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重庆印像
2020年07月31日 15:56:30  来源: 新华网

  作者:西北来客

  重庆是座美丽而富有特色的城市。但凡到过重庆的人,这座城市总会给你留下几个深刻的印像。

  重庆有个别称——雾都。时常出现大雾天气,这在其它城市里是不多见的。重庆的雾多是在早晨出现,黎明时刻,飘飘渺渺的雾总是弥漫在这座城市的上空,留恋着久久不愿散去,好像要尽量遮掩这座城市里夜间发生的秘密。这时,如果你站在高处眺望,你就会发现,那远处、近处,一切都是迷迷茫茫、朦朦胧胧的,好像自己飘然在云雾之中,置身于仙境一般。

  重庆还有一个别称——山城。“山中有城、城中有山”算是这座城市的另一大特点了。在重庆的很多地方你会看到,住在一楼的人家门前是马路,住在五楼六楼的人家门前还是马路,有时候真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尤其特别的是,重庆的马路很少有像其它城市的马路那样笔直的,虽然马路也很宽敞、平坦。如果你驱车赶往某个地方,你会觉得车子或是在大转弯,或是在上坡下坡,有时候真让人有种坐过山车的感觉。若是徒步在市区游览,你会看见茂密的丛林中矗立着一幢幢高楼;浓浓的绿荫下隐现着一栋栋别墅,让你分不清是游逛在绿色的城市还是徜徉在美丽的乡间。那些五彩缤纷的花丛和别致的建筑,总能让你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重庆多雨。一年四季,无论春夏秋冬,只要你在重庆待几天,你会觉得下雨的日子真多!这里的雨大都是淅淅沥沥、飘飘洒洒、温柔细腻的,温柔的绵绵细雨像个腼腆的小姑娘。最有意思的是,这里的秋雨多是发生在夜间,秋季的夜晚,你时常会听见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雨点儿落在窗外的雨蓬上,发出滴滴哒哒的有节奏的声响,让人不禁生出许多遐想……自古到今,多少文人墨客曾对重庆秋季的夜雨发过感叹,唐朝大诗人李商隐就给我们留下这样的佳句:“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重庆的春天是短暂的。当地人讲,这里几乎没有春天,冬天一过,眨眼就是夏天了。正月刚出去,农历二月二龙抬头还没消停,一些俊男靓女们就迫不及待地穿着短裙短裤出现在重庆的大街小巷里了。

  重庆的夏天很热,有我国“四大火炉之一”的说法。这里夏天的热与北方夏天的热是不一样的。北方的夏天,火辣辣的太阳好像要把人要烤焦了似的,而重庆的夏天给人另一种感受——潮湿的热。说实在,那种潮湿的、像在蒸笼里焖似的热并不比北方的热让人好受。重庆夏天的时间似乎很长,直到农历的九月底才凉快下来。

  重庆的饮食文化是相当丰富的。火锅,是重庆饮食文化的一张不可替代的名片。

  重庆人吃火锅的历史源远流长,据说最先吃火锅的人是在长江、嘉陵江两岸拉纤的纤夫们。纤夫是靠卖苦力维生的群体,吃不起好的大鱼大肉,只能吃贱卖的那些鸡鸭的脚脚爪爪、肠肠肚肚之类的家禽下水。纤夫们张三弄点鸭肠子,李四弄点鸡爪子,王五弄点小鱼小虾,还有的人弄点瓜菜之类的,大家在河滩上找个地方简单的支起口锅,把各自弄来的东西撂在一个锅里煮。估计那会儿也没有什么“火锅料”,只是搁点盐巴辣椒而已,熟了,纤夫们就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开吃了,这就是最早的重庆火锅。

  人们觉得这种饮食很实惠,做起来也很方便,于是被很多人效仿,渐渐地,火锅这一特殊的饮食方式进入了寻常百姓家。后来,人们觉得吃火锅方便是方便,就是味道差了点儿,于是火锅料诞生了。经过了不知多少年的实践和摸索,火锅料的内容愈来愈丰富,火锅的味道也愈来愈可口了。现如今,火锅已成了重庆饮食文化的一张特殊的标签,也是我国饮食界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重庆人几乎一年四季都离不开火锅,尤其是到了夏天,你去大街小巷看看吧,随便走几步就能看见,路边餐桌旁的人们一边挥汗如雨,一边兴致勃勃地吃着火锅。他们说:“越热越要吃火锅,辣得美!麻得爽!”倘若这会儿你碰上个重庆人,他一定会对你说:“你到重庆来不吃火锅等于没来重庆哟!”

  重庆火锅的最大特点是麻、辣、香。香就不用说了,为什么要那么麻,那么辣呢?当地人是这样解释的:“这与气候有关系,由于重庆雨水多,四季都潮气重,而花椒麻的最大功能是除潮气,多吃麻辣可防止得风湿病。”

  重庆的历史文化底蕴非常厚实。据当地史料记载,早在旧石器时代,在今重庆的巫山县已经出现了早期原始人——巫山人。两千多年前,这里就有官府设置衙门,公元前316年,秦国的张仪、司马错等率军灭了巴蜀两国,从此重庆成为历代王朝管辖的一个州府。这里积淀了丰厚的历史文化,给我们留下了灿烂的古代文明。例如:现在的重庆大足区有唐朝以后历代开凿的石刻,是目前世界八大石窟之一(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位于重庆奉节县的白帝城始建于西汉末年,李白、杜甫、白居易等历代文豪都曾在这里留下过诗词歌赋。最脍炙人口的算是李白的那首绝句:“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像白帝城这样的文化古迹太多,就不逐一表述了,单说说重庆的磁器口和朝天门吧。

  磁器口古镇蕴含了丰富的巴蜀民间文化。“一条石板路、千年磁器口”是重庆古城的缩影和象征,历史上曾有过“白日千人拱手、入夜万盏通明”的热闹繁盛时期。窄窄的石板路,两侧古朴的民房,无不印证着这个城市的往昔岁月。而今,磁器口依然保持着古朴的风韵,街道两侧各种特色小吃应有尽有,说书、弹唱、玩耍等民间杂技竟相媲美,每逢节假日,前来观赏、消遣的人们络绎不绝。

  朝天门始建于公元前314年,历代官府都曾加以修萁。据说这里过去是地方官专门迎接圣旨的地方,故称“朝天门”。 1927年,为了修建码头,老城门朝天门被拆除,新建的码头依旧以老城门为名。今天的朝天门早已旧貌换新颜了,这里修建了超大规模的广场,白天商贸繁荣,夜间灯火阑珊,是人们购物和观赏游玩的极好去处。

  重庆还是全国著名的红色教育基地之一。电影《在烈火中永生》和小说《红岩》,让世人都知道了当年革命先驱那些英勇不屈的故事。

  歌乐山,一座悲壮的山!一座用烈士鲜血铸成的山!它的一草一木,抔土块石,都记录着英烈们“失败膏黄土,成功济苍生”的壮怀激烈。他们的大义凛然、坚贞不屈、钢铁般的意志,永远是激励后人前行的巨大精神动力。“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今天,渣滓洞、白公馆仍在,它们不再是迫害革命者的魔窟,而是承载着教育后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纪念地。

  重庆,这座多彩多姿的城市,正阔步走向一个崭新的时代!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陶玉莲]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09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