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这个“诺奖问题”,最伟大的解答在中国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张典标、周闻韬、白田田、刘扬涛

 “我们不能保证消除贫困。贫困已跟随了我们几千年,如果我们打算在50年或100年内消除贫困,那就行动起来。”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比吉特·班纳吉和埃斯特·迪弗洛在《贫穷的本质》一书中这样结尾。在《贫穷的本质》中,班纳吉和迪弗洛到贫困人群最集中的18个国家和地区开展调研,试图从穷人的日常生活、教育、健康、创业、援助、政府、NGO等多个方面,探寻贫穷的真正根源。

  他们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政府无能、法制缺席、腐败横行,落后的基建、教育、医疗、公共设施……统统都可能让穷人难以摆脱贫困陷阱。

  在中国,正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有为政府”坚定有力地推进精准脱贫攻坚,千千万万原本贫困的人口才改变了命运。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在摆脱绝对贫困的中国战场上,中国农村贫困人口每年减少1300万以上,至2019年底已累计减少9300多万人。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年底的10.2%下降至2019年年底的0.6%。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即将得到历史性解决。

  今年年初,班纳吉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毫不怀疑中国将达成全面脱贫的目标。”

  两会期间,记者采访了多位代表委员和扶贫一线的基层干部,他们纷纷表示脱贫攻坚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对如期全面完成脱贫目标很有信心。

  “似曾相识”

  第一次读《贫穷的本质》,王栋对这本书竟有些“似曾相识”。

  王栋是团重庆市委派驻重庆市开州区大进镇红旗村的第一书记。刚驻村不久,他就陷入一筹莫展的境地:驻村工作队打算发展茶叶作为脱贫主导产业,可任王栋苦口婆心地劝,好处说了几箩筐,村民就是不买账。

  后来他才知道,上世纪九十年代,这里漫山遍野都是茶园。当时茶叶卖不出价,村民只好外出讨生活,茶树最终也被荒草“赶下台”。

  找到症结之后,大进镇组织反对种茶的村民上贵州湄潭等地“长见识”。眼界开阔了,回来后,原来的“刺头”开始带头种茶。

  “要扎根到穷人的生活中,才能精准地找出症结在哪,才能精准施策,帮助他们摆脱贫穷。”王栋说。

  虽然诺奖研究并未涵盖中国的扶贫实践,但记者发现不少扶贫干部对诺奖研究所强调的从穷人的角度想问题、帮扶措施要精准等内容并不陌生。

  诺奖评审委员会的声明指出,2019年的获奖者在研究中引入了随机对照试验的方法,把减贫问题拆分化解为改善教育和医疗保健等更为细致入微的问题。

  武汉大学社会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杨华告诉记者:“在扶贫研究中,用随机对照试验研究哪种方法更精准有效,这与精准扶贫有不谋而合的地方,都是提倡政策、措施的精准有效。”

  制度优势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农科院副院长王娟玲的团队,花了三年才在帮扶的贫困村里成功推广了全株玉米青贮技术。

  这是一项已经成熟多年的饲料加工技术,比传统方式更节省人工,对饲料利用更充分。

  第一年,王娟玲的团队挨家挨户,苦口婆心地讲解,可敢尝试的农民很少。第二年,一些农民看到效果,开始跟着“吃螃蟹”。但是大多数农民还是在观望。第三年,绝大多数农民才主动要求学。

  广州天河区对口支援贵州大方县的扶贫干部张勇说,最初,他发现一些贫困户压根儿不觉得自己能脱贫。有一餐吃一餐,麻木地坐在路边看着行人来来往往。脱贫攻坚战打响之后,贫困户难脱贫,驻村干部比贫困户自己还急,一天到晚想的都是摘帽的法子。几年下来,张勇发现贫困户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

  “贫困户觉得自己有人帮,觉得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他,干下去是有希望的。”正因为如此,张勇也把扶贫称为贫困户的“启蒙运动”。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千千万万个像王娟玲和张勇这样的扶贫干部,扎根一线斗贫魔。据介绍,全国共派出25.5万个驻村工作队、累计选派290多万名县级以上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干部到贫困村和软弱涣散村担任第一书记或驻村干部。

  “在实施精准扶贫的过程中,中国在微观的制度层面进行了一系列的创新,但中国的扶贫经验不仅体现在微观层面,更重要的是在宏观层面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王晓毅说,“诺奖研究主张的随机试验无法解释和验证中国集中力量解决贫困问题的制度优势。”

  “西方国家的扶贫依靠福利政策。但不同政党对穷人的态度不同,导致扶贫政策难以持续,也难以斩断贫困代际传递。”武汉大学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吕德文说,“第三世界国家的扶贫主要靠NGO,政府力量很难下到农村基层,只能依靠NGO去执行,而NGO不可能像中国这样大规模动员各方资源。”

  在吕德文看来,大规模动员和一张蓝图绘到底的持续扶贫,都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

  杨华总结说,中国的实践是诺奖研究无法比拟的。

  底气更足

  在今年三月召开的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对52个未摘帽贫困县和1113个贫困村实施挂牌督战,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要较真碰硬“督”,各省区市要凝心聚力“战”,啃下最后的硬骨头。

  在今年全国两会召开前,江西25个贫困县全部摘帽。截至目前,已有河北、山西、内蒙古等十多个省区市实现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桃花源街道天山堡村村委会主任冉慧对如期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很有信心,“贫困户不仅物质上脱贫,思想上斩断了穷根。内生动力激发出来了,就不担心返贫”。

  脱贫攻坚战打响之前,冉慧觉得贫困就是缺吃少穿,交通闭塞。到后来,她发现扶贫更重要的是摆脱精神层面、观念上的贫困。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怀化市麻阳苗族自治县谭家寨乡楠木桥村党总支部书记谭泽勇说,“我们已经实现了对贫困、弱势群体的全覆盖,做到了‘不丢下一个贫困群众’,建立了稳定发展的长效机制,所以有信心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

  今年两会,谭泽勇建议,进一步发展农村田园综合体、推进数字乡村和智慧农业建设。谭泽勇觉得乡村应该成为让人向往的地方,“人们生活在这里感受到幸福和自豪”。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6039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