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山城重庆,何以挺进万亿计算产业

发力双循环、布局新基建,鲲鹏在渝赋能新计算、新孵化、新科研。

 

  新华网重庆9月16日电 踏平九州之阻,跨越山川大泽;穿行风雨雷电,通往星辰大海。

  在全球万亿计算产业这条火热航道上,山城重庆迎来一次绝佳突围机会。

  日前,鲲鹏应用创新大赛重庆赛区总决赛落下帷幕。这项主题为“鲲鹏展翅·智耀山城”的比赛,是2020线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的重要赛事,旨在加速构建以鲲鹏为底座、覆盖全产业链的计算生态。

  加速!挺进!突围!

  一年前,鲲鹏计算产业生态起步之时,重庆率全国之先,携手华为共建鲲鹏产业生态联盟。

  一年间,从鲲鹏计算产业生态重庆中心落户西永微电园,到联手中国普天率先发布整机产品,再到联合培养人才,重庆鲲鹏计算产业生态,迅速以西永微电园为支点,带动重庆软硬件产业发展,撬动信息技术产业转型升级,竞逐全国乃至全球算力新高地,在双循环中抢占新基建高地,为新计算、新孵化、新科研注入新的活力。

  鲲鹏之于重庆意义何在?重庆之于鲲鹏作用何在?鲲鹏重庆之于全国战略价值何在?2020线上智博会前夕,我们走访了鲲鹏产业伙伴、学者和政府官员,详解重庆与鲲鹏牵手之后爆发的无穷想象力。

西部(重庆)科学城西永微电园。新华网发(受访单位供图)

  鲲鹏入渝 产业突围

  做万亿计算产业的一叶“冲锋舟”

  在采访鲲鹏产业伙伴时,一位硬件企业老总这样定义“鲲鹏”:“鲲鹏计算产业,是基于鲲鹏处理器衍生的一切硬软件和服务的总和。鲲鹏处理器,只是一个起点,鲲鹏生态一定属于计算产业。”

  计算产业有着“万亿容量”。它是指与计算能力相关的产业集群,包括服务器、操作系统、数据库、企业应用等。然而,这样一个对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全球治理体系、人类文明进程影响深远的黄金产业、朝阳产业、未来产业,长期以来由国外企业主导。

  抢抓汹涌而至的新基建机遇,鲲鹏打开一条重塑计算产业价值分配的新航道。去年9月,华为宣布通过“硬件开放、软件开源、使能合作伙伴”的策略,与产业伙伴共同开拓万亿级的计算产业大蓝海,面向全行业、全场景打通产业链,重塑硬件价值分配和软件价值体系。

  鲲鹏展翅,扶摇万里,山城重庆,率先突围。“重庆是最早联系,希望落地鲲鹏的省市。”鲲鹏计算产业生态重庆中心华为相关负责人回忆,一年前的智博会上,在宣布“使能合作伙伴”的策略之前,重庆与华为已经宣布以“5G+云+AI”方式共建中国计算产业新高地。彼时,鲲鹏计算产业才刚刚起步。鲲鹏入渝,从时间上看,已经领先于东部沿海发达省份。

  抢跑源于厚积薄发。作为国内知名的老工业基地之一,重庆积攒着深厚的工业生产底蕴。近年来,随着重庆市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的深度实施,重庆成功打造出全球最大的电子信息产业集群,有国内最大汽车产业集群、全球最大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全球第二大手机生产基地。

  但抢跑并非意味着领先。重庆必须找准一个支点,探索率先带动软硬件产业发展,撬动信息技术产业转型升级,竞逐全国乃至全球算力新高地。

  去年,鲲鹏计算产业生态重庆中心落户西永微电园。适逢此时,西永微电园正在构建“芯屏器核网”全产业链上持续发力,培育壮大智能终端产业集群,云集了全球前三大智能终端整机制造企业,订单覆盖惠普、华为、苹果、谷歌等知名品牌商;集聚了中国电科、华润微电子、SK海力士、英特尔FPGA创新中心、联合微电子中心等集成电路产业的头部企业,规上工业产值占全市集成电路80%以上的,成为全球最大智能终端设计制造基地和西部重要集成电路产业基地,是重庆电子信息产业名副其实的“主战场”。鲲鹏计算产业生态重庆中心负责人马渊说:“我们将定位西永,立足重庆,建设面向全球的鲲鹏生态创新中心。”

  一年间,起步不凡。重庆鲲鹏生态创新中心正式运营、重庆鲲鹏计算产业行动方案发布、重庆“普天”牌鲲鹏服务器签约、重庆鲲鹏计算产业白皮书发布、重庆鲲鹏计算产业联盟成立、重庆首届鲲鹏训练营和重庆鲲鹏大赛举办……短短一年左右,鲲鹏在渝动作频频。

  同时,专门为华为鲲鹏计算中心提供基础技术及存储资源、网络安全、数据容灾、物联网等服务的重庆移动—亚德(重庆西永)高等级数据中心,也于今年4月在西部(重庆)科学城西永综合保税区内启动建设。项目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总投资10亿元,可提供10000个高密度微模块机柜,可容纳30万台服务器。日前,一期1000个机柜已建成,正将投放使用。

