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解密小殡仪馆里的大工作:“摆渡”亡人 告慰亲属

  新华网重庆6月24日电(刘运勇)重庆沙坪坝青木关上有一个青木殡仪馆,它地处偏僻,全员仅20人。它却承担着9个乡镇街道的逝者火化任务,获得重庆市总工会授予“工人先锋号”称号。

  “我是和同事一步步从9楼把遗体背下来的”

  青木殡仪馆只有两个科室,综合科和业务科,业务科包揽了遗体抬运、收殓、辅助验尸、美容、火化等任务,分两班24小时轮岗,一个班5人。讲到遗体抬运,业务科主管兼任甲班的班长刘军回忆说,有一年夏日酷暑,一栋居民楼发现一名过世好几天的孤老太太。同楼居民嗅到味道报了案。接到派出所通知,他和同事赵兴春上楼去接抬遗体。刚用裹尸袋将尸体装好抬到电梯旁,物业管理员就来阻止,不让进电梯。楼梯间很狭窄,只好轮换着将裹尸袋从9楼一步步背了下去。

  “我们是不信那些的,但是,哎,能理解。”刘军说,当时那一路的汗味臭味,至今记忆深刻。

  如果说从楼上一步步背下楼是累,那从大树上接下遗体就是险,刚担任综合科主管的朱川讲述他刚到殡仪馆时遇上的最危险一次接遗体:“歌乐山上高树多,有个人在树杈间搭起一个窝棚居住,不知为啥去世了。树杈离地很高,爬上去的时候心尖儿都攒紧了,背更是背不下来,只好挂起保险绳绑牢遗体吊下来。”想着当时的险象环生,朱川眉头皱得死紧:“遗体很重,不能抖坏了呀,法医还要取证的。一寸一寸,一寸一寸的慢慢放。”这似乎成了他脑海里记忆犹新的慢镜头。

  “我凑那个遗体以后,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

  接回殡仪馆后,就是对遗体的 “美容”。如果是意外身亡、尸体残缺,需要对其进行拼凑修复后再化妆,保证体面地离开。那个和刘军一起将遗体背下9楼的赵兴春,还兼任了辅助验尸、美容的工作。他说,最难的就是破碎遗体缝合,遇难者的身体可能分成了几十块,左手右手要拼凑得正确吧,若是发现得晚了,身体腐化严重,或者被野兽撕扯,是很不容易分辨的。怎么办呢?“硬着头皮凑。” 赵兴春说:“终于将人身各部位合完整了,回到家中,一想起刚才工作时,几天几夜都睡不着!”

  同样,刘军也兼任着这样的工作,他回忆为溺毙的遗体缝合:“非常累,经常一缝就是两三个小时,穿寿衣再要花上大半天时间。”

  “火化的苦,在于高温,更在于做人的工作”

  遗体火化是最后一步,这一步,不止是将遗体送入火中,还包括之后的骨灰入盒、临时寄存等一系列工作。建馆初,青木殡仪馆的火化炉温度达摄氏300度以上,骨殖出炉后,周围环境也在60度左右,当地习俗是凌晨出殡,就只能夜间火化遗体。若是在遇上个三伏天,这份工作的劳累可想而知。可这都不是最苦的,业务科主管、乙班班长刘亚军说:“最苦的是做活人的工作。遗体生前做过钢钉接骨,在骨灰中发现了钢钉,亲属硬说是火化工大意,混入铁钉,会引起’血光之灾’,怎么都解释不清。这道理哪个讲得通透,只好反复劝解,他们不消气不罢休。”

  那还一直坚持了这么多年?刘亚军说:“把一份极悲痛的事,做得让逝者家属在最后的痛苦中,获得一份宽慰,减少一点悲伤,等于他们在无助时得到了帮助,我就满意了。”

  他们似乎都在讲述着“摆渡人”的苦和累,可这样的苦,这样的累,他们都一丝不苟的完成了,有的人甚至一做就是二十年。据经理黎金玉介绍,仅 2019年青木殡仪馆就火化遗体2655具,接殡271趟,全员满负荷运转,获得社会各界好评。2018年,这个集体获得重庆市总工会授予“工人先锋号”称号。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6155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