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昼伏夜出、派人盯梢、地下交易…… 长江禁渔数年,“猫鼠游戏”仍上演

  自2002年长江首次实行禁渔以来,近20年来,长江禁渔已取得阶段性成果,长江鱼类资源衰减趋势得到一定程度遏制,水生态环境有所改善。

  然而,随着禁捕工作持续推进,渔业资源逐步恢复增长,非法捕捞的利益诱惑加大,长江部分流域非法捕鱼屡禁不绝。一出出“猫鼠游戏”仍在上演:非法捕鱼者用尽浑身解数,铤而走险,躲避查处;渔业执法者升级技术装备,灵活应变,穷追不舍。

  非法捕鱼者狡兔三窟

  长江与其一级支流綦江交汇处,是鱼类繁衍生息的天堂。眼下正值鱼类产卵期,大量鱼类在此洄游、繁殖。

  2005年4月,国务院批准设立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保护区)。江津珞璜地维长江大桥以上115.22公里江段,包括长江和綦江交汇江段,正处于该保护区的核心。

  在重庆市渝北区洛碛镇长江码头,增殖放流活动正在进行 王全超 摄

  尽管是保护区,但在禁渔期内非法捕鱼现象还是屡见不鲜。附近居民罗成辉(化名)说,经常半夜遇到非法电鱼者。“这些人平时以其他身份出现,到了夜晚就开着快艇,从上游往下游顺水电鱼,由于使用了发电机和增压器,各水层的鱼都无法幸免。”罗成辉告诉半月谈记者,眼下长江进入涨水期,鱼类会游向岸边产卵,捕鱼将变得更容易。

  半月谈记者走访发现,在嘉陵江两江新区礼嘉段柳吊溪渡口附近,溪流入江口隐蔽地横着渔网,一男子正划着简易筏船收网取鱼。不远处的江面上,漂浮着几个矿泉水瓶,瓶下则是捕鱼用的鱼笼。岸边草丛,还有不少隐蔽的垂钓者。

  该渡口旁的灯塔值守人员说,由于查得紧,很少有人明目张胆下网捕鱼,但天黑之后人就多起来了,有的甚至通宵垂钓。“昨晚几个人12点才来,凌晨4点离开,钓了3条正在产籽的鲤鱼,加起来大概有五六斤。”

  不少非法捕鱼者采取的是无差别捕鱼,长江一些珍稀鱼类也无法幸免。2018年4月和10月,长江航运公安局万州分局连续破获两起非法捕猎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查获的渔获均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胭脂鱼。

  “非法捕鱼者的反侦察能力有所提升。由于很多执法船舶没有夜航功能,加上工作人员夜间休息,给打击非法捕鱼带来很大难度。”三峡库区一名渔政执法人员说。

  渔获去哪儿了

  谁在长江禁渔期非法捕鱼?这些捕获的江鱼又去哪了?带着这些疑问,半月谈记者发现了一条黑色利益链。

  执法人员表示,非法捕鱼者主要分成两类:一类纯粹出于爱好,以垂钓为主;一类为了赚钱电鱼、网鱼,出售渔获,以牟取暴利。

  重庆两江新区大竹林老街的一家餐馆,长期经营嘉陵江野生鱼。虽然该餐馆位置偏僻,但由于“货真价实”,受到不少食客拥趸光顾。

  半月谈记者5月9日在此馆暗访发现,虽然禁渔后该店货源受限,但店内仍有两条嘉陵江的鮰鱼等待出售,每条重约2斤。“是熟人拿来让我们帮着卖,卖给我们一斤230元,店里卖出去一斤260元。”该餐馆经营者说,“现在查得紧、货源少,我们都是做回头客的生意。”

  半月谈记者走访了解,相比于普通养殖的鱼类,长江野生鱼价格普遍上涨2至5倍。以鲤鱼为例,普通养殖的价格约10元/斤,但长江或嘉陵江鲤鱼的价格多在40元/斤以上。有些稀有的长江鱼类,比如刀鳅、鮰鱼、胭脂鱼等,更是价格高达数百元一斤。

  除了江鱼的地下交易,非法捕鱼工具的销售也十分火爆。今年3月,长江航运公安局万州分局破获重庆首起采用可视锚鱼器非法捕捞水产品案。这种可视锚鱼器有多个鱼钩,并可实时回传水下画面。

  半月谈记者在淘宝网上搜索“可视锚鱼竿”,立即出现许多此类商品,价格多在1000元/套以上,一些网店的月交易量高达300至600单。

  此外,在一些电商平台和企业网站上,电鱼器等非法捕鱼设备也堂而皇之地销售。这些捕鱼工具一旦失去有效管控,将严重破坏长江鱼类资源。

  猫鼠同步,斗智斗勇

  为将非法捕鱼者绳之以法,执法者想尽办法。

  针对非法捕鱼者昼伏夜出的习惯,长江航运公安局万州分局创新警务模式,采取与犯罪分子同步的作息方式,提升破案打击的针对性。

  为避免打草惊蛇,民警往往开私家车执行公务。同时,该分局还公布报警电话,发动群众力量打击不法分子。

  去年3月,万州分局奉节派出所民警在奉节县长江流域梅溪河偏岩子水域,将正在非法捕捞的一对夫妇抓获,当场查处捕捞工具及渔获3.335公斤。今年3月,该分局破获的采用可视锚鱼器非法捕捞水产品案,就是依靠群众举报获得的线索。

  据统计,近4年来,长江航运公安局万州分局共破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达320余起,查获渔获物1000余斤,渔船、猎捕工具1000余件,打击处理110余人。

  “有些捕鱼者对执法人员和船舶专人盯梢,执法船一出动,他们就撤离。”巫山县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