  也是在这一年,重庆电子信息产业再创高峰。经过长期布局,重庆数字经济经持续井喷。在“智造重镇”“智慧名城”两大战略牵引下,构建“云联数算用”要素集群,该市当年数字经济增加值增长15.9%,5G建设进入全国第一方阵,并全面建成西部首个“全光网”城市。

  鲲鹏为高速裂变中的重庆电子信息产业,增添一道“高光”。按照规划,重庆市力争到2022年成功创建中国软件名城,届时软件业务收入将达3000亿元,规模以上软件企业超过1000家。“这些软件企业中的大部分行业技术栈都是基于开源或者JAVA自研软件,在移植至鲲鹏计算生态方面具有天然优势。”鲲鹏计算产业生态重庆中心华为相关负责人满怀期待。

鲲鹏产业联盟成立仪式。新华网发(受访单位供图)

  承载万物 生态突围

  链动重庆数字经济软硬“齐步走”

  就如庄子在《逍遥游》中描绘的那样: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飞云过海,筑巢山城,鲲鹏以其背之辽阔、翼之有力,给重庆乃至全球的计算产业带来全新生态。

  中国计算产业一直面临着大而不强的困局。集成电路产业具备强大倍增效应,仅一枚小小的处理器,涉及设计、制造、设备、材料等供应生产环节。以鲲鹏处理器为底层核心的鲲鹏计算产业,将在重庆串联起硬件制造链,带动整个西部乃至中国的硬件与软件产业协同发展,助力信息技术产业转型升级。

  “鲲鹏”显露“万物可载”的基础属性。鲲鹏计算产业生态重庆中心由西永微电园、华为、中软国际三方共同运营。自此,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边界开始“无缝咬合”。从底层操作系统、到中层硬件设施、到顶层软件应用,鲲鹏的计算产业生态,将为重庆打造一个全新的算力底座,链动重庆数字经济“软硬协调”发展再进一步。

  底层硬件更有“厚度”——

  基于国家对国产信息通信基础芯片和设备的超大需求,普天与重庆市政府、华为公司三方联手,共同打造立足重庆、覆盖西南、服务全国,集产、销、研、服务、生态五位一体的计算产业生态综合体。

  “普天在重庆打造的鲲鹏计算产业生态综合体,将配套建设相应的产品研发中心、市场服务平台、产品服务平台,组织建设普天鲲鹏生态链、参与建设鲲鹏计算产业孵化平台和鲲鹏人才培养计划。”普天相关负责人介绍。在重庆建设的智能服务器生产线上,初期将实现服务器年产能2-3万台,并逐步扩大至年产5-6万台的规模。

  更多来自重庆的硬件制造企业酝酿“二次爆发”。华为将逐步开放基于标准规范的服务器主板和个人计算机主板,使能重庆本地厂商基于主板开发自有品牌的整机产品,并助力本地硬件厂商,快速开发基于鲲鹏架构的服务器和个人计算机。“鲲鹏有希望帮助重庆在智能终端领域,形成国际品牌与自主品牌共存的良性局面。”重庆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说。

  顶层应用更有“锐度”——

  “近年来,重庆软件行业发展迅速。但与沿海地区相比,本地软件业仍显竞争力不足。”作为重庆软件企业的南华中天总监杨涛认为,鲲鹏入渝对软件行业是一种赋能,使得应用商将立足重庆面向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开发出更具市场竞争力的解决方案。

  软件行业“龙头”企业中软国际先行一步。作为重庆鲲鹏项目主要运营方之一,中软国际将通过建设鲲鹏计算产业园、软硬件实验室、应用系统转化平台、行业解决方案孵化平台、全国性产业测评认证机构、行业协会、计算展示平台、产业创新基金和开源社区等,引进培育软硬件企业,携手电子科技大学、重庆大学等双一流高校联合攻关,推动鲲鹏计算产业创新发展。

  部分软件企业扎根鲲鹏生态已经尝到甜头。重庆卡佐科技是一家汽车智能网联服务商,接入基于鲲鹏服务器、配套数据库、计算能力、基础组件等服务后,平台能够同时支持数百万车载终端的大数据并发,为海量数据的存储分析、挖掘及应用做好强有力的计算底座。

  智能产业、智慧应用、智能制造,重庆期望更进一步。今年6月,重庆启动全国首个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根据相关方案,重庆将用3年左右时间,围绕制约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的关键问题,大力开展改革创新、试点试验。力争到2022年,数字经济总量达到万亿级规模,占GDP比重达到40%以上,并在集成电路、新型显示、智能终端、软件及信息服务、网络安全、数字文创、智能建造、5G、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软硬产业领域形成千亿产业集群效应。

鲲鹏应用创新大赛2020重庆赛区总决赛。新华网发(受访单位供图)

