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王益民作品:甘蔗是青色的
2020年04月21日 17:30:09  来源: 新华网

 

诗人王益民

 

    陷入

 

    这里是山城

    城中有山

    山旁是城

    城即是山

    山,便是城

 

    这里是水城

    没有涓涓溪流

    不是小河弯弯

    伴随着宏伟的名字

    两条巨龙,呼啸着

    穿城而过

 

    这里是桥城

    天然的桥梁博物馆

    过山车般惊心动魄地行走

    还在邻家的楼房里

    轻轨漫步

 

    这里是美食城

    从古至今

    无需证明

    再矜持的皖南

    也从此沦陷

 

    北纬28度

    铿锵的江南

    始于颜值

    我寄出了一封信

    贴上邮票大的地方

    静等回信

 

    镇江是一幅苏绣

 

    镇江是一幅苏绣

    一幅平面的苏绣

    几处凹凸的地方是有限的针线累加

    是一幅江南水韵的“清明上河图”

    细腻,清雅

 

    我用十年的时间去读懂它

    于是摩挲着每一处的针脚

    从朱方到润州

    从南山到江中浮玉

    从一片冰心的芙蓉楼到金山的战鼓声

 

    我常常在崇山峻岭中怀想它

    它飘落在我的枕边

    猛然间

    湿漉漉的朗润

 

    我常常在飞奔的时候怀想它

    它飘落在我的脚下

    停下来

    苏绣的柔软里竟然有一个

    背着行囊的影子

 

    小满

 

    小满

    夹河的麦穗灌浆了么?

    初夏的风里都是青青的味道了吧?

    田里的红花草开花了吗?

    紫色的田野里总有新文具的梦想吧?

    还有一望无际的水稻田,

    一天一天浓密起来,

    濛濛的细雨后绿得发亮。

    田埂的杂草与野花还是那样茂盛吧?

    里面还会蹦出小青蛙么?

    挽着篮子挑野菜的稚子也会哼上几句黄梅调……

 

    洪崖洞

 

    洪崖洞

    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壮丽

    美轮美奂在这里被完美诠释

 

    攒动的人头打望着两岸的美景

    变换的霓虹灯毫无顾忌地诱惑着你的眼睛

 

    你无法抗拒

    更无法拥有

    只有在九宫格深藏

    在手机相册里腐烂

 

    你也想用语言去形容

    却不敢“赋诗一首”

    惊艳千年的文字

    只因当初陷的太深

    我怕陷得太深

    却无法有惊艳的文字

 

    每一天都有微笑

 

    人生的旅程

    一次次用搬家串成的幽径

    感谢一切的赐予

    嘉陵江边的夜风吹散了春日的潮湿

 

    喜欢千变万化的世界

    让我能在梦幻中偷走时间

    每一分、每一秒

 

    喜欢三月的天气

    柳眼梅绽没有姹紫嫣红的奢华

    冷不丁给你一次春意的惊喜

    还有暖风

 

    少见阳光

    但每一天都有微笑

    心上便开满了故乡的花儿

 

    有点儿累了

    但依然酣睡

    早晨的露珠会唤醒一个没有雾霾的清晨

 

    北海银滩

 

    山林,没有阳光,却似水墨在涌动

    海滩,没有阳光,就没有了温度,没有了明媚,没有了少女婀娜的身姿

    中午前后,时云、时阴、时雨

    这就是北海

    这就是银滩

 

    我赤着双脚

    在浅滩漫步

    孩子们的嬉戏与浪花一同鸣响

    脚下是搓衣板一般的石英沙滩

    海水亲吻着我的双腿

    清凉、清凉

 

    你见过无数的沙滩

    却没有感受过雨中漫步在海水里

    那种什么都可以不想的恬淡

 

    一切依然喧嚣

    一切总是安静

 

    这雨,才是江南的天

 

    这雨,是江南的天

    那听雨的老人留下文字飘然而去

    读着冷雨的诗人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在雨里漫步、遐想

 

    这雨,才是江南的天

    噼噼啪啪的,没有风

    地上一片雨箭

    又似无数泉涌,顽童,在奔跑

 

    这雨,才是江南的天

    夏雷轰响

    朝远方滚滚,向近处奔来

    顽童在寻找

 

    这雨,才是江南的天

    积水欢快流淌

    把村子里地面刷成条条雨道

    顽童,在开凿

 

    这雨,才是江南的天

    田沟里水流唱着歌儿奔去

    落在水塘里,激起阵阵水花

    几条鲫鱼逆着水柱拼力向上

    顽童披着蓑、戴着笠,隔着雨幕,在窃笑

 

    这雨,才是江南的天

    下着、下着,晴了

    如顽童,哭着、哭着,笑了

 

    这雨,才是江南的天

    老顽童,想着、想着,似哭,又笑了

    如这雨,下着、下着,似雨,又晴了

 

    甘蔗是青色的

 

    傍晚进小区

    看见有人拎着两根甘蔗

    竟有两米长

    褐色的

 

