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抗疫群英谱|军医杨仕明:83个日夜 家隔一江而不入

  “妈,现在身体好吧?我之前在武汉战疫,现在回来了。”5月1日晚,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重庆英才·创新领军人才、陆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消化科主任杨仕明结束隔离后返回重庆,到家后的他第一时间给在武汉的母亲打去电话。

  ▲杨仕明(中)在病区查房。(受访者供图)

  本是武汉人的杨仕明,此前在武汉工作了80多天。他工作的地方火神山医院与母亲家仅一江之隔,他却“过家门而不入”,将对亲人的牵挂化为在抗疫战场上的动力。

  医院距母亲家仅40分钟车程

  “救治病人是我作为军医的责任。但我不能让年迈的母亲担心。” 3月底,在武汉火神山医院,重庆日报记者见到杨仕明。彼时,医院的病人较以前已经少了很多,他和战友的状态、神色,都轻松了很多。

  51岁的杨仕明很干练,做事果断。他18岁到重庆求学,学医从医30余年。

  1月22日,火神山医院开建。当晚,他就给院领导打电话,“如果要去武汉支援,算我一个。”

  除夕夜,杨仕明随医疗队星夜驰援武汉。 “原本,我和家人打算春节回武汉。”离开武汉30多年的杨仕明,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一年也就春节回一次家。

  因为新冠疫情,他以另一种方式回到武汉。

  从那时开始,杨仕明就开始了长达80余天、隐瞒母亲的历程。

  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相继转战金银潭医院和火神山医院。两所医院里,杨仕明都分别担任其中一个病区的主任。“前期都是硬仗,得尽快将隔离病区改造出来,以最快速度收治病人。”杨仕明说,有时,70多岁的老母亲打来电话,要视频看孙子,自己就以在医院忙、开会等理由推脱。

  火神山医院在武汉蔡甸区,杨仕明的妈妈住武昌区,40分钟车程,中间隔着一条长江。想不想回家?“肯定想。但军队有铁的纪律,我也不能让家里人担风险。”

  武汉伢当“心理医生”

  在杨仕明战友眼里,这个“武汉伢”不仅带领他们治病救人,还可以当“心理医生”。

  比如,杨仕明负责的火神山医院感染一科二病区第一天收治病人时,作为病区主任的他,一连5个小时守在病区入口接收病人。“莫担心。我们是人民子弟兵,大家放心!”“我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哟,我们一起共渡难关!”一边收治病人,杨仕明一边用地道的武汉话安抚病人,大多病人会因此感觉亲切、轻松不少。

  住院的时间久了,一些病人也会产生焦虑情绪。杨仕明每天都会出现在“红区”里,用武汉话查房、了解患者病情,宽慰、鼓励他们。

  有位80多岁的杨阿姨,轻症,但高龄的她担心、忧虑。第一次听见杨仕明的武汉口音,杨阿姨很吃惊:“你是武汉人啊?”“对啊!嬢嬢,您的病不重,恢复蛮扎实哟!等东湖的樱花开了,我们约起一起过早哈!”

  由于精心的治疗,杨阿姨的病一天天好起来,出院时,她要求杨仕明一定要把医护人员们没有戴口罩的照片传给她看。

  “我是武汉人,看见这些阿婆、大爷,就像看见自己的外婆、爷爷,亲得很。”杨仕明说,自己还有一招,就是让医护人员在防护服上写明自己是主任、教授、博导等身份,“病人一看,这么高级的专家给自己看病,那一定没问题!这就是心理战术。”

  疑难杂症找60后“专家党员突击队”

  在火神山医院,有个60后“专家党员突击队”,由陆军军医大学的徐迪雄、毛青、李琦、杨仕明、曹国强、任小宝、陈萍7位专家组成。

  几位专家平均年龄超过54岁,党龄最短的也有28年,分别是呼吸、感染、重症等领域的权威专家。队里有疑难杂症或危重症患者,找谁?答案就是找“专家党员突击队”。

  在杨仕明所负责的病区,曾有一位67岁的大爷,他曾患过肺癌,切除过右肺叶的一部分。大爷的情况非常不稳定。有时夜晚他血氧饱和度会突然下降,或出现炎症等情况。使用逐步加大的激素抑制炎症因子风暴、用恢复期血浆防止病毒的复燃……“专家党员突击队”的成员们针对大爷的情况,每天进行讨论,给出针对性极强且随时进行调整的个性化治疗方案。

  还有一位老教授,进医院时非常危重,“专家党员突击队”为他调节肠胃、增强营养、使用有针对性的药物等方式,帮助他对抗病毒。

  这些危重病人后来都痊愈出院了。“有的患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能出院。”杨仕明感慨道,4月14日,病区最后一位患者出院,大家高兴地和出院患者蹦蹦跳跳起来。

  “83个日夜的奋战,我们实现了‘最高的救治率、最低死亡率、医护人员零感染、病人零投诉’的目标,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负责的感染一科的两个病区患者零死亡。” 平安返渝后的杨仕明,才最终给母亲说了在武汉一线战疫的实话。

  “儿子,你干得好!” 杨仕明的妈妈流着泪给屏幕那头的儿子点赞。

编辑: 刘磊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40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