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 重庆这些年究竟有多拼?

  3月10日,陆海新通道开行首列市外复产复工专列。资料图

  近日,重庆团结村中心站,一批来自越南的塑料包搭乘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顺利进站,随即仅耗时半天就完成通关,转乘中铺班列(渝新欧)前往欧洲。

  通关时间从3天缩短为半天,这是重庆在西部陆海新通道首次推出“两步申报”新模式的成效。

  而不仅仅是通关时间——自西部陆海新通道成为国家战略以来,与之相关的新闻就频频见诸重庆各大媒体要闻或头条。仅今年10月至今,更是达到了平均每3天左右就有1条消息发布的高频密度。

  重庆对这条国际战略大动脉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高度重视的背后,成效也水涨船高。

  今年1-10月份,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到发合计3655列,同比增长113%;集装箱累计到发18.32万标箱,同比增长109%。

  刚刚过去的11月,今年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开行已经突破1000班,全年有望完成1200班,同比增长30%以上。

  在全球经济严重衰退的2020年,西部陆海新通道表现抢眼。

  抢眼的数据背后,是参与通道建设的14省市“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成效。

  在这其中,作为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营中心的重庆,自然也是不遗余力。

  那么,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重庆究竟有多拼?

  3月25日,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重庆长寿—广西钦州)首发。资料图

  做强“点”——被国家《总体规划》31次提到的重庆,要如何建设运营中心?

  早在2017年,重庆、广西等西部省市携手,就打通了重庆、成都至北部湾港的三条铁路运输线路,作为西部联接东南亚的国际物流大动脉。

  这就是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前身——“南向通道”。

  2019年8月,《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以下简称《总体规划》)出台,标志着这条国际物流大动脉上升为国家战略。

  对于这条新通道的意义,《总体规划》开宗明义:西部陆海新通道位于我国西部地区腹地,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衔接长江经济带,在区域协调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

  也就是说,西部陆海新通道建成之后,将改变中国广袤的西部地区“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开放格局。

  而新通道衔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节点,正是重庆。

  因此,《总体规划》有31次提到重庆,并明确要“充分发挥重庆位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交汇点的区位优势,建设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以下简称“运营中心”)”。

  那么,重庆又该如何建设运营中心?

  2020年3月,重庆市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领导小组成立,作为新通道建设的市级领导机构。

  同年4月,《重庆市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正式出台,并围绕西部陆海新通道主要建设目标,明确了三大重点任务。

  其中,“组织运营中心建设”赫然在列。

  根据《实施方案》,重庆将从两个方面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组织运营中心。

  一是战略层面——重庆要依托区位优势,建设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和口岸高地,推动交通、物流、商贸、产业深度融合,激活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资源流,促进通道经济和枢纽经济形成规模,进而带动周边省区实现区域协调发展。

  二是战术层面——组建协调通道建设实体机构——运营中心,完成落实新通道建设省部际联席会议议定事项、协助推进跨区域的运输通道运营组织、协调跨国跨区域合作,建立西部陆海新通道动态项目库等一系列“战术任务”。

  今年11月17日,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在渝正式启动运行。资料图

  拓展“线”——三条主通道有两条起(终)点站在重庆,要如何激发通道活力?

  3月25日,重庆长寿经开区。

  一队平板货车装载着24个集装箱,缓缓驶出长寿经开区,朝沙坪坝团结村火车站一路奔驰。

  集装箱内,满载着价值800万元的全地形摩托车、硅钢、聚乙烯醇、靛蓝原料等货物。

  在团结村,这批货物将登上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在2天后运抵广西钦州,再登船运往东南亚和印度次大陆。

  对于这趟特殊的运输,长寿区委书记赵世庆满怀期盼:“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长寿班列的开通,打通了长寿通往东南亚市场的铁路大动脉,联通了经广西北部湾通达全球的运输网络,长寿将真正实现连接东西、贯通南北,对持续推动长寿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具有重要意义。”

