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穿越”回汉代三国时期 重庆人都能吃到哪些美食

 

 重庆丰都林口墓地出土的陶塘

  重庆丰都冉家路口墓群砖洞墓地出土的陶塘

  重庆奉节永安镇遗址出土的陶塘

  如果“穿越”回两千年之前的汉代,重庆人能吃到哪些美食?7月20日,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的徐鹰,通过研究汉代出土的川渝地区的庖厨俑,为我们揭开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考古出土的部分汉代、三国时期川渝地区的庖厨俑,面带微笑地烹饪着鱼肉,他们不仅吃牛养猪、还可以吃到池塘里的“稻花鱼”、泥鳅、螺蛳……

  川渝地区美食渊源由来已久

  “烹牛宰羊且为乐……”川渝地区不仅现在是吃货的圣地,其美食渊源也非常久远。

  据介绍,汉代、三国时期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的庖厨俑,大部分高度在20-25厘米左右,体型较小,案俎上多无食材,只作切菜状。少部分庖厨俑体型较大,制作更为精美,高度在40-50厘米左右,案俎上食材丰富,大展厨艺的架势形象生动。

  徐鹰指着图片上出土于忠县涂井崖墓的庖厨俑介绍说,通过这个庖厨俑,人们就可以看到汉代大厨的风范。

  这个庖厨俑头着双髻,系巾,挽袖,跽坐于俎前,俎上置鸡、鸭、鱼、饺子、龟、猪、牛头等,还有各类果蔬,俎侧饰有一朵小花,刻画精细。

  而出土于丰都林口墓地的庖厨俑,则穿着右衽袍服,挽袖,跽坐于俎前。俎上放置牛头、鹅、鱼、饺子、蔬菜等。庖厨俑右手半握屈臂胸前,左手把持鱼头。

  另一具出土于四川成都武侯大街611所墓群的庖厨俑同样保存完好。它身着右衽袍服,挽袖,双手扶于案俎上方,跽坐于俎前。俎上摆满丰富的肉食,有形象逼真的猪头、猪蹄、狗头、鱼等。

  徐鹰介绍,这些表情丰富的庖厨俑以案俎展现出牛、猪、狗、鸡、鹅、鱼、龟、饺子、蔬菜等食材,可见当时人们的食材选择之丰富。

  牛肉是汉代最高级的肉食食材

  牛是古代社会人们餐桌上的重要食材,从考古发掘资料来看,除了丰都林口墓地出土的庖厨俑案俎上展示了一个牛头之外,在另外一些汉代画像石中也可以见到椎牛的场景,如山东诸城前凉台庖厨图的右中部有二人椎牛图,右侧一人用绳子捆住牛的右前腿,欲用力将其拉倒,左侧一人用脚蹬住拴牛的缰绳,双手举椎欲砸牛,牛之下放一盆,应为盛血之用

  同时,汉代的养猪业迅速发展,使猪成为人们饮食生活中最主要的肉类来源。

  《史记·货殖列传》透露出,当时“泽中千足彘”、“此其人皆与千户侯”等信息,可见西汉早期已出现了大规模的养猪“专业户”。考古所见汉至三国时期猪的形象比比皆是,墓葬中陶猪、陶猪圈等反映出猪已是常见的家畜。

  我们现在爱吃的鸡,也是汉代贵族和平民都爱饲养和食用的家禽。汉代民间养鸡业极盛,《西京杂记》记载,关中人陈广汉家中有“万鸡将五万雏”,这是当时养鸡业规模之最。

  川渝低区的汉墓中也常有陶鸡的形象出现,如成都611所墓群出土的妇人俑左手提鸡,鸡体型细长、羽毛丰满。此外,汉墓中也曾出土过鸡蛋,比如在丰都汉代墓葬中也曾出土过残存鸡蛋。

  除了鸡之外,在汉代,鹅也已经作为一种美食走上了人们的餐桌。但是,此时的鹅大多是上流社会才会食用,并没有普及。在丰都林口墓地出土庖厨俑案俎内侧,就摆放了一只体型肥美的鹅,这是考古所见的鹅实物形象。

  从史料记载来看,在汉代的诸多肉食中,牛为上等,其次为羊、狗,再下为鸡、豕,杀牲的时机也是在遇到盛宴庆典或祭祀活动时才进行。

  饲养“稻花鱼”丰富餐桌美食

  除此之外,川渝地区出土的同时期的池塘模型等,也为考古专家们提供了一些食材的线索。

  出土于丰都林口墓地、丰都冉家路口墓群砖洞包墓地、奉节永安镇遗址、涪陵江北墓群土地堡墓地的池塘模型,就将水产食材展现得淋漓尽致,有鱼、鳖、蛙、螺、泥鳅、莲蓬等种类,是当时人们养殖家禽水产以作食材的实证。

  鱼是川渝地区,尤其是三峡地区,人们日常食用的肉类之一。

  徐鹰介绍,早在新石器时代,三峡先民把鱼当作食材,大溪遗址发现大量的鱼骨及骨制渔猎工具,还原出先民于山水之间结网捕鱼、挽弓猎兽的场景。

  而在汉代、三国时期,鱼在当时人们的食材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出土于忠县涂井崖墓、丰都林口墓地的两件庖厨俑,案俎中心位置所展现的食材均为鱼。

  另外,丰都镇江汉至六朝墓群砖洞包墓地、丰都林口墓地出土的陶水塘内也有鱼的形象,说明人们不仅在江河捕鱼,也利用池塘养鱼。

  塘内不仅养鱼,还有泥鳅、蛙、鳖、螺蛳、莲蓬、荷叶等。曹操《四时食制》记载:“郫县子鱼,黄鳞赤尾,出稻田。”这一时期,人们还利用稻田养鱼,即现在所谓的“稻花鱼”。

  (记者 李晟)

编辑: 陈雨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64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