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天府雄州”古城新韵 “资阳四杰”结缘重庆

四川省简阳市,俯瞰石桥井老街。记者 谢智强 摄\视觉重庆

简阳石桥井旧景。简阳市委宣传部提供

资阳市南津镇,老街上还留存着以前的拴马桩。记者 谢智强 摄/视觉重庆

资阳市临江寺豆瓣厂区,工人沿用古法制作豆瓣。记者 谢智强 摄/视觉重庆

简阳市音乐广场,韦南康记功碑。记者 谢智强 摄/视觉重庆

  核心提示

  离开内江市资中县跳蹬铺,向北前行5公里即进入相邻的资阳市雁江区金带铺。经金带铺到成渝东大路“五驿”之一的南津驿,再沿沱江而上,在雁江渡过沱江,进入资阳市中心后,继而西行经临江寺进入简阳辖区。简阳是千年古城,素有“蜀都东大门”“天府雄州”的美誉。过简阳阳安驿,向西北到四川四大名镇之一的石桥井——从这里东大路就要与沱江作别,翻龙泉山而去。

  成渝古驿道在资阳、简阳境内长约117公里,是传统文化积淀极为丰富的一段。6月27日至7月2日,记者对这一段进行了探访。

  南津驿

  “资阳四杰”的重庆渊源

  进入资阳市雁江区后,沱江江流平缓,九曲回肠,如碧绿飘带。古驿道伴其左右,向北延伸。

  “策马津头数往还,频看景物自幽然。北岩翠耸云千朵,南涧青浮玉一环。”曾任清代资州牧的王尔鉴,感怀眼前的沱江之景,在其东岸的南津驿渡口崖壁上留下了这首诗。诗中的“津头”,指的就是南津驿。

  “古代以水为津,这里位于资阳城南,自然就叫‘南津驿’。驿站原址就在这皂角树桥北的沱江边上。”59岁的南津镇老居民陈善金介绍,驿站建于康熙初年,是东大路上的五大驿站之一。

  从驿站向北,进入还保存着大量穿斗结构老宅的下场段——新民街。新民街30号,铺面木门板在风吹日晒中已发白。

  “这是革命烈士余国祯的故居。他和重庆有很深的渊源。”资阳市作协副主席杜先福告诉记者,余国祯生于1907年,1927年加入共青团。

  1928年4月,时任巴县县委书记的周贡植及县委成员被捕后英勇就义,重庆地区的党组织和团组织遭到严重破坏。是年底,余国祯调任共青团江巴县(相当于现重庆主城)临委书记,用不到一年时间将团员从40余人发展到180余人。

  1933年春,已任共青团省委书记的余国祯在成都被捕。与周贡植一样,他在狱中拒写“悔过书”。在给父亲的遗书中,他写道:“你们虽然失去一个儿子,但是中国人民始终要获得胜利的!”1933年8月18日,余国祯牺牲,年仅26岁。

  街口的南津酒家所在地,曾是新中国第二任重庆市长曹荻秋家老宅旧址。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曹荻秋任重庆市长,在西南军政委员会支持下平息了银元挤兑风波、物资投机倒把风潮,支持101厂(现重庆钢铁厂)研发、制造成渝铁路钢轨。在办公用房紧张的情况下,他动员市政府干部腾出“渝舍”(解放前重庆市长杨森旧居),修建重庆市少年宫。

  “余国祯、曹荻秋、饶国华、邵子南被称为‘资阳四杰’。其中,毛泽东点名表扬的抗日名将饶国华、《白毛女》初期执笔人邵子南都曾在重庆工作和生活过。”资阳市雁江区作协主席梁朝军说。

  饶国华出生于雁江区宝台镇,原为四川军阀刘湘手下干将,长期驻军于重庆。1937年“七七事变”后,国民政府在重庆上清寺召开川康整军会议,他主动请缨参战。在南京保卫战中,饶国华率川军驻守安徽广德,浴血掩护友军西撤。1937年12月1日凌晨,他在留下“余死无恨矣”的遗书后以死殉国。1983年,饶国华被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2014年被列入民政部首批抗日英烈名单。

  邵子南是资阳市雁江区中和镇人,是歌剧《白毛女》初期执笔人。1946年,他被延安派往重庆《新华日报》工作,任探访部(即采访部)主任,解放后又任重庆市人民广播电台台长、重庆市文联常务副主席等职。

  挖掘驿路文化,将南津驿古镇保护活化是当地人的期待。目前这里正在积极推进集古驿旅游、康养休闲于一体的特色小镇项目。

  雁江渡

  川剧“资阳河”流派发源地

  从南津驿沿沱江而上,过迎仙桥5公里,就到古资阳城边的雁江渡。如今渡口旧痕无存,河堤两岸绿树成荫,花开遍地,东岸是长达14公里的亲水园林,西岸是防洪大堤,资阳沱江一桥飞架南北,桥上车水马龙。

