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云办公”让她“变相加班” 拿不到加班工资咋办?

  起早贪黑、周末泡汤……最近,重庆市民张女士遭遇了职场的“变相加班”。

  张女士说,作为有着多年职场经历的资深人士,她没想到会在新公司遭遇这样的事情。而且,她更没想到是,自己供职的是一家上市公司,“我原以为一切都比较正规,没想到……”

  “云办公”让她没法下班

  29岁的张女士有着多年的职场经历。去年底,她入职了一家上市公司重庆分部,负责辅助负责人运营的相关工作。

  因为是上市公司,付给她的薪酬还可以,她满怀期待,希望在新公司有一番作为。为此,张女士也是把多年职场积累的经验、知识储备调动起来,希望在公司好好地干下去。

  可是,今年以来,她却发现公司越来越“得寸进尺”。

  疫情期间,公司实行云办公,张女士也积极配合。可是,她渐渐发现,所谓的“云办公”其实是没有确切的下班时间,“只要老大想到一个点子,头脑风暴,他是一句话交代了,我却要马不停蹄地去落实,忙得脚不沾地。”

  领导动动嘴,下属跑断腿。那段时间,张女士本着对工作和公司的憧憬,还是坚持了下来。“虽然很多时候都是熬夜到凌晨;有时候先睡了个觉,半夜三四点起来接着做。”

  张女士说,她特别理解公司刚刚成立,分部负责人需要表现,自己作为辅助人员,辛苦一点似乎也“没得啥子”。

  “变相加班”还没有工资

  这种辛苦,一直持续到“云办公”结束,恢复正常的上下班,她才觉得,自己终于有了休息的机会。

  后来,她发现这种“变相加班”并没有随着正常上下班而结束,而是愈演愈烈。

  先是没完没了的线上开会,开到凌晨;接着是被迫早起,公司9点上班,她要在7点左右起床做工作;再后来是全公司周末开会,她工作岗位特殊,要拿出一整天时间做会议内容的准备,双休变单休。

  最要命的是:没有加班工资,只有白干!张女士刚入职不久,不好找领导提这事,这些情况,也成了她的一块心病,缠绕着她,“感觉做什么都没有意义,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

  各方说法

  HR “要么走,要么忍”

  遇到这类“变相加班”,职场人士到底该怎么办?有没有好的办法?

  对此,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资深HR,得出的结论是“要么走,要么忍”。

  “太难了!”一位不愿意具名的HR说,从实际操作来看,用人单位处于强势地位,被雇佣者处于弱势地位,双方原本就不对等,沟通能够起到的作用有限。

  该HR表示:“如果你暂时是不能替代的,你可以说不;但是如果你可以被替代,不好意思,按照实际情况来看的话,很多问题无法避免。”

  所以,张女士的情况,“要么看在钱的分上,忍忍;要么就换一家。”

  律师 “不给加班费”违法

  “加班是劳动者经常遇到的情形,就连一些知名企业的老总都提出了‘996’的工作时间。”重庆渝万律师事务所陈继才律师表示,这其实是不符合劳动法的规定的。他介绍,《劳动合同法》第31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严格执行劳动定额标准,不得强迫或者变相强迫劳动者加班。用人单位安排加班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劳动者支付加班费。

  《劳动法》第41条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劳动法》第44条规定:安排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150%的工资报酬;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200%的工资报酬;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300%的工资报酬。

  陈律师表示,像本案张女士提到的这种没完没了的加班,实际上已经违反了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不得超过三小时的规定,并应按150%支付延时加班费;“双休变单休”属于周末加班,应支付200%的工资。如是法定节假日如五一、国庆等时间加班,应支付300%的工资。张女士可根据劳动合同、考勤记录、会议记录等提起劳动仲裁,要求用人单位按上述规定支付加班工资。

  心理专家 应该做好心理疏导

  “张女士的经历,应该是很多朋友们的经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精神分析师谭朝霞表示,张女士的遭遇,也许会对她的心理造成不良影响,建议应该做好心理疏导。

  同时,她认为,作为公司人力资源管理部门,用人力资源心理学的方式,对员工进行人性化管理还是很有必要的,对企业对员工发展都比较有利。

  谭朝霞提取张女士的问题关键语:“原以为一切都很好很正规……却连连遭遇‘变相加班’”、“没完没了的线上开会,开到凌晨……被迫早起”、“双休变单休……没有加班工资”。

  “我们发现这是现实生活和工作中多重趋避冲突引起的心理矛盾和冲突,如果长期被迫这样承受冲突而不去处理,势必会产生生理、心理的耗竭,对身心健康无益。”

  据介绍,多重趋避冲突指同时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目标,每个目标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分别具有吸引和排斥两个方面的作用,引起当事者难以抉择的心理状态。

  譬如说,遇到这类“变相加班”时,我们可以冷静思考、梳理一下:我的职业生涯规划是怎样的、这个变相加班是长期性的还是短期性的、对于工作的期待是否存在理想和现实严重不吻合、付出与收获是否一直这样失衡(这里我们要考虑显性收获和隐性收获)、工作成就与自我关照的矛盾冲突有哪些,等等。

  这样思考、梳理的目的让我们客观面对现实,明白自己身处多重趋避冲突时,我们如何调节、调剂,理解自己多大程度上可以通过调节、调剂自己的心理状态获得平衡。

  “如果这类的变相加班确实让我们的生理、心理感到荷载过重,身心极度疲惫、处在失衡的临界点,重新做工作的选择也是一个自我保全策略,起码,选择在哪里工作是一个主动性的心理状态,这可以让我们身心健康;从主动性的心理状态这个视觉,我们又可以思考,如果不做新的选择,在这个比较尴尬的现实面前,我们再次回到前面的梳理中,重新检视自己的心理动力能力,在心理层面化被迫转为主动,这样我们应对事情的态度就不一样了,我们在额外付出时间、精力时的评价和自我感受也不一样了。”

  记者 张旭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6037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