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本轮洪水为啥涨得高退得慢?

  八月二十日下午,长滨路菜园坝段,道路被洪水淹没,一片汪洋。记者 罗斌 摄\视觉重庆

  8月20日凌晨2时-8时15分,重庆主城磁器口、菜园坝、朝天门、寸滩等多处水文站点相继出现洪峰水位,这意味着长江2020年第5号洪水和嘉陵江2020年第2号洪水洪峰相继过境重庆主城。

  洪峰过境后,磁器口、长滨路、菜园坝等低洼地段已逐渐退水,各地积极组织人员开展清淤消杀工作。

  长江、嘉陵江主城中心城区段江水何时能退至正常水位?这是目前市民最关心的焦点。针对此次洪水退水速度、水库调度等问题,重庆日报记者专访了重庆市水利局、长江上游水文局、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的专家。

  8月20日10∶00,龙门浩老街,一位市民站在路边看洪水过境。首席记者 崔力 摄/视觉重庆

  前水没走完,后水又来了

  持续高水位运行拉长退水过程

  “由于此轮洪水高位运行时间长,因此主城中心城区不会在很快时间内退至保证水位以下。”长江上游水文局水情预报室副主任张娜表示,尽管此轮洪水洪峰已经过境,但退水速度比平时慢了许多,“平常长江涨水,最多一两天便可退水,但这次却需要3天左右,预计在23日前后,主城水位可逐渐退至保证水位以下。”

  张娜告诉记者,8月14日长江4号洪水刚刚过境重庆主城,我市嘉陵江磁器口站、长江菜园坝站水位尚未回落至警戒水位以下,长江寸滩站回落至警戒水位仅10小时后,就再次迎来了长江5号洪水,水位再次回涨。“前水还没有走完,后水又来了,这就意味着我市长江、嘉陵江河段一直保持着高水位运行,这也拉长了洪水过境后退水的过程。”

  长江上游水文局提供的一组数据证明了此轮洪水来水峰高量大,且持续处于高位:8月18日凌晨3时,长江寸滩水文站水位达183.63米,超保证水位0.13米;8月20日8时15分,寸滩水文站出现洪峰水位191.62米,超保证水位8.12米,随即水位开始缓慢下降。

  “从18日凌晨3时到20日8时,寸滩水文站水位上涨了近8米,连续保持了53个小时超保证水位运行。”张娜说,这好比一个过去原本能轻松通过洞口的“瘦子”,随着水位逐渐上涨慢慢变成了“胖子”,因此通过洞口的时间就会随之变慢。

  8月20日11∶25,游客乘坐正常营业的长江索道从宽阔的江面上划过。首席记者 崔力 摄

  两江来水叠加

  互相顶托,放慢水位回落速度

  “此轮过境洪水涨得高,退得慢,这和长江、嘉陵江两江来水叠加,江水互相顶托放慢水位回落速度有关。”重庆市水文总站站长王云介绍。

  王云说,8月14日长江4号洪水和嘉陵江1号洪水刚刚通过重庆主城,长江上游岷江、沱江、涪江和嘉陵江干流再次出现暴雨到大暴雨,此轮降雨量超过了上一轮,岷江、沱江、嘉陵江、涪江等河流同时超警超保。进入重庆前,长江、嘉陵江的洪水通过支流不断聚集水量,就已各自变成了“大胖子”;进入重庆后,两个“大胖子”在朝天门“挤”到了一起,造成长江和嘉陵江江水互相顶托,导致此轮退水过程缓慢。

  而两江汇集后,下行的路途也并非“一帆风顺”。王云介绍,嘉陵江洪水在朝天门汇入长江后,通过寸滩一路下行,在寸滩水文站下游约7.5公里处的渝北铜锣峡峡口又受到了阻碍。铜锣峡是一处天然峡谷,河道比上游较窄,下行洪水到了此处受阻形成壅水(指因水流受阻而产生的水位升高现象),“就相当于四车道变成了三车道,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主城洪水下行速度放缓。”

  8月20日11∶40,救援人员乘坐冲锋舟查看南滨路洪水过境情况。记者 龙帆 实习生 孙泊远 摄/视觉重庆

  联合调度踩下“刹车”

  23次水库调度令削峰错峰

  此次洪水是三峡建库以来最大入库洪水,也是重庆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洪水。据统计,截至19日7时,此次洪峰过境已导致江北、巴南、江津、潼南、铜梁、合川等区县12万余人受灾,紧急转移安置6万余人。

  而此轮洪水在进入重庆前和进入重庆后,已经被踩下了多轮“刹车”,否则受洪水影响人口将会更多。

  市水利局防御处处长宋刚勇说,由于长江、嘉陵江几乎同时涨水,为尽可能减少两江洪峰同时抵渝叠加影响,市水利局于8月10日起就加强与长江委、长江上游水文局和四川省水利厅的协调,通过水库联合调度,减轻重庆长江干流的防洪压力。

  在应对长江5号洪水的过程当中,向家坝水库、溪洛渡水库等上游水库群发挥了巨大作用,由长江委和四川省水利厅、重庆市水利局发出的与重庆有关的水利工程调度令已有23次,上游水库群拦截了50亿立方米以上的洪水。如果这些洪水没有被上游水库群拦截,直接进入三峡库区,将会使三峡库区的入库流量最高达87500立方米每秒,这样重庆的防汛压力将大大增加。

  “我们不仅考虑了长江、嘉陵江干流沿岸的水库调度,还提前调度了并未发生洪水的乌江流域水库。”宋刚勇说,通过调度乌江流域银盘水电站、彭水水电站出库流量,在长江5号洪水过境期间,乌江进入长江的水量减少,为重庆长江干流防洪减轻了压力。

  “通过水利工程拦洪削峰错峰,把‘大险’变成了‘小险’,‘大洪水’变成了‘小洪水’,重庆长江、嘉陵江持续高水位时间也因此缩短。”宋刚勇说,据初步测算,如果没有上游水库的拦蓄,重庆此次受洪灾影响转移的人数将至少增加10万人以上。

  8月20日12∶22,在渝中区嘉滨路,轨道2号线列车在江面上安全行驶。记者 张锦辉 摄/视觉重庆

  科普小知识>>>

  洪水如何拥有“姓名”

  今年以来,长江已经历过5次编号洪水入库,嘉陵江也已形成2次编号洪水。那么,长江和嘉陵江洪水要达到什么标准才能编号?

  对于长江上游来说,当寸滩水文站流量或三峡水库入库流量达到50000立方米每秒时,即对洪水进行编号。对于嘉陵江来说,当嘉陵江支流涪江小河坝站超过警戒水位(238米),则编号。(记者 龙丹梅 整理)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6394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