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从上海自贸试验区经验看 重庆如何种好“试验田”

  在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企业服务中心内,每个综合受理窗口都摆着一块牌子,上面写有一行字:窗口无否决权。

  “不轻易对企业说‘不’。”这是上海自贸试验区的理念。

  而这个理念的产生,源自盒马鲜生的创立。

  负面清单越来越短

  换来1.2万户外资企业安家

  时间拨回2015年。盒马鲜生临近“诞生”,却遇到一个难题——行业目录里没有可以注册的类别。

  盒马鲜生采取“超市+餐饮”模式,两个部分融合在一起,属于全国首创的新业态。这让审批部门非常“犯难”,是该给盒马鲜生发超市食品经营许可证,还是餐饮服务许可证?

  “当年10月全国两证合一,即超市业和餐饮业都发食品经营许可证,但是我们这样的企业该走哪一种审批程序呢?”盒马鲜生创始人沈丽当时也很疑惑,一番纠结后,她来到上海自贸试验区寻求帮助。

  面对这个跨类别申请的“未解题”,上海自贸试验区企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并不是简单说“不”,反而认为这一想法很好,希望沈丽将材料留下,并告知将向上汇报请示,尝试找办法解决。

  自贸区相关审批部门看过材料后,随即向市级审批机关汇报,并获得了支持。经过一番努力,盒马鲜生首店在浦东新区开业,以它为代表的集超市、餐饮、网购等多种形式为一体的新零售业态在中国正式亮相。

  “对窗口办事人员而言,说‘不’很简单,但像盒马鲜生这样的机会,就溜走了。”上海自贸试验区企业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说,此后,“不轻易对企业说‘不’”成为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办事理念,除非法律法规明令禁止的事情,否则“窗口无否决权”。

  这是上海自贸试验区敢于创新和担当,积极“先行先试”的缩影。作为中国首个自贸试验区,上海自贸试验区自设立以来,一直肩负“试验田”的重任,为中国改革开放探索出创新制度。

  比如,实施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是上海自贸试验区最基础、最重要的改革,它迈出了与国际通行投资规则接轨的重要一步。如今,负面清单从190条缩减至30余条,成为吸引外商在上海投资的重要举措。

  截至今年8月底,上海自贸区累计新设外资企业1.2万户,约占浦东新区新设外资企业的77%,外资企业占比从自贸试验区挂牌初期的5%上升到20%左右。因为敢于“先行先试”,上海自贸试验区已成为全国开放创新的高地,集聚了全球众多资源,开放型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

  边学习边创新

  重庆自贸试验区探索“陆上贸易新规则”

  在全国自贸试验区贡献的260项制度创新成果中,上海自贸试验区就占了124项,无愧于“试验田”之称,“单一窗口”是其众多创新成果之一。

  作为后来者,2017年挂牌成立的重庆自贸试验区,当年就学习上海经验,推动“单一窗口”上线。截至今年上半年,重庆“单一窗口”拓展了52项功能,累计业务运行3551万单,主要业务应用率达100%,其中货物申报位居中西部第一。

  重庆自贸试验区不仅向“先行者”学经验,还传承了创新精神。

  与上海不同的是,重庆地处内陆,肩负着在西部带头开放、带动开放的重任,探索创新必须结合自身实际情况。于是,探索以铁路提单为代表的“陆上贸易规则”,成为重庆自贸试验区发力点。

  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位于重庆自贸试验区西永板块,也是重庆探索铁路提单最早的具体执行单位。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公司总经理谷永红称,重庆首先做的,是创新铁路提单的计算模式。

  谷永红带团队找在国外设有分支机构的中资银行洽谈,说服这些银行同意用铁路提单作为资金结算证明,解决了发货方无法得到资金的后顾之忧。随后,重庆又与运输企业沟通,要求运输企业在使用铁路运输的过程中,确保货物的安全性、及时性、完整性。

