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巫溪县红池坝镇茶山村:深山贫困村里的新鲜事

巫溪红池坝镇茶山村新貌(摄于十月二十八日)。首席记者 崔力 摄\视觉重庆

  最近,巫溪县红池坝镇茶山村出了不少新鲜事儿:全村最脏乱差的陈安厷家,竟然开起了特色民宿;村里的有名的“酒仙”砸了酒杯,下决心要靠自己的劳动好好生活;一组的王家好不容易出了两个大学生,却都放弃在大城市的工作返了乡……

  茶山村位于巫溪、云阳、开州3个区县的接合部,离三座县城的距离都在100公里以上,是巫溪县最偏远的村庄,也是脱贫攻坚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前些年,当地青壮年劳力都外出务工,孩子们的愿望都是走出大山。

  11月30日,重庆日报记者走进这个深山贫困村,了解茶山村那些“新鲜事儿”背后的故事。

  田园变景区

  全村最脏乱差农房变特色民宿

  “没想到我们农村的菜园子、老房子都能成为风景,城里人可喜欢看呢!”11月30日,茶山村“枫驿客栈”店主陈安厷告诉记者。

  陈安厷所在的茶山坝,是村里唯一的一块平坝,上百户人在此聚居。说是平坝,其实也就是坡度稍微缓些而已。茶山村人均不足0.7亩地,坡度多在25度以上,村民们从土里刨不出钱来,挣钱全靠外出务工。

  陈安厷一家6口,大女儿外嫁,小女儿和儿子读书,家里还有个老母亲。妻子林玉美在家照顾老小,一家人全靠陈安厷出门打零工维持生活。

  2017年,陈家享受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搬到茶山坝,建起了一楼一底的新房。但搬家不到半年,陈家的新房就成了“脏乱差”的代名词——堂屋常年堆满杂物,连下脚的地都没有;厨房的墙面灶台总是黑乎乎、油腻腻的,水池里经常堆满了没洗的碗盆……

  2017年8月,红池坝镇被列入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当地利用紧邻红池坝AAAA级景区的优势,规划建设了分别连接开州、云阳两区县和巫溪县红池坝景区的“一横一纵”干线公路,打响了一场以“旅为龙头,农为基础”的攻坚战。

  茶山村驻村第一书记妙晓东和村干部多次上门劝陈安厷把屋前屋后的卫生搞好,有机会开个农家乐,但陈安厷不相信,“我们这个山旮旮,穷得耗子来了都要哭,啷个可能来游客?”

  但他很快发现,村子一天天在变化:有龙头企业来流转村民土地,打造集农业生产、旅游观光、非物质文化传承于一体的现代生态休闲农业示范园;村民们按照“畜禽进圈、柴禾归位、瓜豆上架、蔬菜成行、卫生上榜”要求,把房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菜地种得成行成列,宛然一幅田园山水画。今年3月,茶山村所在的“红池云乡”还被确定为国家AAA级景区。

  更让他诧异的是,村里的贫困户胡光元响应政府号召,建起村里第一个“森林人家”搞乡村旅游,不到半年时间就挣了3万多元。

  陈安厷彻底坐不住了,也报名要建“森林人家”。如今,他家的“枫驿客栈”已成了村里的特色民宿,每个月都至少有五六千元收入。如今两口子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也养成了好习惯,房前屋后随时都保持干净整洁。陈安厷还学了一句新话:“干净就是生产力嘛!”

  生活有奔头

  “酒仙”成了自力更生的菜贩子

  “酒仙”吴美安在茶山村赫赫有名。他是全村最穷的贫困户,以前孤身一人住着邻居不要的破旧农房,家里穷得连像样的棉被都没有。

  吴美安成天喝酒,喝醉了不是去邻居家闹事,就是倒头睡在路中间。为了避免撞到他,当地司机开车经过吴美安家附近时,往往整段路都要闪灯按喇叭。

  吴美安并不是天生爱喝酒。40岁那年,他和妻子在云南打工时,妻子悄悄带着儿子出走,吴美安经救助才辗转回家。回家后的他孤身一人,对生活再无信心,染上了酗酒的毛病。

  吴美安本来于2016年脱了贫,但始终改不掉喝酒的毛病,2017年再次返贫,村干部都拿他没办法。

  自红池坝镇被列为深度贫困乡镇以来,挖掘机、大卡车轰隆隆地开进了村,到处都在修路搞建设,吴美安在家门口工地干活挣钱,喝酒的时间少了。

  见他住房破旧,妙晓东和村干部们又为他争取政策加固房屋,帮他找临时居住点,还自费买了铺盖被褥送上门。那年冬天,睡进暖和被窝的吴美安第一次不用喝酒来驱寒,感动得眼含泪花。

  眼看村里的乡村旅游发展起来,游客越来越多,年轻时出门打工见过世面的吴美安便把自家的几亩地全部种上蔬菜,还养了十多只鸡。

  “这些菜城里人争着买呢。”吴美安告诉记者,他一次挑的五六十斤菜都能卖光。靠着卖菜,他一月就能挣好几百块钱,加上低保收入,一个人够用了。

  生活有了奔头,吴美安也不再喝酒了。上个月,他还借了套西装,打上领带,花了20块钱请人在茶山坝拍了张照片,郑重地放在堂屋的桌上。

  “现在政策这么好,我各人(当地方言,意为自己)也要发狠(当地方言,意为努力)搞!”吴美安说,现在村民们不再叫他“酒仙”,都管他叫“菜贩子”,他很乐意。

  在家门路多

  一家两个大学生都返了乡

  2013年,18岁的王海英离开茶山村,去重庆主城读大学。当时,她就暗下决心:毕业后一定要留在大城市工作,远离这座偏远贫瘠的大山。

  7年后的今天,当记者在茶山村村委会办公室见到王海英时,她正在给游客安排食宿忙个不停。“今天才来了39名游客,明天有个80人的订单。周末人更多,到时候再看哪家有空房。”

  25岁的王海英是茶山村一组人,她和哥哥王祥自小在这里长大。这里的交通基本靠走,读小学、初中要去镇上,走小路单程也需要两三个小时。兄妹俩高中住读于离茶山村近50公里的巫溪县尖山中学,每次返校,天蒙蒙亮就出门,要走到下午才能到学校,累得连上晚自习的时间也没有。

  后来,兄妹俩相继考上了大学,毕业后都在重庆主城上班,从没想过还会回来工作。但从2018年起,茶山村越来越漂亮。“到处都在搞建设,父母把土地流转给农业企业,他们就在村里做点装修的活,一年到头忙得很。”王海英说。

  随着出村的路修好了、环境变美了,游客进山了,村民把房子改装成农家乐的也越来越多,父母装修的活更多了。2018年,父亲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把在主城有稳定工作的王祥叫回来,父子俩一起做装修。去年,王祥挣了十多万元,比在主城上班的收入还高。

  去年,一家人又动员王海英回了家。目前,王海英在云中之家乡村旅游有限公司工作,这家公司专门负责“红池云乡”景区的旅游接待等工作,王海英和同事们每天都忙得团团转。

  “现在在家的门路不比在外少,在家一样能好好发展。”王海英说,一开始,家里两个大学生返乡的事,还被大家当作新鲜事到处传,现在家乡发展得更好了,年轻人返乡创业就业也不再新鲜了!

编辑: 江茜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34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