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动工 融创“全球视野”协奏重庆新发展

  新华网重庆4月20日电(邵以南)距离首度亮相半年之后,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项目终于开启建设阶段。今天上午,项目在江北嘴CBD举行了动工仪式。2019年9月,融创发布了在渝8大重要作品,其中该项目作为融创中国的首个超高层摩天建筑集群,受到外界广泛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位于重庆市江北嘴金融核心区,采用1+3共4栋摩天超高层规划布局,由1栋103层、470米摩天超高层主塔楼(A-ONE),3栋350米、300米、250米超高层附塔楼构成,布局金融、涉外、科技等产业,并引进高端购物、甲级办公、五星酒店、城市观光、高端住宅等业态,打造西部地区总部经济基地,为内陆国际金融中心要素集聚提供高端空间载体。同时,透过塔楼底部架空,结合公园、水池等景观将形成开放的公共空间。

  作为2020年重庆市级重大年度建设项目之一,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建成后,主塔楼A-ONE将成为重庆第一高楼,并与3座副塔共同构成罕见的超高层摩天建筑集群。由此,重庆摩天大楼在世界的排名,也将从第54名攀升到第12名,进一步提升重庆作为国际化都市的全球影响力。

  项目即将开工的消息契合了现实环境: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重庆经济社会发展秩序正快速步入正常轨道。

  “重庆今年有很多大事要办。”

  有房地产业者认为,重大工程项目投资建设的进展较为直观,往往具有很强的指标作用。从这个意义上看,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动工不再是单一事件,而是对公众信心的再提振、城市“复苏”的再加速。“同时,考虑到开发主体的雄厚实力,项目所在区位、‘超前’定位、规划设计含金量及预期效益,接下来一段时间,有关的话题或将保持热度。”

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项目的主塔楼A-ONE效果图。新华网发(受访单位供图)

  重庆:“国际化大都市”愿景呼唤城市提能

  山城重庆,平地少、人口众多,且主城区各组团规划相对集中,建筑密度大、土地基稳定,具备修建超高层建筑的需求和良好条件。尤其最近10多年,随着区域战略地位提升、城市化进程加码,当地进入了超高层建筑和摩天大楼建设的快速时期。

  据统计,重庆目前已建成高度超过200米的高楼60栋,数量居国内前列。解放碑CBD和江北嘴CBD,是当地摩天大楼最为稠密集中的区域。

  江北嘴,两江新区核心板块之一,我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国家级战略金融中心,更是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的国际化窗口,中国与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管理局就设立于此。重庆江北嘴与上海陆家嘴金融CBD遥相呼应,共同牵动着长江经济带的金融脉搏。截至2019年底,江北嘴累计注册企业2933家,聚集全国及区域性金融机构总部89家。2019年,江北嘴实现金融业增加值207亿元,金融资产规模超过1.4万亿元。事实上,为避免出现陆家嘴建成之初缺少商业配套而出现的“空城”现象,重庆早就将江北嘴纳入核心商圈的建设范畴。由此,除了承载金融中心功能之外,江北嘴还被赋予了商业中心、消费中心的功能。

  如果把观察面扩大到整个重庆,这座战略机遇“层层加持”的西部直辖市,今年还迎来了一项重大利好:1月3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提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战略布局:以同处西南地区的国家中心城市重庆、成都为核心,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为依托,在西部地区培育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3月,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工作方案、工作机制和2020年重点任务出炉,标志着这个区域协调发展国家战略正式按下“启动键”。

  双城经济圈的“定调”,将加快区域间产业、人口等各类要素的流动,带动新一轮的城市群基建升级。对于志在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重庆而言,业态能级、人居品质、城市功能、国际形象的全面优化提升原本就是内在需求;另一方面,经济圈核心城市将虹吸更多产业和人口,城市建设有望提质提能。

  上述动因,将给房地产、建筑等行业带来新机遇,亦对企业的政策消化能力、市场理解能力、开发运营能力、资源整合能力、要素聚集能力及创新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深度参与这些新命题,进入重庆17年的融创,看上去已经做好了准备。

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效果图。新华网发(受访单位供图)

  房企何以兑现“全球视野”?