    我的甘蔗是青色的

    米把长

    甜甜的

    长在我童年的味蕾里

    外婆家一片片甘蔗地是对我童年最好的奖赏

    至今还在梦中脆脆地响

 

    去除甘蔗叶

    用稻草包着

    旋转几圈

    洗净甘蔗节黑色物

    清亮亮的甘蔗掰成几节

    舌头麻了

    嘴角破了

    甜却还在齿间

    村里来了甘蔗木榨机

    我们便有了甘蔗糖

    那个甜呦

 

    江心洲

 

    江心洲

    天然的农桑博物馆

    每一个果子

    每一株蔬菜

    每一朵房前屋后的花

    每一片菜地

    甚至每一份空气里

    细数着

    似乎都藏着一个童年的故事

 

    误入稻田深处

    江心橘黄晚归

    公交车上没有香水味儿

    却有十月稻田的香

    一大姐择着菜

    手法娴熟

    是昨夜皖南的梦

 

    喜欢上了黄昏

 

    不知哪天起

    喜欢上了黄昏

    爱那夕照的一瞬

    无论是彩霞满天

    还是昏昏沉沉

 

    不知哪天起

    喜欢上了黄昏

    路边的枝叶抖落了一身的暑气

    满载着路边的星辰

 

    不知哪天起

    喜欢上了黄昏

    走着的

    那天是两个人

    这天

    也是两个人

    那天,有家长里短的平常

    这天,有新梦与旧梦的来往

 

    不知哪天起

    喜欢上了黄昏

    黄昏

    在每一个日子

    静静地

    等待着两个人

    点缀

    寒来暑往的黄昏

 

    相遇

 

    与自然相遇

    用相机寻找每一个动人的细节

 

    与动物相遇

    乐见他们身上的萌态与相近的人性

 

    与你相遇

    在关注你的每一次笑颦

 

    与唐诗宋词相遇

    端详文字背后的隐秘

 

    与孩子们相遇

    倾听他们举手投足中的诚实

 

    与困难相遇

    总是把你断成一步一步的阶梯

 

    与理想相遇

    自问我的每一次努力能否更加的接近你

 

    不能与先生相遇

    于是

    相遇在先生的著述里

 

    为什么要细察这个世界

    我在问自己

 

    为什么喜欢在春天里歌唱

 

    为什么喜欢在春天里歌唱

    让我轻轻地告诉你

    那是因为

    我可以在春风里

    大街上

    流浪

 

    那是因为

    我可以把最美的花朵

    留在

    我的镜头旁

 

    那是因为

    我可以在春日里

    追逐经典的影子

    并去享受

    阳光下的

    慵懒

 

    那是因为

    我可以在春雨中

    遇见苗条如柳的

    邻家的姑娘

 

    那是因为

    我可以在春草中嗅到童年的味道

    还有蛙鸣里的希望

 

    还因为

    电话那头

    熬过冬天后

    笑声朗朗的爹娘……

 

   作者自序:你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王益民

 

  回忆性的文字多了,“朋友圈”里就有了些暮气;教学性的文字多了,“朋友圈”里就少了份温情;纪实性的文字多了,也有人说你是记流水账了;各类行走和摄影,有人会说你真悠闲;金刚怒目了,干脆指责你缺少名师风范……

  还是写点诗歌吧!

  那夜,我在思考诗歌是什么,这虽不是我的话题,也超出了我的专业与能力,但我却愿意说一说,因为没有人愿意说,大家都在赚钱,对了,诗歌是赚不了钱的;赚钱的,不是诗歌,或许是文学的垃圾。

  诗歌如这个春天,人人都喜欢,却没有人去爱,因为爱是舍弃,是流连忘返,是贫穷而高贵。诗歌是另一个自己,赤条条的,俗世中的人是俗世操纵的木偶。诗歌是朝圣者,你已抵达,马儿嘶鸣,无人听见,你,化成了文字。

  但我要说,诗歌不仅仅属于青春。

  有人说,这个年纪写诗有点“头发花白”却有“喜唱艳曲”的嫌疑。其实,不经历磨难,人容易幼稚;不经历后悔,人容易张扬;不经历病床上的痛苦,自己的、亲人的,我们不足以语人生。一个人的文字,不经历生活的淘洗,总也脱不去鹅黄。

  读文字,其实是读人,只读文字不读人,文字是一堆语料;只读人不读文,人容易变形为无灵魂的生物。

  每一个人的思想都是自己的孤本,有了文字,才有读者,才有发行量。畅销,有可能是因为浅显与浮躁;深刻,往往会埋在几个懂你的人的心里。

  文字最后的光彩不在当下,而在历史的窖藏里。

  亲爱的,我只是想让你窥见一位教师的书房和他的教室,还有脑海中曾经闪现过的思想火花。

  “满地都是六便士,你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2020年3月6日

 

  诗人简介:王益民,省特级教师,重庆华东师范大学附属中旭学校执行校长。出版有散文集《心灵散步》,诗集《望悠悠(一)》等专著八部,发表论文、随笔等300余篇。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陶玉莲]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85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