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夏日山间进行曲:知了声中割漆忙
2020年08月08日 08:43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重庆8月7日电(记者陈青冰、杨仕彦)每到夏季,重庆市城口县便会有一批割漆人在山中活跃。

  城口县拥有丰富的漆树资源,盛产天然生漆。生漆,漆树树皮层里的一种树脂,可以直接当成涂料使用。因为漆树通常在5月开枝散叶,所以割漆工作总是在夏季进行,于夏至开始,到白露结束。

  50岁的向纯贵是修齐镇岚山村的一位割漆人,有20多年的割漆经验。走进向纯贵平时割漆的林子里,蝉鸣阵阵,漆树叶子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山野间的夏日气息扑面而来。

  只见向纯贵来到一棵漆树前,仅用了几秒钟就蹿到树顶。他的法宝是树上的漆钉。漆钉指钉在漆树上的木块,制作方法是将木块烘干,保证其结实度,再将其一头削成尖形,用锤子把木尖部分钉进树干里。

向纯贵在树上钉好的漆钉。新华社记者 陈青冰摄

  这些高高低低的漆钉,相当于一个树上楼梯。通常向纯贵会赶在夏日来临前,把2000多个漆钉打好。不光要在4月间钉好漆钉,他还要事先在山间开辟道路。因为山林里草木茂盛,向纯贵需要提前将漆树周边杂草清理掉,方便日后行走。

  夏至过后,割漆工作正式开始。

  虽然不愁找不到漆树,但割漆却是个“运气活”,怕太阳也怕雨。阳光大了,出漆量会减少;雨水多了,生漆会被稀释。为了保证生漆质量,向纯贵只能选择在天空微微亮时或者入夜后去树林割漆。

向纯贵正在用镰刀割漆口。新华社记者 陈青冰摄

  向纯贵的割漆工具是1把镰刀、1个小箩筐、400多张楠木叶、1个桶。肩上挎着小箩筐的他,双脚一高一低踩在漆钉上,左手抱着树干,右手用镰刀开好一个个V字形漆口,然后将楠木叶折成小船形状,将叶子放在漆口下面接漆。

  这一过程,向纯贵一大早要重复400多次,大约需要5小时。完成后,向纯贵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

  “有时候运气不好,天上突然下雨,就都白干了。”向纯贵说,等漆大约要花2小时,400多个漆口一天可以收获3斤多的生漆,现在市面上1斤生漆可以卖到150元。

漆口中流出的生漆。新华社记者 陈青 摄

  每年白露一过,割漆工作就到尾声。“时间一到就拔刀,这是规矩。”向纯贵说。

  2011年4月,重庆市人民政府公布城口漆艺为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割漆就是城口漆艺制作过程中的第一环,之后主要还有生漆过滤、活化、配色、制作胎体、制作漆胚等工序。

  “这些年活跃在山林中的割漆人越来越少。老一辈的干不动,又没有新生力量加入,许多漆树都荒了。”修齐镇岚山村村支部书记邓才刚说道,这毕竟是个气力活,每年又只有几个月的割漆时间,不能完全靠它维持生计。更何况,很多人还对生漆过敏,碰都不能碰。

  随着年龄增大,向纯贵近些年来割漆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以前向纯贵一年的生漆收割量在200斤到300斤之间,现在收割量却不到100斤。他也想过教儿子割漆,但儿子不愿意,19岁时选择外出打工。

  “他不会割漆,连看都不想看。”向纯贵说。(参与采写:刘晓鹏)

编辑: 李海岚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634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