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民间博物馆的抗洪故事
2020年08月21日 21:47 来源: 新华社

8月19日,武警战士正在帮博物馆转移藏品。(受访者供图)

  新华社重庆8月21日电(记者赵宇飞、陈青冰)重庆嘉陵江畔,洪水正在从巴渝名匾文化艺术博物馆和民间医药博物馆内退去,54岁的刘光瑞正与工作人员忙着清理淤泥。

  作为博物馆的馆长,刘光瑞已经连续多日没能睡好。经过四天的奋战,馆内的3万余件藏品,有惊无险地在被洪水淹没前成功转移。

  18日至20日,“长江2020年第5号洪水”“嘉陵江2020年第2号洪水”陆续通过重庆主城中心城区,并大幅超保证水位,沿江部分区域被洪水淹没,重庆启动了有记录以来首次防汛Ⅰ级应急响应。

  博物馆收藏有明代至20世纪初的3000多块匾额,以及古医书、古方等中医药方面的藏品。此次洪水中,藏品的幸免于难,得益于志愿者、城管、武警等多方救援力量的接力战斗。

  16日,刘光瑞就接到18日至20日将有洪峰过境的通知。他立即组织30多名博物馆工作人员,将可能被淹的藏品向高处转移。

  “博物馆已在嘉陵江畔建成20多年,洪水也时有发生,但此前最大的一次洪水,仅仅是淹没了最底层车库的一部分。”刘光瑞说。

  刘光瑞显然低估了这次洪水的严重性。18日,洪水已淹没车库,并开始涌向展厅和库房。

  这让刘光瑞慌了神。他立即指挥工作人员对匾额、古医书等藏品进行紧急转移,但无奈匾额太重,博物馆人手不足,转移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洪水上涨的速度。

  眼看藏品就要被洪水淹没,刘光瑞一边向其所在的重庆渝中区化龙桥街道办事处求助,一边在微信朋友圈发出相关信息。

  很快,在街道办事处的协调下,20多名城管人员赶到博物馆,随后来自一家房地产企业的20多名志愿者也赶到博物馆。另外,重庆华岩寺的30多名僧侣和工作人员,看到刘光瑞发布的求助信息后,也来到博物馆参与救灾。

  洪水不断上涨,他们有的几个人抬一个匾额,有的将小型的藏品装进箱子后,再搬运至更高的楼层……由于藏品太多,重量太大,大家都累得满头大汗。经过一天的紧急搬运,总算是在洪水淹没前,将受到威胁的藏品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刘光瑞以为藏品终于转危为安,但是洪水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19日凌晨,洪水仍在持续上涨,向原本安全的藏品逼近。

8月18日,志愿者正在帮博物馆转移藏品。(受访者供图)

  “没想到这次洪水会这么大。”刘光瑞赶紧又向街道办事处求助。这次,赶来的是武警重庆总队执勤第二支队的50多名武警战士。

  抵达博物馆后,训练有素的武警战士迅速投入到藏品的转移工作中。“他们效率非常高,力气也大,以前要三四个人抬的匾额,他们两个人就能抬起来。”刘光瑞说。

  武警战士们说话不多,但几句话让刘光瑞很感动——“我们年轻,你们把重物留给我们”“现在不着急吃饭,我们要与洪水抢时间,尽力减少博物馆损失。”

  19日上午,洪水已将博物馆负二层全部淹没、负一层被淹1.5 米深、文物库房被淹1米深。幸运的是,武警战士已将藏品及时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几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就完成了藏品的转移,然后就急匆匆地赶到其他地方,帮商户抢救物资去了。”刘光瑞说。

  洪峰20日过境后,水位已经开始下降,但后续工作仍未结束。“洪水退了,还有很多淤泥需要清理,清理后还要消毒。”刘光瑞说,但只要藏品安全,就能再将博物馆恢复如初。 

编辑: 韩梦霖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6398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