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脱贫攻坚 卫健力量】刘昶:“侦察兵”眼光独到 打造多个扶贫产业

  2017年9月8日,一个普通的日子,却成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治安主管刘昶生命中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这天,这位来自重医附二院的37岁小伙,成了重庆市卫生健康委扶贫集团派驻黔江区金溪镇山坳村的“第一书记”。

山坳村“第一书记”刘昶。

  金溪镇,位于黔江区西南部,山清水秀,如诗如画。它下辖的长春、清水、岔河、山坳等8个村,每个村名仿佛都蕴藏着一首山水田园诗。但当兵出生的刘昶却没有生出文人墨客那诗一般的情愫——山坳,名字听上去就充满贫瘠和落后,仿佛无声地诉说着这个小山村的地理和经济状况:金溪镇最偏远的三个村之一,没有任何产业基础,全村辖6个村民小组,381户,1289人。建卡贫困户92户贫困户352人。

  “金溪护工”:将人才送出去

  刘昶曾经在部队当过侦察兵,尽管退伍转业多年,但侦察兵的职业训练,依旧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做事雷厉风行,敢打硬仗,敢啃硬骨头。

  “要打好扶贫攻坚这场硬仗,第一件事就是侦察摸清情况。”在一个多月的实地勘察、走村入户、摸底排查过程中,刘昶迅速掌握了山坳村的基本情况和主要致贫原因,那就是内生动力严重不足,村里的留守人员特别多,而且多为妇女、儿童和老人。

  这样的队伍如何带?这副重担能挑起来吗?刘昶是一个有梦想的实干家,没有过多犹豫和纠结。在调查走访摸清山坳村的家底后,刘昶开始召开院坝会商讨对策。与村两委班子谈、贫困群众谈;集体谈、单独谈。大家从不愿开口到滔滔不绝,从一个点子到N多个发展计划。一个月下来,刘昶心头有底了。

  出于职业的敏感,经过反复论证,他觉得开个护工公司,比较适合这个村产业单一、内生动力不足的实际情况。但说起容易做起难,第一步的物色“领头雁”上就栽了跟头。在广泛征集村民意见的基础上,在广州打工的田维仙,闯进了刘昶的视线。

  “那个穷地方开公司,是拿我穷开心哦。”在广州开美容院的田维仙不为所动,其母亲更是坚决反对。刘昶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觉得田维仙以前在医院干过护工,是金牌护工,又有创业经验,这个“领头雁”非她莫属。

金溪护工培训期间,刘昶和学员们合影留念。

  第一通电话打过去,田维仙以为是骗子,刘昶刚开口就被对方挂掉了。第二次,第三次,一个一个接着打,微信、短信轮番上。经过6个月的软泡硬磨,田维仙终于关掉了美容院,踏上了回乡的路。一时激起千层浪,在她的影响下,本乡在云南做生意的、在浙江创业的、在北京打工的十多位有头脑有能力的人也回来了。后来,他们都成了护工公司的股东和管理人员。

  联系医院,联系培训学校,申请免除学费,凑资金,租房子、办执照……三个月的精心准备,重庆市黔江区山之坳康复护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了,第一批共有22人上岗。

  “政府给我们免除培训费、还联系多家医院,如今我们的护工分布在黔江区五家医院,甚至连养老院都有我们派去的护工了。”田维仙一脸骄傲地说,金溪护工就是我们的名片。现在。金溪护工每月一般能收入4000多元,有的可收入5000多元,更高者还可达8000多元。

  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在一些先行者的带动下,村里思想守旧的人也纷纷加入。目前已培训6期学员,共计292人,稳定上岗150名。“这个月的收入有这么多啊?!我真的没有想到。”当山坳村贫困户喻登惠拿到4000多元月的工资时,笑得那么开心。“要不是刘书记一次又一次上门给我做工作,我的日子哪有这么好。”

  金溪被服:将人力留下来

  金溪护工,打开了刘昶的思路,于是,他又开始谋划起新的路子。

  在村里调研时,刘昶从多位村民口中听说了刘廷荣这个名字。原来,刘廷荣也是山坳村人,退伍之后就到外地打拼,进过服装厂,跑过销售,熟悉从服装生产到销售的每个环节。多年前,刘廷荣在湖北咸丰便有了11家服装销售店。在别人眼里,刘廷荣年纪轻轻就已成了“成功人士”。

刘昶(右一)与被服厂总经理一起到车间查看生产。

  2018年8月的一个周末,刘昶没有回家,而是借了一个朋友的车,悄悄地来到紧邻黔江的湖北咸丰县一个服装厂。假装以购买服装之名,考察了这家工厂。侦察兵出生的刘昶很快摸清了这里的一切,特别是老板刘廷荣的人品和工作作风,让刘昶很是赞赏。

