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夏日诗歌四人行:墨上开花,笔回到恋人身旁
2020年07月21日 11:40:30  来源: 新华网

    王学芯的诗

 

    愉快过程

 

    镜照的晚年

    和任何人自己的过度和完美 我想

    大家的默想一模一样

    趋于一致的简洁明澈 幻想时刻

    是那

    感染眼睛的月色

    胸膛里洁净的房间

    一件无瑕的衬衣 一处广阔似床的海岛

    或一次模拟跳伞 一次冬泳 一次滑雪

    或一茗香茶 一茗悠然 一茗微笑

    以及听话的脑袋

    服从的肌腱

    这些体内合适的诸如此类

    我想 大家的心脏都是一头野兽

    在从幻想之巢

    跃向真实山脊

    并在岩石之上坐看云朵的桃子和日出

    万物涌起无垠的葱茏

    而当这种愉快过程成为确定的行为

    那么 我们所拥有的坚韧

    就是一种时间的倔强

 

    距离或看老

 

    我的身后移动着一个年轻人的影子

    我每天行走一步 他迈出三步 或像风

    我缓慢 他加速 我们之间的距离

    在缩小

    在连接

 

    就像声音 我由洪亮降到低语音区

    他保持激昂 拖曳出沙哑 喉咙像在沉没

    这种肺腑间的区别

    也是一种接近

 

    再如皮肤 我的蜃景穿过云层的鳞甲

    皱纹如同绿色树丛留下的一叶茎脉纵横

    而他昼夜兼程 献出自己的衰老

    包括抽干水分的脸 以及

    失去弹性的唇角和眉尾

 

    现在 他以一次跃动的姿势

    进入我的影子 浸透了一种构成的沧桑

    跟我的预感

    快了十年

    而他 从我身边忽闪向前

    又因为风速

    拉开了距离

 

    悸动

 

    打磕睡之前

    你睁开一只衰弱眼睛 告诉我就一会儿

    说时间长了 噩梦就会绵延不断

    甚至还能

    串起以往情节

 

    还说窗帘不能闭合太紧

    要让外面清晰的空间

    粗枝梗茎的树丛或上面的花朵

    透入一点进来

    因为光线

    是最好的时钟

 

    椅子的扶手轻轻夹住了你的两只胳膊

    嘴角像是作好了平衡的准备

    划出一道唇线

    微微颤动

    停顿了呢喃

 

    而我必须记住

    片刻之后需要弄出窗帘的滑轮响声

    把缠住脖子的梦 沉入的暗黑

    松卸下来

    休止自己的悸动

 

    作者简介:王学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可以失去的虚光》《尘缘》《空镜子》《迁变》等11部。

 

    中海的诗

 

    流水谣

 

    三月,流水缓慢。落花

    接近静止,白云之上

    细小的波纹志存高远

    ——它在努力回旋出一面

    闪光的镜子

 

    “镜中物虚幻,你身后是巨大天空

    一切想象都可显现……”

    但流水有向下的决心

    花朵在必谢的路上,从空中

    向镜子靠近

 

    这更像一个历经长途奔波的人

    当春风吹来,忍不住困顿

    忍不住浇灌体内百万株桃花

 

    醒来的脸从镜中浮上来

    白云、桃花和天空都恢复了原形

    船儿摇,涉水的人沉浸在

    落花和流水的两不知里

 

    而细浪在一个人的眼下

    生生不息。它必死的信念

    在杯中,仍怀江河之勇

 

    纸间

 

    墨的无限可能,源自笔和纸

    “你们陌生而分明,在各自的孤立中

    失去自己——

    书写者对深夜废话般的怀疑”

    这两者,必与黑融为一体

 

    星光在玻璃上布满裂痕

    台灯更接近于冥想般消失

    纸间山水纵横,实际是个废物

 

    是个废物?我对两团形似恋人的墨滴着迷

    “深夜想到的事物被光线所折叠

    天马行空,全是情色”

    星星破窗,但湮于纸间

    像相拥的两个人,化作

    两行无端的泪水

 

    熬过了搁笔的一个时辰

    星星无以描绘——

    墨上开花,笔回到恋人身旁

    看空白陷于黑色的裂缝

 

    我盲人般走笔,所画之物

    全是纸外两座山的不言不语

 

    听涛

 

    在海岛观测哨,视界挤进一艘船

    它不等同于杂质、妄念。蜜月期刚过

    一个士兵迎来孤独——但算不上隔绝

    涛声矩阵般退去,无沿帽加剧声响的

    后退。哨外有看得见的风

    他在望远镜中轻诵了一句诗

    风向果然改变,但他仍然看着那船

    无声驶过。他仍然把新到的事物

    悄悄用尽——

 

    两年过去了,在更前沿的地方

    听涛,残阳不残

    更接近于无声美学

    单一的潮声如彼时此时

 

    而十年后,一个老兵的一次虚拟旅行

    景象依旧。不同于黄昏,清晨更清

    他,他们——来自这涛声的怀念

    当一艘船驶离,当风向改变

    单一性却尚未改变

    他们仍渴望十年后的纯粹之晨

    ——带着不可扭曲的线性日出

    带着涛声依然洁癖的余音

    他,他们来自当过的兵

 

    作者简介:中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中篇小说集《碎片》,长诗集《终剧场》《中国梦》等5部。

 

    龚璇的诗

 

    睡莲

 

    我,终于睡成一朵莲

    在莫奈的眼睛里,与水景花园

    结为秦晋之好。一天也罢

    一年也好,美,早已无法抗拒

    水床,在别处,可能是一滩死水

    而这里,光与影

    交绘出清凉的心情

 

