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川渝9乡镇加入治水“朋友圈” 联合开展跨界巡河

  兰雷 河流治理必须喊“预备…起”,各搞各的肯定不行 记者 龙帆 摄\视觉重庆

  2020年12月29日一大早,潼南区崇龛镇党委书记、琼江崇龛段河长兰雷来到姚市河边等待。不一会儿,相邻的四川省安岳县云峰乡党委书记、姚市河云峰段河长唐飚来到河边,两人一起跨界巡河。

  像这样的川渝联合跨界巡河在崇龛镇已是常态,每个月都有一到两次。自河长制全面实施以来,兰雷的治水“朋友圈”开始跨界向四川延伸,特别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一年以来,兰雷和相邻的上下游8个乡镇河长们更是亲如一家,跨界治水的“朋友圈”越来越大了。

  崇龛镇位于川渝交界处,辖区内琼江、龙台河(琼江支流)、姚市河(琼江支流)都发源于四川,流经崇龛,最终汇入嘉陵江。

  河流有上下游、左右岸,河库管理保护涉及不同区域和行业,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特别是跨省河流,普遍存在上下游污染治理步调不一、左右岸治污责任推诿,干流水质好、支流水质差等问题。

  崇龛镇位于三条河流下游,河长制实施前,流域内工业、生活、畜禽养殖污染和农业面源污染未得到有效治理,河流水质很差。2017年,琼江潼南水面出现大量浮萍、水葫芦等漂浮物,清漂船不分昼夜地清理,也赶不上水葫芦生长的速度。琼江水质恶化,除了流域污染外,也和上下游治水“单打独斗”,未能形成合力有关。

  “河流治理必须喊‘预备…起’,各搞各的肯定不行!”兰雷说,他主动找到了上游的四川大安、姚市两个乡镇,一起开了个治水座谈会,三方约定联合治理跨界河流,比如划定河流清漂界址、协同推进流域治理等,川渝跨界治水的“朋友圈”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2018年,川渝两地建立了跨省河流流域跨区域联防联控机制,共同促进跨区域水环境的持续优化。当年,兰雷的治水朋友圈第一次扩大,崇龛镇与遂宁市安居区大安乡、资阳市安岳县姚市镇、云峰乡、长河源镇、人和镇共同签署协议,联动推进琼江流域水环境治理与保护。

  变大的朋友圈带来的是水环境的直接改善。上下游通过拆、关、停、管等措施,对琼江流域内各类水污染源进行严控截流,跨界河道原则上划定界限,但实际上却不分你我,联合治理。比如姚市河的一段,右岸属姚市、左岸却归崇龛管。联合治理前,姚市、崇龛以河流中间为界,各管各的,根本没有用。“朋友圈”建起来后,崇龛镇主动负责了这段河道的清理工作,把左右岸一起管了起来。此外,崇龛镇有两艘清漂船,过去只在自己的河道管辖范围内使用,现在则长期免费借给上游的大安乡使用,“上游的水质好了,我们的水质自然差不了。”兰雷说。

  自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以来,川渝“携手”治河的力度也进一步加大。

  为打破区域壁垒,实现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协调治理,今年,川渝两地联合成立了川渝河长制联合推进办公室,负责研究解决跨两省市区域、流域、部门的重点难点问题,这也是全国首个跨省市的联合河长办。

  琼江流域建立了生态环保及河长制管理协调机制,协同推进跨境小流域治理、水资源共同保护开发、流域统筹规划治理并探索资源开发利用。

  兰雷的“朋友圈”又扩大了。现在,上游的四川省安岳县龙台镇、通贤镇以及下游的潼南区柏梓镇,一共9个乡镇都加入了这个“朋友圈”。大家还建了个微信群,彼此在巡河中发现什么问题,立刻在群里发布,涉及到的乡镇立刻着手解决。前不久,大家在云峰乡开镇级河长联席会时,云峰乡提出能不能把当地的生活垃圾就近送到崇龛镇的垃圾压缩中转站进行处理,兰雷立刻答应。现在,云峰乡的生活垃圾已经不用再绕远路送到安岳县城处理了。

  “朋友圈”的扩大,不仅让如今琼江的水质稳定保持在Ⅲ类,还为琼江流域的防汛抗洪工作增添了底气。今年,重庆遭遇历史罕见洪水袭击,琼江沿线也面临着巨大的防洪压力。兰雷说,那段时间,上下游的河长们除了通过水文部门发布的预警信息作出抗洪决策外,上游四川的乡镇也及时向下游主动告知洪水涨退信息。兰雷说,几乎每年夏天都要抗洪,但有了这个“朋友圈”后,今年的抗洪工作特别有底气!

  “琼江是我们共同的母亲河,我们要一起守护她!”兰雷说。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6943540