  “刘廷荣是我们山坳村的共产党员,又是一名退役军人,还是员工眼里的热心肠。”刘昶很快将“秘密侦察”的结果向领导汇报,得到了领导的肯定,刘昶开始打起了刘廷荣的“主意”。

  湖北咸丰距离黔江金溪只有不到1个小时的车程,刘廷荣并不是没有过回乡创业的打算,只是平时服装店的生意太忙,二来也没找到很好的门路。几番暗访和试探,刘昶终于确认,刘廷荣就是他要“挖掘”的创业人才。

  2018年的一天,刘廷荣接到刘昶打来的电话。刘廷荣本来也是军人出生,军人与军人在一起惺惺相惜。两人很快达成一致协议:为了山坳村,回乡发展。

  从选址、装修到运行只用了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重庆市卫之情服饰有限公司于2019年2月正式成立并营业。开业当天就吸引了近200余名村民报名加入扶贫车间就业。

  “扶贫车间不但给我们培训技术还提供稳定的就业收入,现在一个月最少能有3千块钱收入,以后技术熟练了工资还会涨。”经过岗前培训上岗的金溪镇平溪村贫困户甘伟素坐在缝纫机前,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高兴地说。如今,服装厂已招收100余名当地村民,其中有40%是贫困户,10%是残疾人,5%是边缘贫困户。

  未来和梦想不是想出来的,是拼出来的。刘昶一手打造的“金溪被服”成为了金溪脱贫攻坚的又一品牌,正朝着总产值5000万的目标前进。然而,刘昶的梦还在无限地延伸着。

  花香蝶自来:名声带来产业

  梧高凤必至,花香蝶自来。随着山坳村产业的逐渐发展,慕名来找刘昶的人越来越多。2020年4月16日,石会镇深耕调料公司老板蒲克燕来到山坳村。蒲克燕在当地小有名气,但因不善销售,公司规模一直上不去。听说刘昶是个能人,蒲克燕希望能与山坳村合作。

  “你负责销售,我负责加工,如何?”蒲克燕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在一番考察调研后,刘昶很快与工作队、村两委班子达成共识:这个单我们接了。5月13日,“深耕山坳”调料品牌面世,山坳村正式挂牌深耕山坳调料公司。推介会活动现场,村民们冒雨赶来,为自己村的产品“站台”。当天,注册的11家手机微店同时上线。不到一周,销售1000多瓶。

  花椒、小葱、大蒜、茴香等各种调料,这些农家香料,不仅可以引导村民自己种植,而且公司负责销售,也解了村民的后顾之忧。金溪镇的“三金”品牌,刘昶一手打造两个,再加上如今的深耕山坳调料公司,刘昶的名气越来越大。

  “投奔”刘昶来的还有邻村的田建。田建18岁那年因车祸致左眼摘除,左手截肢,但他身残志坚,先后在新疆务工10多年,攒下10多万元积蓄,后来开了一家小卖部,因经营不善倒闭,妻子也离他而去。

  看到金溪护工红红火火办起来后,田建内心受到很大触动,决定拜访一下这位幕后的“高人”。两人虽互不相识,但谈起对产业的发展,很快找到共同点。田建看中了刘昶的经济头脑,和为民办实事的那份干劲和真诚。刘昶欣赏田建有志向、有能力、能吃苦,积极乐观向上,于是双方把目光一致投向蚕桑产业。

  第二次见面,双方签字。田建在山坳村流转桑园100亩,并采取“桑+椒”模式,大力发展山地立体农业。第三次见面之时,田建已经把所有的积蓄投了出去,生活捉襟见肘,吃饭都成问题。

  刘昶悄悄留下身上的500元给田建做生活补助,剩下100元,自己留着回主城做路费。两人就这样,一来二去,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好兄弟。功夫不负有心人,刘昶没有看错人,田建当年就脱了贫。

  2019年田建养蚕110张,出栏跑山鸡1300只,自己纯收入26万元;用工300人次,发放工资24万元,带动村里50余人(多数为贫困户)就近务工,实现增收致富。那天,田建请刘昶喝庆功酒。田建喝出了眼泪,酒后吐真言:刘书记,是你给我一个美好的未来,要不然,我还真只有等着政府的救济了。

  两家就业公司,一个销售公司,山坳村的发展呈三足鼎立之势。而如今,在刘昶的谋划下,一家竹制品扶贫车间也正在筹建中。山坳村老百姓的腰包渐渐鼓起来了,曾经贫困的山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有了更高的追求。

  脚上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三年多来,刘昶俯下身子,以侦察兵独到的眼光,为村里建起一个又一个产业。他时刻告诫自己,一定要真正沉下去,俯下身子,到村里去与群众打成一片。

  刘昶说,驻村就是驻心。与金溪的相遇虽是组织安排,但也是美丽的遇见,就像春天的和风细雨,浸润着心田,萌发着力量。(喻芳 王祥)

编辑: 张译尹
图片中心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31126765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