    谁,把暗伤过滤干净

    把泪,晒成闪光的珍珠

    内省的手指

    不敢触摸一棵水草

    逾越河上的舟影

    聚焦的目光,也不敢刺痛

    隐匿的爱情

 

    谁会从头开始

    抹去与天空交会的界线

    在一片空白处,种上睡莲

    白色的,蓝色的,粉红色的

    明媚的阳光下

    与水生植物摇曳风姿

    看着你,我忘记了与天使的约定

 

    必须承认一点

    这是我一生忧伤的所在

    我并不在乎背景中的人物

    但不能只想睡成一朵莲

    浮现平静的水面。有时候

    灵魂的独白,需要足够的勇气

 

    纳鞋底

 

    寸寸茧花磨砺的美艳

    在手掌间,收纳母亲的叨念

    灯盏下,一针一线

    渴望缩短彻夜不眠的间距

    别绪的秘密,从厚实的鞋底

    涌出远方与木屋的梦幻

    夜更将尽。谁,恍恍惚惚

    说不出太多的情话

    沉默,如一尊慈祥的塑像

 

    早醒的小孙女,围着桌椅

    粉面红晕,瓦解嘻闹的表情

    轻扣十指,鲜活的目光

    相交一瞬间

    谁,毫无察觉,内心细密的爱意

 

    起雾了。身体的磁极

    姿意吸收月光的幻象

    那些幸福的柔波

    不再盘点轻风与细雨

    隐喻,是一种揪心的记忆

    谁,打开密码的锁匙,绑住一帘月光

    校正时间的酸疼

 

    我不在身边。月圆之夜

    聚散的约定,省略了某些行旅的破绽

    只以会意的微笑

    看窗外星月的退潮

    身在异乡,是谁

    惜履如珍,遥感纳鞋的夜歌

    而我,背负的情债,前世不能还清

    今生更休得付偿

 

    藏地夜曲

 

    藏着篝火的炙热

    谁,娇媚的肢体,顽固地

    为草原之夜

    拒绝心智的腐朽

    比之纯真的月光,更着迷

    空气中的留香

 

    从扎尕那到河曲马场

    从拉卜楞到郎木寺

    从玛曲到迭部

    森林、草原,寺院

    野羚羊、黑牦牛、灰鹤群

    牧马人、紫袍僧、锅庄女

    逐鹿我的沉默

 

    有人同情彼此的处境

    一些小动物,最喜欢的方式

    就是警惕地看着你

    此刻,你必须蹲伏草地上

    蹑手蹑脚,做一些事情

    挽留草原的宁静

 

    夜正来临。我不应该有丝毫的怀疑

    灵魂的清明

    需要浩瀚的星空。夜色阑珊下

    格桑花、鼠尾草、蓝百合

    跪倒草原的泥土上,在影子里

    说着贴心的话

 

    我为青稞酒醉舞,几时又能惊醒

    只做一个男子汉,粗犷地

    慷慨生命的陈述

 

    作者简介:龚璇 ,中国作协会员。出版诗集《或远或近》《燃烧,爱》《江南》等六部。

 

    邹晓慧的诗

 

    枫,我在织布机上想你

 

    我手中操作的丝线

    一根根 一梭梭

    在织布机上穿流着

    每当上夜班时

    我手中的丝线特别忙碌

    在织布机之内 乡愁之外

    忙碌地穿织着

 

    所有被织布机传染的酸痛

    寄放在流动的丝绸上

    枫,我怎样把梦寄给风

    怎样把流浪的目光

    提炼成晨露捎给你

    纵横交错的流水线

    截住我贫血的翅膀

 

    枫,你看流水线的姿势

    这些来来往往的眼睛

    这些轮回不尽的寂寞

    把我手中的丝丝血痕

    穿织成眩目的光彩

    能不能捂暖

    走失在额前的那缕头发

 

    我手中操作的丝线

    在忙碌地穿梭着

    我把疲惫和伤感放进织布机

    枫,你看我的掌心

    每一道皱纹渗出汗水

    滴滴 滴在异乡的丝绸上

    乘着十万八千里的流水线

    抵达你的桑林

 

    失落的鸟声

 

    寻找已久的鸟声

    流水一般流过

    把一部分的春天洗绿

    焦躁的情绪开始返青了

 

    很久没有听到鸟声了

    是谁在我们的生活中

    击碎越来越少的鸟声

    ------绿色的鸟声

 

    鸟声快要失落了

    鸟声已先我们离开春天

    模糊了村庄深处闪烁的流水

    这破碎的声音人人都能听到

 

    鸟声真的失落了

    鸟声坐在水乡的故事里

    我从那里看见自已忧伤的面容

    鸟声落是流水里

    一生也飞不出来

    我看见农业流出大滴大滴绿色的泪珠

 

    梦见双马石

 

    双马石, 乡愁是你留给我的孩子

    所有的风都为他吹

    所有日子都为他悲

    当我想你的时候

    他就满山遍地野跑

 

    谁的身体在山中凝结

    谁的血液在水中打开

    又像一个不敢回家的孩子

    坐在风口,除了沉默

    如同清溪河,无法睡去

 

    假如所有的日子都为你而破碎

    必有伤风的诗歌持续发霉

    假如所有远走他乡的人都没有好结果

    我愿承受被城市掏空的命运

    有些诗注定无法写出来了

 

    双马石, 是否你的眼睛也湿了

    你像一个哑巴孩子抱着空空的乳房

    似乎是懂非懂, 世事如流水

    你还是你, 我还是我

    就像山还是山, 水还是水……

 

    作者简介:邹晓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纯粹》《回归》《六如》等多部诗集。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王龙博]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6262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