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从捕鱼人到护渔人——渔民罗玖明“上岸”记

罗玖明(左)协助执法人员清理渔网。特约摄影 秦廷富 摄/视觉重庆

  12月23日清晨8点,罗玖明来到嘉陵江北碚码头的渔政执法船上,为当天的护渔工作做准备。

  罗玖明今年34岁,却有着20年的捕鱼经历。为保护长江生态,今年1月1日起,重庆对全市水生生物保护区实行全面禁捕,一批以捕鱼为生的渔民上岸转型。北碚区共有261名退捕渔民,罗玖明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年轻渔民,他“上岸”后干什么,牵动着很多人的心。

  罗家三代都是渔民,罗玖明小学毕业便跟着父母上船捕鱼。

  捕鱼讲究两头“摸黑”,一早一晚出船才能捕到鱼。罗玖明从13岁开始便跟着父母上船,每天凌晨4点起床,4点半上船放渔网,9点左右收网卖鱼,回家草草吃饭后再上船、捕鱼……一年365天,罗玖明基本都生活在船上,就连禁渔期他也埋头在船上织网,一个禁渔期下来,他能织五六副渔网。

  从小捕鱼的经历,让年轻的罗玖明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浑水在哪里撒网,清水如何布网捞鱼,他都一清二楚。他成了北碚数一数二的捕鱼能手。但最近十年来,河里能捕到的鱼虾越来越少,过去每天至少五六十斤鱼、二三十斤虾,近几年每天能捕到一二十斤鱼虾都算是好运气,往日肥美的江河鱼已难觅踪影。

  去年11月,他遇到了新问题:长江“十年禁渔”。渔民退捕上岸,罗玖明和父母同时“失业”。北碚区人社局工作人员上门,引导退捕渔民转产安置并开展社会保障工作。罗玖明的父母已近六旬,参保后不久就能领取养老金,倒是不用担心。但罗玖明年纪轻轻,又没有文凭,除了一身捕鱼的本领啥也不会,上岸后怎样生活成了大问题。

  罗玖明虽从人社局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退捕渔民中不少人都通过政府组织的职业技能培训找到了新工作,还有人选择了创业,上岸渔民创业还能申请创业担保贷款。但他从小在江面上长大,不愿改行。

  针对罗玖明年纪轻轻,却有一身捕鱼技能的特点,北碚区为他量身定做了“上岸”方案——北碚区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邀请他看护执法巡逻艇,并协助打击非法捕鱼行为。去年11月,罗玖明正式“上岗”,成为一名护渔人。

  在护渔工作中,他的一身本事发挥了大作用:哪片水域适合撒网,哪块岩石经常被用来绑定渔网,他都一清二楚。非法捕鱼者偷偷设置在草丛、岩石中的渔网,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和刚“改行”时的忙碌相比,如今的罗玖明工作轻松了许多,因为北碚嘉陵江水域的非法捕鱼行为越来越少了,现在出船巡逻一趟,能收缴到的渔具也不多了。但他仍然每天早早上船,把船打扫得干干净净。

  不变的是工作地点,变化的是罗玖明的人生。

  和罗玖明一样,目前北碚区261名退捕渔民中,有就业意愿的渔民已全部实现转产安置,转产安置率达100%。261名退捕渔民全部参加了社会保险,社保参保率100%。(记者 龙丹梅)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12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