  不仅仅是长寿。西部陆海新通道提升为国家战略后,来自涪陵、荣昌等区县及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相关地市的物流,纷纷汇入西部陆海新通道通达全球。

  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依托通道这个载体,就能够实现资源的跨境流动和配置。

  因此,作为国际物流大动脉,西部陆海新通道要发挥作用,就要求“道路通”“货源足”。

  在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三条主通道中,有两条从重庆始发,这就赋予了重庆保障通道畅通的使命。

  对此,重庆社科院国际经贸与物流研究所编审张晓月表示:“重庆地处‘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在我国东西双向、海陆统筹的对外开放新格局中占据战略支点位置。要建设好西部陆海新通道,重庆一方面要高标准建设运营组织中心,一方面也要依托长江航运中心和中欧班列(渝新欧)等平台,提升对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枢纽功能和通道物流保障功能。”

  这也是《实施方案》提出要“打造交通便捷、物流高效、贸易便利、产业繁荣、机制科学的主通道”的初衷。

  如何打造?

  一是建好“路”——针对增强铁路运输能力,提升公路、港口和航空能力,完善通道市域网络等,增强通道建设能力。

  二是保障好物流货源——重点针对强化主枢纽分工协作、畅通主辅枢纽之间“微循环”、出海出境大通道高效衔接、打造境内外供应链节点体系、提升通关便利化水平等方面,提升物流周转集散效率。

  三是处理好和沿线地区融合发展的关系——通过发展通道经济、培育枢纽经济、促进贸易提质增量、积极发展特色物流等路径,促进通道与区域经济融合发展。

  四是推动通道对外开放水平提高——依托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和各种开放合作平台,不断扩大通道的国际“朋友圈”。

  沿着这几条实现路径,西部陆海新通道联运班列年开行总量从2017年的两位数一路激增,到今年11月已经全年开行1000班,同比增长115%。随着物流体量不断扩大,西部陆海新通道对于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辐射能力也不断增强——2019年,依托西部陆海新通道等战略平台,重庆对东盟进出口1086.7亿元,同比增长43.2%,东盟超越欧盟成为重庆第一大外贸合作伙伴。

  对此,交通运输部和国家发改委多式联运专家组成员李牧原如是评价:“重庆市在践行‘一带一路’倡议、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发挥物流通道对国际贸易的带动作用等方面已经探索出一条新路,并正在有章有序地推进新一轮建设工作。”

  陆海新通道(果园港)班列的常态化运行。资料图

  辐射“面”——地跨14个省区市,合作协调机制怎么建?

  11月17日,一场特殊的签约仪式在重庆隆重举行。

  来自西部陆海新通道“13+1”省区市的口岸部门负责人云集一堂,共同签署了《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西部陆海新通道平台建设合作协议》。

  根据协议,各省区市将结合自身“单一窗口”,打造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西部陆海新通道平台,以高效便捷的通关和物流便利化服务,确保西部陆海新通道的通畅。

  说这场仪式“特殊”,是因为它是西部陆海新通道构建跨区域协作机制的又一次尝试。

  为什么要“跨区域协作”?

  对此,长江上游经济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重庆工商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敬一语中的: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是最重要的一环——不管是推行多式联运,还是开放市场的开拓,都需要各省区市共同参与,单靠哪一个地方是做不起来的。

  也就是说,西部陆海新通道横亘大西南、辐射整个西部——如果不打通各地区划壁垒、实现通道基础设施和软件服务的统一标准、协同建设,“共同参与”就会变成一句空话。

  作为组织运营中心,如何为协同建设提供助力,就成为重庆另一项主要任务。

  对此,《总体规划》明确提出:建设以重庆为起点的两条主通道,支持重庆建设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牵头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

  记者 陆睿 佘振芳 黄宇 李华侨 周晓雪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6851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