  距渡口不远的城内曾有城隍庙,是以资阳为中心、辐射四川中南部地区的川剧高腔“资阳河”流派发源地。

  作为川剧四大流派之一,“资阳河”兴起、形成于明清时期的资阳城隍庙庙会戏台,受益于戏班间的相互交流、票友们的认真赏评。川剧高腔的声腔在帮、打、唱的独特艺术表现手法上,比较严肃地运用了古代词作含义,并有一定创新价值。

  据传,乾隆曾手书“显忠大王”以嘉奖守护资阳城有功的城隍爷,当地人以唱川剧表示庆贺,随即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前来此地赶庙会。大量人潮带来极大的成名机会,想在城隍庙戏台上崭露头角的戏班也排成长龙。为增加“露脸”机会,负责演出排期的会首与戏班商议,打破声腔界限同台演出,从而奠定了川剧“资阳河”流派的基础。

  在此基础上,资阳形成了“雁江金玉班”“雁江大名班”等知名戏班,开设了两个川剧专业培训班,“资阳河”流派由此享誉巴蜀。

  “当时小戏班大多在各个乡镇演出,技艺完善才后到城郊大镇和城内的万寿宫、川主庙表演,待技艺精纯后再登城隍庙戏台。”雁江区文联主席孟基林介绍,这种“闯关”模式促进了各戏班不断提升演技、加强交流,资阳一度成为“川剧好莱坞”。

  融合、包容是“资阳河”扬名的关键。清光绪年间,其貌不扬的“料棒蛇”一举夺魁,便是其中的经典案例。

  “料棒蛇”本是下川东(今重庆三峡库区一带)的花脸,听闻在资阳城隍庙表演出名,就能声震全川,于是找到会首要求唱《魁星点斗》,放言要“夺魁”。“料棒蛇”身材矮小,细眉小眼。会首见他“硬件”不行,怕他演砸了影响城隍庙的声誉,没有答应。为示决心,“料棒蛇”将所带银两作抵押,终获演出机会。

  表演当天,“料棒蛇”没有作传统的魁星装扮,而是赤膊,着烽火肩、朱红裤。只见他连翻跟斗来到舞台中间,继而独脚连跳,在肢体的腾跃中忽将身体缩成一团。三个高难度动作一气呵成,引得台下掌声雷鸣。随后,“料棒蛇”舞动左手,手中兀地弥漫出黄烟;挥动右臂,五色彩花随风飘落,惊得台下观众连连叫好。接着,他又以《疯僧扫秦》等剧目展示唱做功底,最终力拔头筹。

  戏剧表演在雁江有着深厚基础。旧时共有戏台70多座,至今全区仍保留了40多座。如今,该区正在深挖文化内涵,推动文旅融合。位于东大路上的临江镇开设了旅游观光线路,让游客在技师指导下体验传承了近三百年的临江寺豆瓣制作工艺,品尝制作豆瓣的古井井水,体验完后还可在镇上观看川剧。

  “我们希望能通过与重庆的合作,获得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资阳市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仅旅游方面,如今资阳与重庆就互设旅游商品销售门市8个,互送客源30余万人次,并加强了“巴蜀美丽乡村示范带”建设,共建跨省毗邻地区联动发展先行区、示范区,为助推成渝相向发展和成渝中部地区一体化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阳安驿

  诗人荟萃唱咏川中“江南”

  过临江寺,便进入简阳市境内。

  走进由原简阳市政府办公楼改建的简阳市图书馆,院内有10株需两三人才能合抱的黄葛古树,枝干遒劲,已有300多年历史。

  “简阳古称简州。这里原是简州署衙所在地。阳安驿就在黄葛树以东、马号街以西的区域。”《简阳志》主编徐正唯告诉记者,这里曾是东大路上的重要驿站,设有驿官3名、马夫6人、快马12匹。

  由阳安驿往北,跨绛溪河,到人民公园内绛溪河汇入沱江的“鱼嘴”。

  “秋风仿佛吴江冷,鸥鹭参差夕阳影。垂虹纳纳卧谯门,雉堞眈眈俯渔艇。阳安小儿拍手笑,使君幻出江南景。”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曾在傍晚时分登上位于“鱼嘴”的江月楼,见江上升起薄薄暮霭,泛着点点渔舟,以这首《江月楼》感叹此地不是江南,胜似江南。

  简州地处四川盆地中部的浅丘地区,河道纵横,农业发达。在薛涛生活的唐中后期,经剑南西川节度使张延赏、韦皋等的经营,简州成为安史之乱后唐王朝的重要粮仓和练兵之处,也被称为“天府雄州”。

