问题后,石柱县同心村群众主动提出,建立村人饮协会,以前从未为吃水掏过钱的320户农民自愿加入,并按每吨水0.7元的标准缴水费。

  “农民有意愿自己管水、护水,政府每年投入1万元经费补助。村里人饮设施运行、管护收支相抵还有些结余,实现良性运转。”县水利局副局长陈世权说,同心村的经验还写进了县农村扶贫文件,要在全县推广。

  巴渝农村还不断推开“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三变”改革,这对激发扶贫产业生命力,犹如一场及时雨。

  城口县棉沙村利用地处城郊的优势,与外来资本合作,发展仓储物流、休闲设施租赁,一年向农民分红近20万元。县农业农村委副主任曾棱说,依托“三变”改革,棉沙村搞起了物业租赁,岚天乡红火了乡村旅游,修齐镇扩增了扶贫车间……

重庆市酉阳县花田乡千亩梯田(2018年9月19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激发脱贫原动力,催生致富新斗志。春耕在即,酉阳县花田乡山腰水池开闸了,汩汩清流顺山势注入稻田。这里所产的“花田贡米”年产值超过3000万元。

  花田乡党委书记冉廷彪说,凝聚起脱贫攻坚合力,关键要尊重群众,引导群众。农民懂的东西,就放手让农民说了算。

  通过村民共商整修梯田轮廓,如今的花田,优美的梯田风光吸引了不少游客,农民吃上了“旅游饭”,新生活的幸福图景正铺展开来。(完)

编辑: 王龙博
精彩视频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5859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