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霹雳舞 重庆突围

重庆选手亮相“舞动山城”国际街舞大赛

罗贝伦(蓝衣)成为了街舞老师

重庆选手夺得城市联盟5V5团队赛亚军

  1988年,重庆曾率先举办了全国将军杯霹雳舞大奖赛,这次比赛不仅吸引了陈立江、孙琪、孙红雷等当年的全国霹雳舞高手来渝斗舞,还选拔出了后来在全国巡演的中国霹雳舞明星团。可是,成功的开始却没能给重庆霹雳舞带来更大的发展机遇,由于重庆本地缺少足够的霹雳舞发展空间和土壤,不少重庆街舞高手都远走他乡。

  随着霹雳舞成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这项运动也更为受人关注。12月12日至17日,“舞动山城”国际街舞大赛在重庆举行,首次组队亮相的重庆队斩获多个冠军和亚军,重庆霹雳舞重新崛起已指日可待。

  跳霹雳舞很考究功夫

  “哒哒哒,很好!再来!哒哒哒……”26日下午2点,当记者赶到沙坪坝区小龙坎附近的傲莱流行舞蹈培训基地时,正遇到街舞老师郑烨在授课,在动感背景音乐下,10名小朋友正在学习街舞。

  这样的场景,让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常务理事、重庆街舞联盟常务副主任罗贝伦忍不住感慨:“当年我们跳街舞的年代,要想靠街舞赚钱,只能去解放碑的各大酒吧,非常辛苦。现在的舞者只要当上街舞老师,就不用再为生计发愁,可以一边备课、教学,一边磨练、提高自己的舞技。”

  提起重庆霹雳舞的发展史,1984年出生的罗贝伦坦言没能赶上上世纪80年代的热潮:“陈叔(陈立江)、孙红雷那个年代的舞者,我们叫Oldschool(老派),那时的街舞以breaking(霹雳舞)为主,可当时重庆并没有什么官方组织。如今得到中国舞蹈家协会承认的重庆街舞联盟是我2016年才成立的,我们这批人大多是2000年以后才开始练习街舞。”

  为何1988年重庆举办了全国霹雳舞大赛,而本地跳霹雳舞的人却不多?陈立江曾提到过一个关键原因:“霹雳舞需要一定的技术功底,武术、体操、京剧必须会其一,才能做出高难度动作。”罗贝伦也认同这一观点:“要想做好霹雳舞动作,没练过功是不可能的,因为一个普通人是不可能做出托马斯全旋的。”

  霹雳舞曾是非主流文化

  聊起和霹雳舞的结缘,罗贝伦说十分偶然:“2001年,我在41中(现巴蜀中学)读高一,学校艺术节班上要出节目,我小学时接触过霹雳舞,于是自告奋勇报了名。之后,我就跟着迈克尔·杰克逊的MV拼命练习,结果表演效果很棒,这让我认识到自己有一些霹雳舞天赋。”

  可是,20年前要学跳霹雳舞显然是奢望,罗贝伦说:“当时的街舞完全是地下文化,那时说起跳霹雳舞,爸妈都会认为是不务正业。”没有父母支持,罗贝伦只能周末去偷学,当时主要是去重庆的两大街舞据点偷师学艺:“一是解放碑建行门口的广场,一是杨家坪步行街大舞台,每到周末就有人带着录音机跳舞。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也算是重庆最早一批有组织的舞者了。”

  在练习街舞的过程中,罗贝伦印象最深的,就是曾在解放碑遇到的民间高手:“当时解放碑大都会有一个保安大叔,看我们跳得热闹,也上来即兴表演了一段霹雳舞,当时他的表演就把我们都镇住了!这正应了那句话‘大神在民间’,也说明重庆其实还是有霹雳舞底蕴的。”

  “舞动山城”点燃重庆热情

  2003年后,重庆的街舞经过几年发展逐渐形成了舞团。罗贝伦回忆:“当时重庆出名的舞团有新舞社、炫舞社、AZcrew、ST等,其中新舞社的霹雳舞非常精彩,每次表演都会点燃现场激情。”

  不过,霹雳舞真正得到更多人认可还是2013年。据街舞教练郑烨介绍:“虽然2006年重庆就有了舞团工作室,教大学生和成人跳街舞,但当时的生源相当有限,因此不少重庆街舞高手都去外地发展。比如全国知名的舞者杨文昊,就是重庆起步,到北京成名的。直到2013年,随着选秀节目中要求唱跳的环节越来越多,学霹雳舞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今年12月12日至17日,重庆举行了“舞动山城”国际街舞大赛,这也是1988年全国“将军杯”霹雳舞大奖赛之后,重庆再次举办全国性重磅街舞大赛。作为赛事承办方,罗贝伦表示这次赛事来之不易:“今年10月,重庆文旅委等组织观摩团,到郑州观摩连续举办了8年的WDG中国(郑州)国际街舞大赛。之后,我们就开始筹备重庆的‘舞动山城’国际街舞大赛,并最终吸引了来自全国的700多名街舞高手参赛。”

  在“舞动山城”国际街舞大赛之前,重庆还没有专门的街舞队。这次在家门口作战,重庆街舞联盟组织了多达70多人的集训队,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王蔚橦夺得少儿FREESTYLE亚军;在成人FREESTYLE项目,阿龙夺得POPPING亚军、李琰夺得HIP HOP冠军;重庆街舞精英的两支队伍包揽了少儿齐舞和成人齐舞两项冠军;在城市联盟5V5团队赛中,“麻辣传奇”夺得亚军。

  参加了5V5团队赛和成人FREESTYLE的李琰告诉记者:“这次比赛我们准备得很辛苦,特别是城市联盟5V5团队赛,我们5名成员集训了一周,每天都要从下午2点训练至第二天凌晨3、4点。”

  重庆未来能否有舞者脱颖而出,代表中国参加亚运会或奥运会?罗贝伦表示大有希望:“目前,重庆选手龙浩天具备了国内霹雳舞的一流水平,之前入选过国家队,参加了南京青奥会。如果他能继续保持水平,肯定有希望代表重庆入选国家队,去争取更高荣誉。”

  霹雳舞前景令人好看

  罗贝伦目前正在积极培养重庆的街舞人才,2016年他在沙坪坝开设了傲莱流行舞蹈培训基地,如今学员有1000多人。可喜的是,类似的培训机构重庆还有很多。

  记者随机采访了今年8岁的街舞小学员毛嘉杰,别看年龄不大,他却已学了3年。每周六和周日,他都会在老师指点下进行5个课时的学习,学习的重点就是难度颇高的霹雳舞和机械舞。

  为何会让儿子学习霹雳舞?毛嘉杰爸爸透露:“我是80后,是看着霹雳舞长大的,一直觉得跳霹雳舞很酷很帅,所以就想让儿子学习!”三年的专业练习后,毛嘉杰进步明显,已经可以独立完成很多霹雳舞动作。毛爸爸得意地表示:“无论是幼儿园还是小学,儿子在班上都很出色,一直是学校的六一儿童节表演主角。”

  国际奥委会今年宣布霹雳舞进入2024年伦敦奥运会,记者问毛爸爸对此怎么看,没想到毛爸爸言语很淡定:“如果嘉杰确实有霹雳舞的天赋,并且他也愿意继续练下去,我们家长肯定会支持。不过,即使当不了专业选手也没关系,毕竟霹雳舞不仅锻炼了他的身体协调性和力量,还磨练了他的意志、提高了自信心,我看好霹雳舞的前景和未来。”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赵映骥 受访者供图

编辑: 刘文静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16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