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你是“困在消费信贷”里的年轻人吗?

  最近几天,一个名为“困在花呗里的年轻人”的话题在微博上数次登上热搜,引起全网热议。一组2019年《中国消费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中的数据被多家权威媒体的微博公众号反复提及。数据显示,全国有1.75亿90后,而86.6%的90后都接触过信贷产品。

  这个话题下,不少年轻人发表着自己对花呗、京东白条等多种消费贷款的看法,也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学习型

  月薪7000的女孩

  为提升自己花两万五学外语

  “我目前还有10期没还,一期不到一千元。”昨日上午,在重庆璧山一家大型机械设备公司从事材料采购工作的田恬(化名),计算着自己目前消费贷款的还款期限。

  一年前,刚刚获得这个工作不久的她在主城的一家英语培训机构购买了一整年的口语课程,“我那会儿刚入职不久,工资拿到手只有5000多元,就只能用消费贷款支付了。”

  日常生活中,田恬是个朋友们公认的节约型女孩,但说起一年前,花两万五来买下一年的口语课程,田恬也不后悔,“我确实感觉到自己的口语进步很大,而且对我的工作也有实质性的帮助。”

  日常工作中,田恬所在的采购部门经常需要和国外的材料供应商沟通,沟通中需要涉及许多产品方面较为专业的内容。入职以后,一直觉得自己英语还不错的田恬发现,在口语交流上,自己还有很多障碍,“很多时候视频会议都要人家等我很久,而且我也怕说错细节,就很尴尬。”有时候原本一次就能沟通的事情,因为田恬不知道如何表达,需要更多次的沟通。

  “我当时想了,我挺喜欢这个工作的,以后无论是升迁、跳槽,在这行口语都很重要。”经过深思熟虑,田恬利用消费贷款购买了课程,这笔两万多的欠款,也成了工作至今田恬唯一的消费贷款。

  虽然分了二十四期贷款,但为了能早日还完,田恬还是给自己定下了计划,“每个月工资下来后,先存三分之一到还钱基金里。”如今,田恬成为了正式员工,工资到手也从5000变成了7000元左右,但还剩1万多元的消费贷还是让她时常不安,“我觉得我敢借这笔贷款的原因,还是因为我对自己的还款计划有信心,但如果我的收入中间出现哪怕一点问题,我可能就要找爸妈了。”作为工作以后就没有再跟父母开口要过钱的人,这是田恬最大的担忧。

  娱乐型

  用多个消费贷买游戏设备

  点外卖也用“先吃后付”

  有人用消费贷款提升自己,也有人纯粹为了兴趣爱好“债台高筑”。27岁的赵先生的花呗,打开后就显示了一句话“无法使用花呗”。前段时间,因为多次还款逾期,赵先生的花呗被终止了服务。

  虽然没有了花呗,但赵先生的各种消费贷款仍在继续,就在一周前,他刚刚用消费贷款在网络平台上购买了一台新的游戏设备,加上手续费用,赵先生的消费贷款在此前已有3万多元未还的情况下,又增加了4000多元。

  赵先生的大部分消费贷款,都是为各种游戏设备、电脑配件买单,“知道自己买不起,但看到就想买,控制不住。”现在,赵先生在多个消费贷款软件内都有贷款,他每月1万出头的工资,有三分之二都要拿来支付各种贷款。

  赵先生不敢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家人,“我自己也知道这样不对,有时候周转不过来,只能找朋友先借钱还上。”

  因为公司没有午餐,赵先生中午大部分时间选择点外卖,每个月最后一周多,外卖平台的“先吃后付”就成了赵先生的救命稻草,“工资都拿去还钱了,只能先吃饭,下个月工资到了再把外卖的钱还上。”

  走访:

  有人害怕管不住主动停掉花呗

  昨日,记者针对消费贷款的种种问题,对10位“90后”进行了采访,其中有6人目前还有消费贷款。

  24岁的小罗是IT公司的实习生,消费欲望高,在各个渠道都有借贷,利滚利最后每月欠钱很多,“会从别的渠道借钱还花呗、京东白条的欠款。”

  大部分人在用消费贷款的时候,会有自己的规划。25岁的中学教师许倩平时在商场、超市购物都会使用花呗,最高欠款的时候欠款5000,“消费贷款方便了平时购物,但使用花呗不会超出当月工资。”

  20岁的大学生王睿达则从未用过任何一种消费贷款,他觉得想要的东西,有能力有钱就买,没钱就不买。同样,24岁的钱小姐也从不用花呗不用信用卡,“所有跟借贷相关的都不用。原因是害怕管不住自己的手乱花钱,而且分期利滚利压力大。”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石亨 实习生 陶临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6838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