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王学芯作品:更多过去的脸或所见印象
2020年09月25日 15:35:57  来源: 新华网

 

诗人王学芯

 

    愉快过程

 

    镜照的晚年

    和任何人自己的过度和完美 我想

    大家的默想一模一样

    趋于一致的简洁明澈 幻想时刻

    是那

    感染眼睛的月色

    胸膛里洁净的房间

    一件无瑕的衬衣 一处广阔似床的海岛

    或一次模拟跳伞 一次冬泳 一次滑雪

    或一茗香茶 一茗悠然 一茗微笑

    以及听话的脑袋

    服从的肌腱

    这些体内合适的诸如此类

    我想 大家的心脏都是一头野兽

    在从幻想之巢

    跃向真实山脊

    并在岩石之上坐看云朵的桃子和日出

    万物涌起无垠的葱茏

    而当这种愉快过程成为确定的行为

    那么 我们所拥有的坚韧

    就是一种时间的倔强

 

    养老院

 

    从住宅楼群的窗口

    眺望远方 垂直凝视养老院的动静

    其中脚步 多于脑海里的影子

 

    我的前额悬在半空

    倚在窗边的眼睛 看到自己的衣服

    飘在风中 像在寻找

    搭建的居所

 

    养老院是个羞涩的地方

    留给任何人使用的院子和房间

    左边或右边

    花园 粉墙 小径 树丛

    融入一个挽手形态的长廊 连接点上

    职业责任心和床单平原上的细心

    在每个头顶上闪出唤醒的光点

    观察着我

    并告诉我

    这里每一朵改善气氛的鲜花

    没有类似笼子的一丝败絮

 

    我的身体

    生出双翼 在经过未来几十段的楼梯

    想着落地时 那时的天空

    肯定会下起雪来 有一朵

    最洁净的雪花

    触动窗台的嘴唇

 

    距离或看老

 

    我的身后移动着一个年轻人的影子

    我每天行走一步 他迈出三步 或像风

    我缓慢 他加速 我们之间的距离

    在缩小

    在连接

 

    就像声音 我由洪亮降到低语音区

    他保持激昂 拖曳出沙哑 喉咙像在沉没

    这种肺腑间的区别

    也是一种接近

 

    再如皮肤 我的蜃景穿过云层的鳞甲

    皱纹如同绿色树丛留下的一叶茎脉纵横

    而他昼夜兼程 献出自己的衰老

    包括抽干水分的脸 以及

    失去弹性的唇角和眉尾

 

    现在 他以一次跃动的姿势

    进入我的影子 浸透了一种构成的沧桑

    跟我的预感

    快了十年

    而他 从我身边忽闪向前

    又因为风速

    拉开了距离

 

    悸动

 

    打磕睡之前

    你睁开一只衰弱眼睛 告诉我就一会儿

    说时间长了 噩梦就会绵延不断

    甚至还能

    串起以往情节

 

    还说窗帘不能闭合太紧

    要让外面清晰的空间

    粗枝梗茎的树丛或上面的花朵

    透入一点进来

    因为光线

    是最好的时钟

 

    椅子的扶手轻轻夹住了你的两只胳膊

    嘴角像是作好了平衡的准备

    划出一道唇线

    微微颤动

    停顿了呢喃

 

    而我必须记住

    片刻之后需要弄出窗帘的滑轮响声

    把缠住脖子的梦 沉入的暗黑

    松卸下来

    休止自己的悸动

 

    遮蔽

 

    不能再说无穷无尽了

    时间如同沙化的湖泊

    躯体是一缕发白的波纹

    微滴似的太阳和月亮

    被干躁的手轻轻一拭

    就没有了

 

    很多衣服轻了一些

    粗砺的风如同自己一层皮肤

    在远方巢里出生的雏鸟

    明天就是今天

    一旦衰老 每个人

    都是一粒被遮蔽的尘土

 

    日子是种越来越少的权利

    它只攻击老年人 在把

    落叶与躯体的天平 放上寂静法码

    平衡的份量

    只有枯黄与白色的区别

 

    中间

 

    我的手指

    摩娑光秃与浓密之间的头发

    像在一片开阔的稀疏林间流连

    目击一切的鸟在灰白的缝隙中鸣叫

    一丝又一丝风

    进入空旷之地

 

    一半光芒和一半的影子

    调合着我的正面和反面 凝听心跳的手掌

    像在掩饰自己的胸膛

 

    仿佛一片区域的一个人里程碑

    前方一轮发白的夕阳如同一只空的盘子

    正在还给自己

 

    就如此刻

    我在一块歇息的岩上左右眺望

    看到一边是远古海洋

    一边是侧隐中的荒漠

 

    静止不动

 

    树叶显示的影子

    在小溪水面上静止不动

    坐在其中的石头 水岸和两边的楼房

    不眨一眨眼 看着远处的野鸭

    在默默的嗓音中呼吸

 

    我用一只眼晴凝视我完好的形象

    另一只眼睛从另一端斜睨过来的光晕中

    看到自己

    特定的宁谧时间

 

