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川渝合作 共奏一首“协奏曲”

  新时代西部大开发向纵深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按下快进键。位于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的川渝合作高滩园区,与重庆两江新区仅一山一桥之隔,被称为双城经济圈建设“样本”。两地互联互通、互促互进的发展故事,成为西部大开发中的一个经典案例。

  重庆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处在“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上。在新时代西部大开发的新征程上,重庆与兄弟省区市携手共进,奋力开创西部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原先到对面镇上赶场,13公里,要走1个多小时。不是走路哟,是坐车。”

  “到对面园区上班,三四十公里,坐车起码两个多小时。不像城头哟,我们这里并不堵车。”

  说起以往那些折腾,不管是在重庆市渝北区茨竹镇、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高滩镇生活的居民,还是在两江新区、高滩园区上班的员工,都有一肚子苦水要倒。

  但如今,“到对面”赶场、上班的人们,少了一些抱怨、多了一份期待:在川渝两地共同努力下,两地之间的交通正越来越方便,折腾越来越少。

  交通互联

  两地交通两年“三变”

  让人们减少折腾的,首先是川渝首条跨省农村客运直达班车。

  渝北区茨竹镇与邻水县高滩镇之间,相距仅13公里。但由于行政区划不同,过去两地间没有开通直达客运班车。在抵达川渝交界的方家沟桥后,客车就各自折返,乘客下车、等车、换乘,到对面镇上,要1个多小时。这给两地居民“到对面”带来诸多不便。

  去年3月,重庆交运集团与邻水银烽运输公司联合开通了茨竹镇至高滩镇的跨省农村客运直达班车,车程缩短至半个多小时,惠及沿线7万余人。

  同年5月,相距38公里的高滩园区与渝北空港工业园举人坝轻轨站之间开行了直通车,车程由以前的2小时以上缩短至50分钟左右。

  如今,大家又有了一个新期待:川渝两地正协同共建一条渝邻快速通道(又称“南北大道”)。

  3月24日,渝邻快速通道二期工程起点处,一批筑路工人和施工机械在春天的阳光下忙碌。远处,高架桥已立起几座桥墩。

  渝邻快速通道建设分三期:一期工程从渝北空港工业园通往兴隆镇,已完工通车;二期工程从兴隆镇通往与高滩园区接壤的茨竹镇,今年国庆有望通车;三期工程从茨竹镇通往高滩园区,川渝两地协同推进,有望于2022年同步建成。

  届时,两江新区与高滩园区之间的车程仅半小时。

  “渝邻快速通道不仅连通两个开发区,能增强重庆主城产业集群的辐射能力,也是广安南下重庆、重庆北上辐射川陕的重要通道,被称为推动新时代西部大开发、推进川渝合作的一项关键工程、标志工程。”渝北区交通局相关负责人说。

  “渝邻快速通道对大型物流的好处特别明显。”邻水县交运局总工程师贾春林说。

  两地之间,山峦横亘。车子跑这段210国道,要爬盘山公路。坡陡、路长不说,最大的问题是弯多且急,物流车辆又宽又长、载重又大,根本跑不起来,有的弯转起来不仅困难,还很危险。

  而新建的渝邻快速通道按一级公路设计建设,双向6车道,物流车辆跑起来就轻松多了。

  “我们大部分产品,不管是送往长安等重庆大企业,还是通过寸滩、果园港、重庆江北国际机场或西部陆海新通道走出去,都要经过两江新区”,川渝合作高滩园区管委会主任张永亮说,“一旦破除了物流‘瓶颈’,我们就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产业融合

  高滩园区有个“驻渝办”

  有人说,高滩园区这个距重庆主城最近的四川省级经开区,产业布局是为重庆产业“定制”的——

  80%的企业由重庆老板投资兴建,80%的产品为重庆企业配套;90%的企业“锚住”汽车这一重庆支柱产业,高滩园区生产1000余种汽车零部件,可为重庆汽车产业链提供较完整的配套供应链;它距两江新区木耳国际物流分拨中心15公里、江北国际机场38公里、两路寸滩保税港区55公里……

  “广渝合作看邻水,邻渝合作看高滩。渝邻快速通道全线贯通后,高滩园区融入‘重庆半小时经济圈’,水到渠成。”邻水县区域合作办主任李川说。

  “园区专门设了个‘驻渝办’,每天的工作就是收集、研究重庆的政策动向、产业布局和企业动态。”张永亮认为,研究得透,双方的步调才会一致协调。举几个例子——

  从2月3日起,高滩园区几十家企业就在采取严格防控措施前提下开始分批有序复工了,“因为长安等一批重庆大企业从2月中旬起陆续有序复工复产,我们作为配套商,要打提前量。如果供应链没跟上,就会拖它们的后腿。”

  疫情期间,重庆海康威视科技公司承担了支援湖北防控物资生产任务。重庆市经信委去函与四川省经信厅协调,海康威视的配套商——四川劲德兴汽车配件公司获准提前复工,2-3月提供了430多万件配套零部件产品;

  重庆中小企业高滩产业园是高滩园区内重庆率先启动建设的“园中园”,由重庆中小企业服务协会牵头、高滩园区进行配套设施建设,现已有9家重庆企业入驻;

  两江新区配套园、保税港区加工园、渝广科技示范园、川渝共建装备制造园等项目也在有序推进。

  “在汽车、数字经济等领域,我们正与广安等周边地市加强产业链分工协作,共同提高双城经济圈支柱产业集群的综合竞争力。”两江新区产业促进局副局长向悦文说。

  “双城记”

  “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我们在重庆的公司叫‘腾通’,在四川的公司叫‘瑞创’。同事有60%以上来自重庆。”四川瑞创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安方萍说。

  在该公司对外开放的展厅里,一款概念车挑战了在场所有人的想象力:车内像个休憩间,没有方向盘,全智能操控;智能感知乘客情绪,从而自动调节车内氛围;车门打开方式最神奇,车门、引擎盖、前脸等整体前移……

  还有一款加长礼宾车,一款威风凛凛的防弹SUV,一款轮胎可360度旋转、可以像螃蟹一样“横行”停车的新能源车……

  “这些车都是为长安设计的。重庆车企是我们最大的客户,也成就我们成为西南地区最好的汽车设计研发机构之一。”安方萍说。

  像这样在川渝各有名字,在品牌、管理、技术、人才等各方面又互联互通的企业,高滩园区里比比皆是。

  园区一排新厂房的大门口,并排挂着两块牌子:一块是“重庆优帮科技有限公司邻水分公司”,一块是“四川穗通科技有限公司”。

  “我们在重庆的公司叫‘优帮’,在四川的公司叫‘穗通’。从巴南到高滩,是为了扩产。”穗通科技总经理赵蓟瑜说,“订单做不赢啊!尽管受到疫情影响,4月份的订单量仍将创下新高。”

  这家企业是农业机械领域里的“小巨人”,可年产10万套微耕机,其产品销往川渝黔等多山地区,并出口越南、印度、中东及白俄罗斯等地。

  重庆海关工作人员介绍,穗通科技的农业机械出口,经常走重庆寸滩港口岸。重庆海关通过建立协调员制、优化征税模式、7×24小时预约通关等多种手段,确保其出口货物及时通关。

  “新厂房将很快释放出新产能,预计今年公司产值将比去年增长30%”,赵蓟瑜说,“我们都是西部大开发的受益者,如今更有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加持’,对未来,我们充满信心。”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5867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