  2017年12月22日,随着重庆终极汽车贸易公司从德国进口的一批汽车,搭乘中欧班列(渝新欧)抵达重庆铁路口岸,重庆自贸试验区实现了全球第一单用“铁路提单国际信用证”结算的国际贸易货物,标志着重庆探索陆上贸易新规则迈出关键一步。

  探索仍在持续——

  2018年7月,重庆在多式联运以及西部陆海新通道上探索“铁路提单”取得成功;

  2019年,重庆自贸试验区铁路提单信用证融资结算入选商务部评选的全国自贸试验区第三批最佳案例;

  今年6月,重庆两江新区(自贸区)法院对全国首例涉及铁路提单的物权纠纷案进行一审判决,标志着铁路提单业务创新实践在法律层面得到保护和肯定……

  截至今年7月,重庆已累计签发铁路提单48份,融资结算金额突破1亿元,推动实现跨境铁路提单融资、结算便利化、常态化。

  “重庆不仅学习‘单一窗口’‘证照一体’改革等上海自贸试验区经验,也在自主创新上取得了显著成果。”市商务委副主任付嘉康说,3年来,重庆自贸试验区累计探索形成创新成果240余项,向国务院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上报50余项,内陆物流大通道开拓、铁路运邮等经验已向全国推广。

  瞄准“双城记”新机遇

  川渝自贸试验区共建协同开放示范区

  2019年8月,上海自贸试验区实现“升级”——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正式揭牌成立。

  仅一年多时间,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中分解出的78项政策和制度创新任务已完成过半,其中落地45项,另有22项已形成方案。累计签约项目358个,涉及总投资2713.63亿元。

  打好“自贸试验区”这张牌,让其成为推动改革开放的重要助力,上海在奋力开拓,重庆也在努力追赶。

  随着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深入推进,重庆牵手四川共建川渝自贸试验区协同开放示范区。

  今年,重庆市商务委和四川省商务厅签署合作方案,明确双方将围绕“制度创新、平台共建、通道共享、产业协作、环境打造”五大重点领域,探索建设川渝自贸试验区协同开放示范区。

  制度创新主要围绕“铁路运单物权凭证属性”、多式联运“一单制”等改革创新,持续深化合作,探索一批跨区域、跨部门、跨层级制度创新成果。“双方还会建立现场观摩机制,定期交流创新成果,联动推广应用创新制度。”付嘉康说。

  平台共建方面,川渝两地将积极向国家争取支持,以重庆主城都市区和成德眉资同城化都市圈为依托,拓展自贸试验区的发展空间。同时,两地也将增设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国家级经开区、进口商品指定监管场所等开放平台,进一步提升多维度国际供应链配置能力。

  通道共享方面,川渝两地拥有全国最具竞争力的两大中欧班列品牌,也是西部陆海新通道三条主线路的始发地,合作打造内陆国际物流枢纽,是彼此通道共享的重点。下一步,川渝两地将建立口岸物流合作发展机制,搭建口岸物流综合运营平台,共建国际航空货运枢纽,共同打造内陆国际物流分拨中心和亚欧铁路货物运转中心。

  产业协同上,川渝双方围绕优势互补,将携手提升产业开放合作水平。比如,双方会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推动数字贸易创新发展,共同探索建立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等。

  打造一流营商环境是自贸试验区的重点。川渝两地将持续深化“证照分离”改革全覆盖试点等举措,共建内陆地区国际化营商环境示范区。同时,双方会加强自贸试验区法院、商事仲裁、调解中心合作等,加强法治化建设。

  “川渝自贸试验区协同开放示范区,将通过在政策等方面的一体化,实现协同发展。”付嘉康表示,通过该示范区,川渝两地将探索创新更多可复制推广的经验制度,打造一个服务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开放格局的重要载体,逐步形成“制度创新、信息共享、经验共创、模式共建”新格局。

  重庆日报记者 陈钧 杨骏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6871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