    落下来的云

    如同一枝绽放的盛大花朵 变成

    一幅野兽的衰老草图

 

    日常的一瞬是春天的秋天景象

    或是早上的傍晚 频频交替的时光

    同样的现在

    同样的路径

    这一刻 我没有任何意图的站立

    我的外形 像是自己寻找的

    一座塑像

 

    不会老

 

    风刚刚诞生

    更多叶簇就张开了耳朵

    叽叽喳喳的鸟鸣 如同一场雨

    在一把伞下

    淅淅沥沥

 

    不会老 树丛中飞出的一只粟色小鸟

    像是一股移动的涌泉 穿过了

    云空和尘埃

 

    身体从一棵树上生长出来

    交叠一起的思维叶子 落下的影子

    堵住了地上

    一道深深的裂缝

 

    而抬起的头 所有全心全意的光斑 如同

    来而往复的蹁跹蝴蝶

    彼此

    不避眼神

 

    不会老 观看是一种心情的加法

    放在眼里 或许可以

    矫正老花的视力

 

    开始

 

    想起 又突然忘记

    视力加厚一百度二百度三百度的镜片

    头颅里某些粉色 正在变白 正在缩小

    围拢过来的寂静 开始

    一秒钟的断裂

    震颤着有些症状的神经 以及

    每个念头 每个感觉 每一次的敏锐

    这种变化 看起来

    渐渐沉寂的居所

    只在裹紧身体 婉拒一些存在之间的联系

    把思想的稀疏眉毛 看作

    晾在窗玻璃上的一缕光线

    而实际

    太阳穴里血液流过的声音 就是

    耳廓松垂的形状

    一个渐老的人 无人知道综合衰变

    更多过去的脸或所见印象

    总在一次停顿之间

    使同一个人同一样的生活

    变成了两个人的集体

 

    立足点

 

    抽屉深处的记事本子

    远离核心的失眠和疲惫 立足点

    移过境迁的身体 每一细节

    和历历在目的场景

    好像更适合

    谙熟的桌子

 

    如果还原过去

    悄悄进入一张卷起的纸页

    寻找种植在里面的一缕形于此的月色

    那是一种沉入 背景里从来没有

    一声鸟的啁啾

    以及任何一秒钟的回视

 

    立足点是自己一只手的地方

    记事本里的字在抽象中

    纷纷垂落 像是一个时期

    在一个时代

    一个丧失了自己功能的器官

 

    鱼和人

 

    鱼在人形的水塘里

    在迟疑 在消除不安

    孤僻的卑怯或暗淡身子

    波纹如在平缓的腹鳍之间涌现

    在一簇轮廓清晰的水草边闪烁

    轻盈漾动的鱼尾 像朵

    三色花瓣

 

    它在人影里

    绕在嘴唇上的一个水泡 挨着水面

    明白了美的景致在四周在安静旋转

 

    清理干净了渔网 饵和钩子

    鱼的眼睛透明 相互之间溶解的目光

    以及扩展的所有 全部 泛

    在做成一致的肉体 以及沉思的审美

    和波纹

 

    这一瞬间

 

    我或许活在两种生活里

    比如这一瞬间 一条无关紧要的河流

    它的长度和宽度是美丽的 光点里

    漫游的五颜六色的鲜花

    如在一条弯曲的路上

    形成光芒

    觉得河岸是种永恒

 

    而另一方面

    岸上一些人在两顿饭之间

    总有千奇百怪的声音在浮沉

    在朝我聒噪时

    失去面孔和许多肢体

    似乎在从天边飞来 隐而不见

    踩中了我的虚影

    或我自己的空白

 

    悠闲的小径

 

    悠闲小径

    如同脱离气压计的一根指针

    斜着穿过晨㬢和安静的树林

    发芽的鸟鸣 萦绕一滴露珠和一片叶子

    飘起黎明之后

    窸窣响的雾沫

 

    三色堇或万寿菊

    低低散在一朵不知名的艳丽花朵一边

    像在那里经过层层叠叠的日子

    在所处之地

    放下眼睑

    小憩下来

 

    人终究不是何物

    街上扣紧衣服纽扣的人似潮涌动

    在朝着一种方向航行时

    丢失了舵

    而我如同一根气压计的指针

    在刻度上 回到了

    零点的水平线上

 

    熟悉的过去

 

    无论场合或经历

    还是金色的环境 熟悉的过去

    都在重现相似的人和所知的突发事情

    飞蛾扑向強烈的光芒

    体形走上彩虹梯子

    往去往来

    述说着总有的灾难

 

    几乎头发和眉毛或胡髭

    被照成红色 过程中的烟草味道

    几经薄荷过滤

    依然那么浓重

 

    距离让人感到一切的真实和真诚

    飞蛾像在连线的一道光中

    轻巧飞扬

    轻轻落下

 

    如同一片现在的草丛

    搁下来的石头被一双寂寥的手搓揉

    闪出一丝丝乌黑发亮的光泽

    似乎清晰可见

    却巳发白了

 

    一次摔倒

 

