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从水“害”城到水“利”城——重庆市璧山区建设“幸福河”的成功实践

  新华网重庆12月14日电 璧山人对水的感受,可以说是重庆西部地区最深刻的。

  “前些年,我们谈水色变。”住在璧山城中心内璧南河岸边的老璧山人周成安说,“那些年,我们渴望水,但更多的时候是害怕水。璧山城是座水‘害’城。”

  这位老璧山人所说的水“害”城,是从三方面对璧山这座城造成伤害:

  一是缺水给璧山人带来干渴。璧山区幅员面积只有914.56平方公里,但却是渝西地区人均水资源最少的地区。年平均降雨量为1101毫米,人均水资源拥有量仅有556立方米,仅为重庆人均水资源量的三分之一,全国人均的四分之一。存在着严重的资源性缺水和工程性缺水。因而,在多年前,每遇干旱,璧山人畜饮水就出现困难,农业生产只能“听天由命”。

  二是水污染让璧山人见水就躲。发源于璧山区大路街道大竹村一带,贯穿璧山城区、以及大路、河边、璧城、青杠、健龙、等8个镇街,最后于江津汇入长江的璧南河,是璧山的母亲河。这条河流在璧山境内的流域面积达452.7平方公里,占了区域面积的42.7%。可在20年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下,这母亲河被周边的污染企业所吞噬,河水臭气熏天、鱼虾绝迹,被戏称为书法家的洗墨池。璧山的璧北、梅溪河也污染严重。域内的这三条主要河流,全部为劣五类水质。

  三是“十年九淹”暴雨成灾。那些年,由于璧南河及支流两岸垃圾泥土乱堆乱倒,导致河道淤积,城区璧南河防洪能力不足十年一遇,每遇暴雨,璧城必淹,必定受灾。2007年的一场暴雨,曾让整个璧城变成一片“泽海”。

  这因水而给璧山带来的“三害”,曾让璧山人谈水色变。

  水“利”城让璧山人喜逐颜开

  “过去我们谈水色变,如今我们见水喜逐颜开。”老璧山人周成安说,水“害”已经变成了水“利”了,过去的“渴城”也变成了一座“水城”,这璧南河,也从一条“害河”变成了我们的幸福河了。

  如今,水,已给璧山人带来了诸多的“利”好:

  “渴城”变成“甘露城”,这是水给璧山人带来的第一大“利”好。近几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工业、生活、城市环境用水激增,但璧山人再没“喊渴”。2020年全区用水总量将达到1.27亿立方米,但由于通过工程拦蓄水,长江铜罐驿提水工程、通过中水的循环利用、节水措施的落实等,工业、生活用水、城市环境用水等都得到了保证。而随着渝西水资源配置工程、四川青衣江到重庆的供水配置工程、长江铜罐驿提水工程城市新区水厂扩建工程的建设,璧山当前和远期供水不足问题已全部解决。

  “旱城”变成了“水城”,这是水给璧山人带来的第二大“利”好。目前,50余平方公里的璧山城区内,拥有蓄水量10万立方米以上的景观防洪水库30余座,通过河道清淤疏浚、拓宽加固、两岸绿化而形成的生态型河流风景线长达50余公里。璧山城市已成为“水网密布、水光潋滟、人水和谐”的一座充满水灵气的城市,整个城市形成了一幅“城在园中、园在城中,城在林中、林在城中,城在景中、景在城中,城在水中、水在城中”的大美画卷。

  “污河”变成了“清河”,这是水给璧山人带来的第三大“利”好。如今的璧南河,已是碧水清清鱼欢跃,两岸花香人水亲。河两岸已成为城市居民休闲观光的“水利风景区”。璧山区域内的璧南河、璧北河、梅江河等35条主次河流,全面消除了V类及以下水质,其中璧南、璧北、梅溪3条主要河流稳定达到Ⅲ类水质,32条次级河流达到Ⅳ类或Ⅲ类以上水质。

  “水淹城”变成了“水安城”是水带给璧山人的第四大“利”好。近几年,璧山先后出现十余次降雨量达150毫米以上暴雨天气过程,但璧山城区河边的居民都没有搬家。因为,城区的防洪能力已提高到50年一遇。

  宜居的湿地公园之城,是水带给璧山人的第五大“利”好。目前,璧山城区内所建成的南河中水公园、观音堂湿地公园、秀湖露营公园、东岳湿地体育公园、御湖湿地、玉泉湖湿地等“一河六湖十八湿地”,已使璧山成为名副其实的湿地公园之城,亲水宜居之地。