  双城竞跑 战略突围

  成渝区域联动代表国家“加速跑”

  计算产业变革,技术不是最大难点,共识才是。

  城市能级提升,单打不是最快路径,携手才是。

  鲲鹏计算产业生态重庆中心所在的西永,地处西部(重庆)科学城的核心地带。业内人士指出,共建西部科学城打造科技创新中心,成渝两地在关注自然科学创新的同时,也应加强在产业创新方面的协同。“以鲲鹏为代表的计算产业无疑是可以协作的重要领域。”

  世界各国之间的经济竞争,更多表现为城市群之间的竞争。

  锦绣天府,千里沃土。位于中国西部的成渝城市群,是一片由黄金纬度北纬30度横贯而过的神奇区域,由四大山脉围合而成,是中国最为富庶的盆地,自古便是天下粮仓。

  双城竞跑,与国家战略共舞。在“十三五”规划即将收官之际,成渝城市群的国家战略构想又已谋划,川渝合作在长江上游的四川盆地携手,共同撑起继京津冀、粤港澳、长三角之后的中国经济第四极、西部首极: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它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平台,是长江经济带的重要支撑,有沟通东西南北、连接国内国外的独特优势,可推动“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战略契合互动,拓展全国经济增长新空间。

  打破竞争因子,突破发展掣肘,形成双城“双核”,是西部从未有过的架构,也符合普遍的顶层和社会预期。今年1月3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已经指出,要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而在去年7月10日,四川省与重庆市已经签署“深化川渝合作‘2+1’系列工作方案(协议)”,涉及产业、交通、旅游、生态、开放平台等多个方面。

  “成渝两地数字经济发展速度都比较快,互补性也较强。”西永微电园公司副总经理陈昱阳表示,“两地鲲鹏计算产业生态中心两翼共振,可以俯瞰西部战略腹地,为‘一带一路’插上‘腾飞之翼’。”亦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重庆鲲鹏产业生态有着明显的赋能制造业需求,而成都则在游戏等软件领域有较多着墨,两者在探索各自细分行业共识之外,更有着广阔的合作空间。

  重庆搭联盟平台、立产业生态。今年6月15日,“重庆市鲲鹏计算产业联盟”在西部(重庆)科学城西永微电园正式成立。通过搭建鲲鹏计算产业的合作平台,重庆希望汇集更多合作伙伴,整合产学研用多方资源,促进鲲鹏产业生态快速发展。

  “作为联盟的理事长单位,我们将搭平台、建生态、聚产业、引人才,充分发挥华为、中软和普天的核心作用,计划未来3年会员企业达到300家以上,共同为培育鲲鹏产业生态贡献力量。”陈昱阳表示,联盟已集聚了电子科技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北京理工大学、重庆大学、西南大学、重庆邮电大学、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软国际、中国普天数字重庆等40余家知名校企单位。在产业领域,截至今年9月,已经有200余家软件企业参与鲲鹏适配认证,70个应用软件取得鲲鹏兼容性认证,并推出了联合解决方案,广泛应用于政府与公共事业、运营商、金融、互联网等行业。

  成都孵化解决方案、促转型升级。有关四川鲲鹏生态基地的相关报道中提到,成都市政府将与本地企业共建鲲鹏天府实验室、鲲鹏行业解决方案孵化平台等,孵化基于鲲鹏生态的行业解决方案,帮助成都打造全球知名的软件研发中心。据了解,成都鲲鹏产业生态将结合5G、游戏、智慧城市、典型安全等场景,孵化行业解决方案,加快重点产业的转型升级进程。

  成渝打破盆地意识,用更开放的思维抢占创新生态制高点。而构建生态,人才是关键。

  培养鲲鹏人才,重庆走在全国前列。今年5月,疫情期间重庆首个鲲鹏训练营在重庆文理学院正式开班。作为国内首家参与鲲鹏人才培养的高校,重庆邮电大学已在20余门课程中嵌入鲲鹏相关技术,并通过设置专门赛道,将鲲鹏技术产品引入相关学科竞赛。

  重庆文理学院人工智能学院院长罗代忠认为,以鲲鹏芯片为代表的国产计算平台,将带动相关产业的变革,也为高校差异化创新人才培养提供机遇。重庆邮电大学计算机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夏英也表示,鲲鹏计算及应用人才未来将有较大需求,重庆邮电大学尽早介入,有利于学生在未来实现更好发展,也有利于提升重庆相关领域人才的竞争力。

  未来五年,重庆市将累计培育10万名鲲鹏人才,其中包括培养5千人以上的鲲鹏生态核心人才。“这些人才将围绕鲲鹏核心技术的学习研发甚至再创新,推动鲲鹏生态不断扩大。”马渊表示,鲲鹏人才还将在一流的创新创业的土壤,在包括鲲鹏计算产业创新基金、鲲鹏开源社区等扶持下,孵化出一批创新性强、有特色的软件企业,助推重庆成为国内算力新高地,在全球万亿计算产业中乘风破浪。

编辑: 刘磊
图片中心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95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