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少儿编程校内校外齐红火 校企合作将迎发展新机遇

  第78届中国教育装备展示会上,市民现场了解少儿编程发展。 上游新闻记者 张锦旗 摄

  “时代的确不一样了,以前我们大学才开始接触的编程,现在四五岁的孩子就开始学了。”上周末在重庆落幕的第78届中国教育装备展示会上,不少国内头部少儿编程机构带来了最新的技术和产品,然而也有不少学生家长困惑——少儿编程真的有用吗?

  事实上,这两年随着政策的推动及人工智能、5G、大数据等概念的普及,国内少儿编程课持续火爆。传统印象中的敲代码、编程序,四五岁的孩子真的能学会吗?少儿编程如何在校园普及?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政策推动 少儿编程校内校外齐红火

  昨日,记者来到位于渝中区大坪的时代天街,据不完全统计,仅仅这一家商场就入驻了至少8家少儿编程的学习中心。而在南坪商圈、观音桥商圈,同样也聚集了编程猫、小码王、童程童美等一批全国连锁的少儿编程机构。

  今年9月开学时,南岸区的刘莉莉给孩子报了少儿编程的培训班。“孩子明年就要上小学了,听说重庆很多小学都开设了编程课,早点接触也好打个基础。”刘女士说。

  “人工智能教育是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的战略需要,国家政策的鼓励也加速了国内少儿编程教育的发展。”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樊磊告诉记者,少儿编程在国外起步较早,在中国虽然起步较晚,但和国家发展大方向及教育改革方向一致,也有着较快的发展。

  2017年7月,国务院颁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规划明确提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2018年1月,教育部公布高中新课标,将三维设计、开源硬件、人工智能正式划入其范围,编程、计算思维成必修内容。

  2018年,重庆市教委下发《关于加强中小学编程教育的通知》,要求各中小学开足开齐编程教育课程,小学三至六年级累计不少于36课时、初中阶段累计不少于36课时。此外,北京、广州、南京等地教育部门也都出台了人工智能课程逐步进校园的规划。

  重庆市璧山区实验小学副校长王坤俊告诉记者,早在2016年,学校就率先开设编程课程。几年来,学校一至六年级各班每周安排了至少一节编程普及课,同时还有丰富的编程选修课和创客社团活动课,让不同阶段的学生都能感受编程的乐趣。

  “新一轮的课程改革对编程课程提出了新要求,作为信息技术教育重要的组成部分,编程教育对学生信息素养的提升有很重要作用。”王坤俊认为,通过编程课程的学习,培养了孩子们利用信息化手段解决问题的能力,让他们拥有自己的科技嗅觉,从科技的使用者转变成创造者。

  随着少儿编程走进校园,这项新课程也成为学生家长新的关注,加上今年疫情让线上教学需求爆发式增长,也促进了少儿编程行业资本市场的繁荣。

  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国内少儿编程企业已获得超过10起融资。其中,编程猫在今年4月完成了2.5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小码王则在上半年完成了Pre-C轮融资,金额达到1.5亿元;同时,贝尔科教也宣布完成1.2亿元融资。如今,国内少儿编程的头部力量已经凸显,行业马太效应也愈发明显。

  标准不一 学校为课程资源和师资发愁

  近年来少儿编程虽火热,但相较于发展多年、已经发展完备的学科教育来讲,隶属素质教育领域的少儿编程还略显稚嫩。也正因为尚是新生事物,少儿编程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

  今年7月,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2020-2025年中国少儿编程教育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报告统计了教育部每年的全国教育事业发展公报,对国内3—18岁人口数量进行估测,2018年中国少儿编程行业整体对应年龄人口约为2.36亿人,2019年这一数据为2.37亿人。

  “编程教育覆盖的范围人群不断增多,然而国内少儿编程教育的渗透率尚待提高。”樊磊坦言,受地方学校发展不均衡的影响,目前国内学校对国家政策执行、落实的进度各有不同,同时少儿编程在教育总体目标中的定位也还不够清晰。