  生态经济为主的高质量发展,是水给璧山人带来的第六大“利”好。在全国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中,璧山的经济实现了转型和高质量发展。其国家级高新区已建成25平方公里,入驻了1000多家企业,并成为重庆市首批智慧园区、获评“2019年中国智慧城市十大智慧园区”。水也形成了强大的招商引资吸引力,吸引了10家世界500强企业落户璧山。水也成了璧山经济的“源泉”,如投资7亿元的秀湖公园,回收的是100余亿元;投资1.7亿元建的枫香湖儿童公园,不到一年就回收了45亿元。

  2017年底,璧南河在中国首届“最美家乡河”评选中,成为中国首届10条“最美家乡河”之一,也是重庆唯一入选的河流。璧山在近几年中,已先后拿到了全国水生态文明城市、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国家水利风景区、国家低碳工业园区试点、海绵城市建设示范区等17张国字号的名片。

  水“害”为何能够变水“利”?

  璧山的水“害”,为何能够变为老百姓切身感受到的水“利”?

  “在于坚持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论’。” 坚持一届接着一届干,围绕“儒雅璧山、田园都市”美好愿景和将城市建成“大公园、大森林、大景区、大水系”目标,“十年如一日”地探索建设幸福河的路径。

  在探索这一路径中,璧山提出了“儒雅璧山、田园都市”的水生态城市文明建设目标,建成重庆主城的“绿色菜园”“四季果园”“城郊花园”的美丽乡村画卷。璧山就根据全区域缺水的发展“瓶颈”,提出了一个突破发展“瓶颈”的主攻方向:把水利作为璧山经济社会发展的命脉来抓,把治水作为营造发展环境的基础来夯。

  按照这一发展观念,璧山制定了“治水先治污,治污先治水”的治水措施;对璧南河实施了“河内清淤、河外截污、外域调水、生态修复”的治河技术路线;在城市建设上,明确提出了建设“水生态文明城市”“海绵城市”的目标。而这些具体的目标和措施,都通过规划先行,按期完成的路径,一步一步地实施。

  治水先治污。

  璧山首先从对河水及水源造成“伤害”的污染源治起,区里先后关闭污染企业758家,有污染的养殖场427家,堵住了污染源。

  对工业和生活污水进行处理,这是治污的重要一环。目前,璧山已先后建成了48座污水处理厂站,实现了对全流域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城市污水处理率达到97.63%,镇街达90.63%。

  保护好水资源不受污染,这是璧山治污的一项硬措施。区里对全区所有的山坪塘养鱼合同中止,全面实施清水养鱼,消除了肥水养鱼对山坪塘和水亩水质的污染;在璧南河干支流实施了生态修复工程,在璧南河下游约10公里河道采取生态修复措施,利用生物技术进行水质治理。在“三河”流域干支流栽种苦草、水菖蒲等水生植物160余公里,在95座水库、4130口山坪塘栽植沉水植物、挺水植物和浮水植物,恢复了水生态系统。

  治污先治水。

  水资源缺乏,这是璧山建设幸福河中最大的“痛点”。因而,璧山把治水放到了首要的地位。

  在治水上,璧山首先加快了水利设施的建设,把有限的水资源留在璧山。近5年,就新建成中型水库1座,扩建中型水库1座,新建和扩建小型水库12座,整治扩容山坪塘2800口,新增蓄水能力近5000万立方米;同时,还对璧南河大灌区和大沟中型灌区的续建配套与节水进行改造。总共整治改造及新建渠道225公里,整治改造渠首工程5座,整治改造及新建渠系建筑物391座。这两个灌区续建改造工程竣工投用后,已新增和恢复灌溉面积5万余亩,年增农业节水能力1290万立方米。

  在治水中,近几年璧山还通过种植经果林、绿化林、封禁治理、保土耕作,以及在治理区域配套修建山坪塘、蓄水池、作业便道和沉砂池等工程措施,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19平方公里,使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

  中水回用,是璧山在开辟水资源中的一大创举。璧山在重庆的区县中,率先开展中水回用,目前,全区已建成中水处理设施13处,每天可提供5万吨中水用于工程车辆清洗、道路消防、市政环卫、园林浇灌、景观用水、河流补水,全区的中水回用率已达到36%。

  经过持续不断地深化水利改革,璧山在建设造福人民的“幸福河”中进行了成功的实践,已把一座“水害”城,建设成了一座造福人民的“水利”城。

编辑: 刘磊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57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