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面对洪水 我们拧成一股绳——重庆防汛一线见闻
2020年07月07日 12:58 来源: 新华社

7月2日拍摄的重庆涪陵区长江支流乌江(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新华社重庆7月7日电(记者李松、黎华玲)5日晚,重庆启动洪水防御Ⅲ级应急响应。“今年的雨量多,洪水来得也急。”重庆江津区广兴镇时化街社区书记苏显扬说,6月下旬以来,多轮强降雨给时化街带来巨大的防汛压力。

  7月4日8时至5日8时,重庆长江沿线及以南地区降下中到大雨,局地降下暴雨到大暴雨。江津、綦江、涪陵等12个区县出现暴雨,局部地区暴雨持续。

  时化街位于綦河畔,多栋房屋沿河而建,街道呈30度斜坡延伸至河道码头,整个街区房屋高低错落。

  受上游密集降雨的影响,6月22日,綦河流域重庆段全线告急,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发出了80年以来的首次綦河洪水红色预警。綦河沿线区县面临严峻考验。

  好在提前预警,时化街社区有惊无大险。

  苏显扬说,本月初开始的新一轮强降雨导致河水迅猛上涨,水位线升至213米。河水瞬间没过码头开始往临河房屋里窜,处在低处的房屋一楼被淹,20多户受灾。

  “面对洪水,大家团结互助,把能搬的东西搬到了高处,人也及时转移。”时化街居民李品芳告诉记者,6月22日那天河水上涨得十分迅猛,直接将一楼淹没。

  经洪水反复冲刷,李品芳家的一楼阳台垮了,厨房的锅碗瓢盆被洪水卷走。还有的居民家门窗全毁,连电扇的扇叶都被洪水搅得缠成“麻花”。洪水退去,时化街满是淤泥,被洪水浸泡过的墙皮有些脱落。现在,清淤、消毒、地灾监测等工作正在进行。

  在綦江区,洪峰多次过境城区,最高时的水位较日常高11米,超保证水位5.1米。据统计,全区已从洪峰水位线下紧急转移群众10万余人,目前倒塌农房20余户,农作物成灾面积达156.7公顷,部分地区出现滑坡。

  7月2日,重庆市江津区广兴镇时化街的社区干部、志愿者在对洪水侵袭后的街道和居民楼进行清淤、消毒。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连日来,一线工作人员24小时轮班值守。綦江文昌宫社区志愿者王定国就一直坚守在临河街道。每一轮暴雨来临之前,他就沿街敲锣喊话,提醒居民避险。沿街的一、二楼商户均及时撤离,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然而,王定国自己却没时间回家搬东西,成了少数没及时转移家电的受灾户之一。“洪水猛如虎,只要我们在一起拧成一股绳,一定能战胜一切困难。”他说。

  丝毫不敢放松的还有防汛一线的水文站工作人员。“长江2020年第1号洪水”在长江上游形成。3日凌晨2点左右,第1号洪水过境涪陵区,水位达158.52米。水文上游局清溪场水文站工作人员没日没夜地驻守,进行测流、采样、水文预报等。

  奔涌的洪水中漂浮着树枝、塑料袋等杂物,时不时会挂住水文缆道上的铅鱼,缠住流速仪的桨叶。这时,值守的人员需冒着被洪水冲走的危险将铅鱼拉回岸边。“雨不停,我们不休息,半秒钟都怠慢不得。”站长朱辉说。

  据悉,重庆各地降水量预计为125至270毫米,与去年同期相比,东南部、东北部和西部偏南地区偏多3至5成。据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监测,5日8时至6日8时,重庆彭水、黔江、武隆等5个区县出现暴雨,最大日降雨量出现在彭水县朗溪村,超过100毫米。受降雨影响,綦江区綦河、秀山县梅江、石柱县龙河等中小河流出现1至5米涨水过程。

  从应急救援队到每个社区志愿者,从基层地灾监测员到每一名群众,每个人都提前做足准备,应对汛期可能出现的各种困难。

 

编辑: 王龙博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6206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