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悦来派出所里的“三度”调解室

派出所民警和驻所律师共同为老百姓调解纠纷。新华网发 (吴彦 摄

  新华网重庆5月22日电(陈雨)在基层派出所里,调解室是个承载故事的地方:家长里短、邻里是非、单位曲直等等,只要一个报警电话,故事就延伸到了派出所的调解室。

  崭新的长条调解桌、远程视频终端、调解职能座牌……这里就是重庆市渝北区公安分局悦来派出所的调解室。在辖区的老百姓看来,这是一个有温度、有尺度、讲风度的调解室。

  调解室的温度——顺气

  近日,派出所民警带回两位110报警当事人:辖区某售楼部的女置业顾问何某和一位前来看房的李姓女业主,两人俏脸通红,气势汹汹。询问后得知,李某强行要求进入尚未对外开放的小区看房,何某强硬拒绝,李某不服,两人由口角上升到推搡,陪同李某前来的朋友还对何某踢了一脚。

  两位当事人到了派出所调解室后,民警并没有立即介入调解,而是先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然后派人在旁边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两位当事人环顾了一下四周,润了润嗓子,又开始掐小架,只是音调小了不少。

  过了一会儿,社区民警陈警官笑眯眯地戴着执法记录仪和笔记本进入调解室。陈警官没有立即对何某或李某进行法制教育,只是先规范地自我介绍了自己,然后按调解程序切入了正题。双方在警官面前也进行了言语交锋,几个回合下来,陈警官找到了双方问题的症结——尊重不够而引发的小情绪。陈警官首先对双方进行情绪疏导,再从人与人的和谐相处展开了劝导。

  二十分钟过去了,何某与李某终于顺下了这口气,并向对方道了歉。何某检讨自己的服务意识不够,语言上对李某有冒犯的地方;李某也表示自己情绪过于激动。随后,陈警官将双方以及李某的朋友带到值班大厅一块治安宣传的展板前,到场的当事人及朋友看着公安机关关于“打架的成本”,红着脸离开了。

  陈警官表示,调解成功的首要秘诀还是耐心,让当事人负面情绪得到适度地倾诉与宣泄,民警要有一双善于倾听的耳朵,让当事人充分感受到派出所的温度。

  调解室的尺度——讲法

  派出所调解工作中的重难点在于讲法和说理。去年11月,渝北公安分局为悦来派出所的调解室增派了驻所律师,派出所的调解工作由远程视频调解变为驻所律师当面调解,群众报警案件中的各类纠纷调解变得更加高效、便捷。律师的到来也为派出所调解工作提供了参考,所里的社区民警与治安民警经常与驻所律师一道主持参与纠纷调解,互助互学。

  今年5月8日,悦来辖区某建筑工地民工班组张某一行14人因用工撤场问题与劳务公司负责人陈某协商不成发生口角抓扯,派出所接警对双方组织调解。当事双方各置一词,情绪激动。

  民工方称劳务公司用工不成,不做任何赔偿就想赶民工走。劳务公司方称张某等人接到不予用工通知后才临时聚集跑来工地闹事,强要务工费和撤场费,而且打了劳务负责人,要求公安机关处理民工方。派出所治安民警与社区民警同时介入处理此事,经过核实被打劳务方人员无明显伤情后,社区民警对民工方进行规范的法制教育,随后与驻所律师一起参与调解民工撤场一事。

  经查明,张某一行14人与劳务方无正规劳动合同,劳务系口头邀约且相关用工细节并未达成完全一致,劳务方考虑再三,告知民工班组长张某不用带工人来,张某执意称事先已找好工人而且有几名工人已经实际入住工地宿舍。

  驻所律师系统地讲解了实际用工的定义,双方各自阐明了观点并提供相应的证据,基于此纠纷实际,派出所建议劳务方出于人道主义的角度对民工方进行误工、交通的合理补偿,双方接受调解,满意离去。

  调解室的风度——言和

  去年12月25日,悦来派出所接到报警,辖区某小区保安王某与小区骑自行车的女业主刘某因进出小区管理问题发生抓扯纠纷,女业主刘某受轻微伤。

  事发后,双方完成伤情检查和治疗,派出所组织双方初次调解。物业保安王某坚持自己只是按照物业管理规定,阻止业主刘某骑自行车从机动车道进出,不愿意承担业主刘某医治费用,而刘某称自己受伤严重,要求赔偿医疗费和误工费上万元。

  派出所社区民警和驻所律师,对纠纷双方当事人进行了法制教育,王某和刘某听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法律规定,都冷静下来,驻所律师就刘某医疗费用和误工费用的相关民事赔偿计算规则和标准进行详细说明。

  派出所社区民警还充分运用“老马工作法”,组织当事人双方分别谈话,耐心细致地讲了社会和谐、社会公德的重要性。最终,王某和刘某最终达成互相谅解,双方签订了《治安调解协议书》,握手言和。

  基层派出所调解室虽小,却容纳着老百姓的喜怒哀乐和要求伸张正义、厘清是非的期待,是基层民警服务人民、倾听民意的平台和桥梁。基层民警的调解工作诀窍不多,关键在于调解中用心、用情、用法、用理,让老百姓明理守法,认可配合。

编辑: 李永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18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