  “我们要尊重城市,尊重在地文化;我们更要有全球视野,始终保持创新的状态。”

  过去这半年,融创西南区域高层在许多场合都表示,全球化背景下,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都市,其地标建筑从诞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不单单属于当地。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既要努力成为重庆新的城市名片,更要见证重庆走向世界的决心和勇气。

  黄浦江畔,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上海中心等一座座摩天高楼构成的城市“天际线”,描绘出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迭代与成长,在促进金融产业链集约高效布局的同时,也实现了“向上要空间”,大大降低陆家嘴的各类开发建设成本。而未来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之于重庆,被融创倾注了相似的期望——助力提升金融产业格局、加速高端人才聚集、推动消费升级、更新城市形象、承载国家战略、汇聚国际目光。

  2017年6月,融创拿下江北嘴A13地块,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项目随后组建。随后2年多时间,融创邀请了10多位国际知名建筑专家和设计师,旨在以全球视野、前瞻眼光链接国际设计创新资源,为城市创造勾勒未来发展的方向化产品——这一思路,既是为创作项目树立核心导向,也是对操作层面的系统赋能。

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远眺效果图。新华网发(受访单位供图)

  国际智慧演绎“原创高度美学”

  470米高主塔,这是关于建筑高度的技术难题,也是和地域属性紧密相连的人文课题,无数设计团队望而却步。融创历时2年,从全球众多设计方案中,最终定下了由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所设计的主塔形象方案。

  “作为工业文明和建筑艺术的结晶,超高层建筑往往是一座城市耀眼的坐标,也是反映城市能级、未来发展的重要侧面。” 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建筑师任力之曾对媒体表示,“我希望A-ONE建成以后,人们提到重庆就会想到它。”

  据介绍,A-ONE初步构想时,就受到了重庆本土特色吊脚楼、穿斗建筑的启发。在此基础上,任力之团队设计的主塔楼形象,每一面以两根巨柱腾空交汇形成“A”字形,寓意“两江交汇”,实现了主塔对重庆主城自然地域风貌的“垂直投射”。

  尤其是主塔楼采用中心无柱设计,架空的底部仅靠4个点落地支撑。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什么样的结构才能支撑形象设计?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丁洁民团队给出了方案:主塔塔楼采用从底部四边形平面收分渐变至塔冠圆形平面的方式展开,形成“A”字型的塔身结构,并以向上发展的结构姿态,传递重庆山城的刚性之美,驱动重庆不断向上精神力量;利用建筑造型,对巨柱做恰当收分,来化解巨柱断面尺寸过大的缺点,形成高效、稳固的巨型框架-核心筒结构体系。

  事实上,超高层建筑的结构设计,传统常用的是“两层皮”模式,即先完成建筑外表设计,再引入合适的结构体系。而A-ONE的结构设计摒弃了传统方法,把结构和建筑外表合二为一,实现结构和建筑美学之间的互动。在对建筑透明度的把握上,结构团队将柱子“后置”,为视觉辟出空间;在空间的把握上,一改世界超高层建筑“炫耀”外观、隐藏结构的风气,强调将楼内结构与建筑外观融为一体,为的是人们在这样一个超尺度的摩天大楼里,也能感受到更为舒适通透的空间。去年10月,这些成果在迪拜“寻找应对国际建筑挑战方法”主题论坛上分享。

  针对大众关注的超高层建筑安全问题,国际知名建筑公司Thornton Tomasetti团队用电脑模型预演了未来50-2500年内会发生的超大地震,通过1:40比例的地震模型评估A-ONE抗震性能,用切实可靠的建筑技术为安全性保驾护航;防火方面,选用防火性能更高的混凝土材质。2019年11月,项目T4塔楼抗震设防通过专家专项审查,轨道专项方案亦顺利过会。

  如果说一座摩天大楼幕墙为皮、结构为骨,那么机电系统就是这座大楼的血液。机电设计包含了配电、照明、电梯、空调、消防等一系列繁复而专业的内容,可谓掌控着一栋大楼的生命和活力。如何在“无柱”大堂里将机电配套隐藏起来,又能让人享受照明、制冷、制暖等功能,WSP中国区董事总经理谢锦泉团队,将借助环保科技的创新应用解决这一难题。

  建筑背后的文化意义,和建筑本身同样重要。A-ONE显然需要这样的符号。知名设计师,苹果logo设计者罗勃•简诺夫认为,优秀的设计无需太多元素,来渝实地考察后,他决定以最简洁的方式,赋予项目更具国际化、更独特的视角。

  另外,CDS创始人Matthew Carlisle,SWA合伙人John.L.Wong,意大利FCA首席设计师、宝格丽酒店设计师Flaviano Capriotti ,中国当代设计师琚宾等,都先后参与到了A-ONE的研发设计中来……

  “随着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开工,与重庆建立起紧密联系的融创,自身也将迎来飞跃。”

  一些行业观察人士评价说,毕竟整个房地产行业已经告别高速扩张、增量比拼,进入到高品质、多元化竞争的“下半场”。对开发商而言,学会回应城市的高质量发展需求是一道必答题。

编辑: 江茜
图片中心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8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