    向前 向上或向某个深外

    走得艰难 脚底在沙砾上打滑

    向后倒下 手掌上涌出的血液

    无比鲜红

    疼痛的腕关节和咬紧的牙齿

    像是不忍睹视的负担

    绑在身上

 

    疏忽似乎就是一次瞎眼

    天空出现一片白茫茫空荡荡的云层

    四周动静凝滞

    而远处几声吠叫 回应着一点讯息

    呜呜嗥嗥里面

    仿佛吐着舌头

 

    步履变得有些蹒跚

    觉得恍惚或年迈的词语与嘴唇

    又贴紧了一些

    前额上一绺头发 垂落下来

    在震颤

    和哆嗦

 

    干燥

 

    在干燥的季节里

    干燥的城市失踪一个老人

    电子眼里的影像在人行道上飘忽

    像在寻找什么 惦记什么 过了斑马线

    凉鞋上一袭睡衣睡裤延长了昼与夜

    小车和行人一一掠过

    尘埃和路灯合成的光晕

    迷迷糊糊 潜入

    孤单的屏面深处

 

    而远处一垛充满裂缝的墙和一无所知的门

    同样敞露在电子眼里 街上

    两排楼房和光秃秃的树之间

    路面干净

    泛着光亮

    看到了一个失踪的老人

    拖曳着最后一丝飘忽的人影

 

    天真

 

    昨夜 蟋蟀的曼妙

    属于一个老人 如同一座屋子和所有深情

    窗子或房梁模似出细微动静

    在夜色中 生出一种

    说话的声音 彼复一波

    像是拼在一起的柔软被子

    覆盖干净的床

    醒着而眠的皮肤

 

    在全世界醒来的早晨

    蟋蟀睡了 衰迈的老人在余音里

    颤颤而出 想见一见陪伴他的那只蟋蟀

    看看那粉色的翅膀

    安静角落 一簇蕨草遮掩的墙缝

    在静静蹲下时

    银白色的躯体拢住气息

    小心翼翼如在凝视一个婴儿

    在时间里面

    合成骨肉记忆

    悸动的天真

 

    旅者

 

    我自远方而来

    新生于夜 鸟的双翅在我腹上展开

    像在飞向更宽阔的地方

    知道终止的终点 那里

    遍及荒野之美

 

    我一直在把远方的春天

    当作唯一的方向 在凝视

    绚烂和芬芳的花朵 潺潺溪流

    绿地 山峦 树林

    以及月亮太阳和所有深处的时刻

    以我的旅行

    变成一片地域 并为自己

    修剪指甲

    一如我现在 保持飞行的平衡

    领着自己经过每天的日子

    在重新吸气时撇下黑夜

    从早晨出发

 

    在路上

 

    鞋带断了

    剩下我一个人的鞋子和路

    我寻找新的鞋带 在拒绝

    白色的 黑色的 或像彩虹一样的颜色

    边缘的一棵树 也在

    不知何处的地方

    原来的色泽不再复归 鞋也人非物非

    我确确实实用过一根稻草

    也试过一根纸绳

    再或蜘蛛的丝

    但都因鞋子过于沉重 或因我趿拉的身躯

    使我停滞不前 使我缓缓倾斜 靠着树支撑的一面

    而一根垂挂下来的绿色藤蔓

    让我悟出了青茎的感觉

    几乎瞬间

    一线穿过了我的鞋孔

 

    绝妙常常在于合适

    在于一种柔韧

 

    对话

 

    你疲惫而平静吗

    我一直在凝想自己的名字 或忘记的姓氏

 

    你曾经开心或玩得疯狂过吗

    马马虎虎 很少看见低处的太阳和月亮

 

    你有值得回忆的人吗

    她们溜走了 躯体如同海绵里的空气

 

    那么 你做过什重要的事情吗

    我老了

 

    约定

 

    我的年龄是一个少年的五倍

    我想跟他约定未来 在憧憬的那天

    再次见面

 

    他将穿越我所经历的一切

    或经历我从没经历过的奇幻世界

    紧靠我的傍晚

 

    我和他都有飞行的时间

    都在搅拌昼夜的希望和不安

    以及皮肤上滑过的云和雷声

 

    他在为一枝不可思议的鲜花而活

    我在献身 一天二十四小时

    都在消耗不再很多的日子

 

    我俩偶尔发呆

    我斜过自己肩膀看他的轻盈

    我似乎有了一种唯一的慰籍

 

    而终极疏离

    我在想 他那时的样子

    是我现在的延续 还是完好如初呢

 

    简介:王学芯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参加《诗刊》第十届青春诗会。获《萌芽》《十月》《诗歌月刊》年度诗人奖,获《中国作家》《扬子江诗刊》双年度诗人奖,获《诗选刊》《现代青年》年度杰出诗人奖,获名人堂2019年度“十大诗人奖”,《空镜子》获中国诗歌网2018年度十佳诗集奖。部分诗歌译介国外,出版个人诗集《可以失去的虚光》《尘缘》《空镜子》《迁变》等11部。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陶玉莲]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654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