  重庆九龙坡区一名不愿具名的学校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很多学校开设编程课程进程缓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经费和师资的问题。一方面,每所学校建立人工智能教室至少要配备几十套设备,还需要专业的编程硬件,对于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学校,编程课程难以开展和普及;另一方面,学校即便开设了编程课程,也面临缺乏优秀编程老师的问题,信息技术教师的专业培训也容易忽视。

  “少儿编程发展的速度太快了,事实上市场和学校在课程标准等方面是滞后的。”上述负责人说,目前国内编程教学还没有统一的教材、教学标准,没有适宜的教学工具和配套课程资源,学校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对于教师的课程质量和学生的学习成果也很难去评价考核。

  “虽然现在少儿编程市场越来越火,但相较传统的英语、奥数等考试型科目学习来说,社会对编程等信息素养教育的认识程度还有待提高。”樊磊说,编程教育不像通识学科学习,它在短期内未必能体现在学习成绩上,然而在人工智能、互联网时代,信息素养对于每一个学生、教师来讲都至关重要,它不仅是一门学科,更是每个人都该具备的素养。

  校企合作 普惠方案助推编程教育发展

  从国家政策到地方政策不难看出,校园必将成为少儿编程教育的主战场,然而面对暴露出的种种问题,如何才能推动编程教育在学校的发展?

  在第78届中国教育装备展示会上,专家学者纷纷聚焦校园编程教育行业发展,不少龙头企业为践行行业责任也带来了全新的解决方案。其中,编程猫也首次发布了校园编程教育普惠方案,希望帮助更多中小学开设编程课程,共同助推国内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

  编程猫创始人、CEO李天驰介绍说,成立五年多时间里,编程猫坚持独立自研,研发了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图形化编程工具——Kitten源码编辑器,同时推出海龟编辑器Turtle、代码岛Box、编程猫Nemo、小火箭编程Kids等工具,覆盖幼儿园以及小初高学段。如今,编程猫的自研工具服务学校超过16000所,遍布北京、上海、深圳、重庆等城市,也正是在校企合作中编程猫更加了解目前国内校园编程教育的难点和痛点。

  校园编程教育普惠方案如何解决编程进校园的难点和痛点?李天驰说,此次推出的校园编程教育普惠方案,包括了50套Arduino开源硬件套装、32课时开源硬件课程、96课时图形化编程课程和1套未来教室编程教学管理平台,覆盖校园编程教育的全场景、全流程。

  为了解决校园编程教育没有标准教材和教学课程的问题,编程猫联合权威教研团队,推出了中小学编程教育标准教材,覆盖小初高全学龄段。“标准教材搭配优化设计的硬、软件课程,可以根据学生不同阶段的特点,提供体系化的教学支持,更好地培养学生创新能力、动手能力、逻辑思维能力和合作共享能力。”李天驰说。

  此外,编程猫推出的AI双师教学服务,不仅可以为不具备编程授课师资条件的学校提供远程支持,大大降低编程教育入校开课的门槛,同时还能对学校信息技术教师进行在职培训,成为编程教师师资的“供应链”。

  值得一提的是,编程猫还研发了一套未来教室编程教学管理平台,用大数据、智能化为编程教学管理赋能。

  李天驰介绍,作为教学管理平台,一方面平台可以实时监控学生学习进展,对编程作品进行智能批改等,教师通过学情数据分析能够更好开展教学工作;另一方面,教学管理平台还是重要的编程教育决策优化平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学校负责人可以通过平台大数据了解当地编程教学的开展情况,并做出政策指导。

  通过调查记者发现,在新的国际竞争格局中,科技竞争和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校园编程教育正处在方兴未艾之际,国家政策频繁推动的同时,行业龙头也在积极寻找解决方案。未来,校企合作将打造出一条编程教育“出口”与“入口”的完美路径,这也或将成为行业发展的新机遇。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张瀚祥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6656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