  出人民公园后街沿安象街北行,与渡口街交汇处,东侧是老成渝公路318国道,西侧是老成渝铁路。“这里曾有一座小小的‘折柳桥’,因一首诗而声名大振。”徐正唯说。

  据《简州志》载,折柳桥原名“情尽桥”,在阳安县北门,旁有送别小亭。唐宣宗时任简州刺史的雍陶送客于此,好奇地询问桥名来历。当他得知,以往送客至此便挥手作别,止步处情亦止时,便提笔写下《折柳桥》:“从来只有情难尽,何事名为情尽桥。自此改名为折柳,任他离恨一条条。”借用诗经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之惜别之意,成为后世以“柳”喻“留”的佳作。

  “薛涛、雍陶都是唐代著名诗人,而在这里留下佳作的还有杨慎、李调元等。北宋黄庭坚从长安被流放到黔州(今重庆彭水),在简阳圣德寺落脚,与寺内住持也有过诗歌唱和。”徐正唯说,“因此,简阳既是‘天府雄州’,也是诗歌之州。”

  石桥井

  商贸发达成“小汉口”

  沿折柳桥旧址旁的安象街向北3公里,便到沱江畔的简阳石桥井。

  在石桥井南部,长满青草的下栅子门依然屹立,拱顶“石桥镇”依稀可辨,这也是简阳境内唯一尚存的古城门。

  穿过幽静的青石小巷,跨过褚红色的回龙桥,行过排满穿斗木瓦房的老街,石桥古镇有着阅尽繁华后的恬淡。

  “一带寒山起暮烟,盐家炊灶傍晴天。凿开混沌熬三峡,倒泻洪涛瀹九川。”这首清代无名氏所作的诗,生动地描绘了当时石桥盐灶房从盐井中汲取卤水、熬制井盐的火热场景,也道出了“石桥井”地名来历。

  石桥井最初因盐而兴,从而由东大路上的幺店发展成为全川四大名镇之一。据《重修简州志》载:“(简州)州北七里产盐,州判分驻于此,雁江绕其左,舟楫往来,系盐引批验要地……”说的就是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此地设州判(县级盐官)管理盐业事务。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良好的水运条件和优越的区位,让石桥井得以进一步发展。“这里是沱江距成都最近的天然良港,旧时大批货物在此,或经东大路折向西北翻龙泉山进成都,或由成都至此装船载往重庆。”当地文史专家高亚夫说,旧时,在石桥井及附近停泊的大小船只上千,船桅林立,因而石桥井又被称为“小汉口”。

  当地96岁老人魏素华向记者讲述当年石桥井岸边的繁华景象:每日清晨朝阳升起时,沿江一带便以船为市,开始了一天的生意。装满货物的大小木船首尾相衔,船与船之间搭上木板方便行走。操着南腔北调的商人在载满粮食、酒、糖等大宗商品的船上查看货物质量、讨价还价,喧闹程度不亚于陆地市场。1935年,四川水警局在此置石桥直属水警所,1946年又将其升级为水警分局,以维持水上运输、交易秩序。

  陆地上,石桥井的街名也镌刻着商贸发达的印记:福建街、江西街、陕西街等,均为各省商人会聚之地,场镇上共建有各省会馆6个。当时盐业、货运带动蔗糖、铸铁等30多个加工业、制造业行业的兴起;全镇有商号、字号270余家,形成米、糖、烟、酒、盐、棉、油、山货八大行业帮派。工商业的发展带动了金融机构的入驻,中国银行、聚兴诚银行等10多家公私金融机构在此设点办理业务。其中,在此开设办事处的聚兴诚银行总部,设在重庆市渝中区解放东路112号,创办于1915年,是重庆首家私营商业银行,也是川帮商业银行中唯一无军政背景的民族资本银行。

  作别石桥井继续北上,过赤水桥、石盘铺,就将翻越龙泉山,进入老成都境内。

  随着成渝公路、铁路的通车,石桥井、赤水铺、石盘铺的陆运受到巨大冲击。在成都东进的背景下,简阳将通过打造沱江绿道,让石桥井与简阳城区更好地融为一体,在保留传统文化基础上实现文商旅融合。今年5月,石盘街道被划入成都东部新区,成为龙泉山旅游开发的重要文旅节点。

  简阳市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介绍,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全方位提升了简阳的区位优势。作为成都东进“主战场”,简阳以全域生态资源为公园城市基底,科学规划生态空间,加快构建全域绿道体系,建设“城山相映、人水共生”的大美公园城市。在此基础上,围绕先进制造业推进简阳临空经济产业园、成都空天产业功能区、西部电商物流产业功能区三个千亿级产业集群,努力构筑连接成渝地区的桥头堡。

  (地图资料来源:成都地图出版社。)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6249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